笔趣阁 > 华嫁 > 第六十一章 定情梅花宴 五
    第六十一章定情梅花宴(五)
  
      锦瑜缓缓迈步走进花厅,这花厅昨日用来招待客人,那时候诸家夫人小姐云集,倒也不觉得花厅空落,可如今……她用眼角余光看向主座。梅夫人今日穿了件宝蓝色的勾暗花褙子,外罩一件亮青色的对襟比甲,头上簪着三根金镶玉长簪,这身华贵的装扮,再搭配上脸上不喜不怒的神情,让锦瑜心中忐忑更加了一分。
  
      突然间,她神情一变,却是看到了那人……
  
      和风。
  
      他说他字和风。他怎么在这里?他坐在梅夫人身边,只自顾自品茶,一脸的闲适之色。
  
      他那人本就生的玉树临风,负手立在人前之时,让人有种不能高攀之感。此时这般松散的坐在梅夫人身侧,倒生生让锦瑜紧张的心绪缓了缓。
  
      她敛神,规矩的给梅夫人行礼问安。
  
      梅夫人矜持的应了一声,随后才缓缓放下茶盏,上下打量锦瑜半晌,这才开口。“你不必害怕,我唤了你来,不过是想问一问你昨日到底发生了什么?”
  
      梅夫人话音落下,锦瑜心头便是一惊。
  
      昨日之事?
  
      她要实话实说吗?她抬眼去看盛钰,那人却没有看她,只自顾自低头捻着手中玉杯。锦瑜心绪起伏不定,一时不知自己是不是该如实告诉梅夫人。
  
      毕竟这种事若是传出去,坏的是她的名声。
  
      一个名声有诟的姑娘,将来的日子必定暗无天日。可若是不实言相告,她要如何脱掉嫌疑。
  
      毕竟死的是那个替她引路的姑娘。
  
      许是察觉出锦瑜的忐忑,梅夫人再次轻声开口。“我身旁之人你该识得。他可是你的救命恩人。昨日之事,便是你不说,我也早已知晓。之所以唤了你来,不过是觉得你是个书香门世家教养出的姑娘,该知进退,识好歹。”这话调子虽然轻,可字句咬的却是十分重。
  
      锦瑜有种若是她再不开口,梅夫人会将她送官法办之感。
  
      她心中确是胆怯的,试想一个未出嫁的姑娘,却突然间牵扯上了人命官司……而且梅夫人说昨日之事他已一五一十的如实相告。
  
      锦瑜并不相信。
  
      识人一途,锦瑜虽然不敢称慧眼,可多活一世,总归是有些裨益的。
  
      那人怎么可能是个背后说人是非之人?这点锦瑜十分坚信,所以梅夫人不过是在用话敲打她。
  
      “夫人,可否请我母亲前来。”想了想,锦瑜开口。她一个年幼的小姑娘,出了这等事心中惶恐,想要找母亲来撑腰也十分正常。
  
      梅夫人似是有些惊疑。
  
      许是觉得锦瑜一个庶出的姑娘,这时候不赶快开口脱身,反而寻嫡母前来有些意外吧。
  
      “……你确定想要你母亲前来听你一五一十诉说昨日之事?”梅夫人可不是喝糊糊长大的,脑子里装的可不是豆腐渣。锦瑜话音落下后,她轻轻一句反问便让锦瑜再次沉默。
  
      是啊,她真的想让宋夫人前来给她撑腰吗?
  
      若是亲母,她自是希望。可宋夫人毕竟只是她的嫡母。而且昨日之事,若是宋夫人知晓,许是会错有错着。在自己嫡母心中,宋氏名望重于一切。
  
      她这辈子最大的期望便是宋家能再次登上长安城清贵世家之首,能恢复宋家书香传家的美名。
  
      这事虽然一时瞒下,可难保不会泄露。与其事后宋家蒙上污名,宋夫人一定希望将这种事消弭于无形。锦瑜苦笑,她还真是个无依无靠之人……只是这种时候,她自然应该六神无主,不是吗?
  
      “是我不懂规矩了。夫人问昨日发生了什么……事实上,直到此时,我也不知道昨日到底发生了什么。昨日我被丫头蒙了双眼扶出竹苑。至于走向哪里?走到哪里,我是真的不知。若不是听到水声,察觉不对,我还不知自己竟然被带往内院边缘。待过了那桥,便是外院了……我自知若是自己真的行至外院,实是失了规矩。所以慌乱之下才会迷了路。慌忙间也寻不到引路丫头的踪迹……
  
      然后,我听到桥对面有男子的话音,想着男女有别,我只得胡乱转身寻个方向乱跑。却不想迷了路,最终多亏和风公子相助……”
  
      锦瑜确是一五一时将事情相告,并无偏颇。只是却技巧了隐瞒了一些自己本该看到的事情和那些已然心知肚明的。她想便是那人将昨日之事告诉了梅夫人,也只会三言两语的简单道明,他前后三次搭救于她,他那性子看起来虽不是多热心的,但总归不会是个落井下石的。
  
      所以锦瑜才这般坦然的回应。
  
      梅夫人仔细听着,随后点头。心中暗自与盛钰所言相比。
  
      发现似乎并没有什么出入。盛钰说的清楚,是他发现了高公子的诡计,所以才及时救下宋锦瑜。
  
      而宋锦瑜一个小姑娘,不过是中了人家的算计。自始至终根本就是懵懂不知的。如此说来,她被牵扯其中,倒着实冤枉。
  
      “那两个丫头为何会将你带往外院?”梅夫人蹙眉问道,锦瑜一脸不解加委屈。“我实不知。我从未见过那两个丫头……而且,我从小到大,只随母亲去了几次寺庙,从未独自出府。”梅夫人并不怀疑这点,时下的姑娘私下里虽然也会走动,偶尔会相邀出游。可宋家如今只是个商贾之家。
  
      真正富贵的人家,不屑与这样的人家结交。
  
      同为商贾之家,想必以宋氏过往的名声又不愿与之深交。总之,宋家地位着实有些比上不足,比下有余。
  
      何况宋锦瑜还年幼,不过十三稚龄,她确实没什么机会去招惹谁。
  
      所以,一切都是那高家公子的错。他不知从哪里知道宋锦瑜模样周正,所以心生觊觎……先是提亲不成,最终心生毒计。并且为此不择手段。梅夫人心中已经将高岑归结为恶贯满盈之辈,至于高夫人之所以一个劲的替高岑开脱。谁家的儿子谁稀罕,这点也在情理之中。
  
      就像她容不得旁人说一句和风的不是一个道理。
  
      “如此,真是委屈你这丫头了。我看你这丫头倒是个性情温婉的。你的亲事便包在我身上。不瞒你说,刚刚高夫人还在和我说高家和宋家联姻之事……那高家也算是长安城的首富之家……”梅夫人此时神情一变,突然柔声道。
  
      锦瑜小脸霎时一白……
  
      而一旁原本表情惬意的盛钰也猛然脸色一变。
  
  泰国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视频曝光 扑倒男主好饥_渴!!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 meinvmei222 (长按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