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华嫁 > 第六十二章 情定梅花宴
    第六十二章情定梅花宴
  
      只是梅夫人此时眼睛只望着锦瑜,并没有注意到身边的盛钰,而且他脸色变的奇快,不过片刻已恢复如初。
  
      他没有开口,只是静静品茗。
  
      锦瑜因为梅夫人的话而心中大惊,梅夫人何意?难道真的要助纣为虐。
  
      她不信梅夫人一点也不知道高岑的为人。
  
      而且明明宋夫人已经婉拒了高家的提亲,此事难道梅夫人不知?不会,梅夫人既然这样对她说,想必是高夫人对梅夫人提起了高岑的亲事,若是高夫人相求,前因后果必定是要讲明的,若是刻意隐瞒,便是对高夫人的不敬。
  
      所以,梅夫人必定是知道的。
  
      而她此时在此地却又为何对她说了这话?
  
      难道……“婚姻大事,该由母亲做主。”锦瑜最终还是按捺着心中的焦急,声音平静的道。梅夫人面上神色不动,可心中却赞了一声宋锦瑜。这小姑娘年纪虽不大,可处事却是滴水不漏。
  
      她便是不知昨日之事的内情,可若是她将此时说给嫡母知,难保宋夫人不会借机为难梅园。宋夫人可不是个好相与的……梅夫人原本之意是宋锦瑜被此话惊到,然后恳求她不要应承高夫人所托。
  
      梅夫人也好顺水推舟,她再不提昨日之事,而她也不会拒绝高夫人。
  
      只是,梅夫人没有想到,宋锦瑜回了句,此事由宋夫人做主……“话虽如此,可那高家公子的风评。我看你倒是个乖巧的姑娘,若是配了那高岑,实在是……”梅夫人摇摇头,叹息的道,偏生她话又只说一半。锦瑜微微抬了头望向梅夫人,眼角余光看到了盛钰。
  
      他能坐在这里,而且梅夫人提起他十分亲切。
  
      难道他便是丫头们口中梅夫人的侄儿……这场盛宴,便是为此人所办?
  
      锦瑜有些失神,她觉得缘分这东西当真奇妙,他一次次救她。她原本便知他定是出身富贵之人。
  
      从穿戴到言行,无一不精致。
  
      可她终究没有想到,他竟然会是梅府的少爷。她是个小姑娘,便是前世活的凄苦,可心中终究也有那么几分女儿家的小心思。妄想找个疼她怜她之人。而他,数次救她于危难……虽从未妄想过高攀,可如今真的知道了他的出身,心中难免还是有几分黯然。
  
      锦瑜打起精神,将自己的目光收回。
  
      再不去看盛钰一眼。“……我知。府中丫头们偶尔也会说起外面的事,我听说过高公子,也知道他是个……风*流成性之人。可婚姻大事,我便是不愿又能如何?”锦瑜声音低落的道。
  
      梅夫人一幅小姑娘不过如此的神情,含笑道:“你若是不愿,我可以去劝劝你母亲。想必你母亲也不会希望看到自己养出的女儿嫁个不学无术的公子哥。”
  
      锦瑜眼睛一亮。“真的?夫人真的能让母亲打消同高家联姻的想法。”
  
      “能不能让你母亲打消了这念头,我也不敢保证。我却能拒绝高夫人,不去做这个媒人。”梅夫人可不会轻意应承。虽然她便是失约,锦瑜也不能如何,可梅夫人望着面前的小姑娘,终究觉得心中不踏实。
  
      她侧目去看盛钰。
  
      只见盛钰只是低头把玩着手中的玉杯,并没有去看宋锦瑜,似乎,他压根便不认识这小姑娘……不管是神情还是言谈,都没表现出丝毫对宋锦瑜的在意。
  
      说起来,梅夫人之所以让盛钰相陪,也算是个试探。她想看一看,这个她自小看着长大的孩子,是不是在敷衍她。可别她才放了心,随后他便胡闹。再和这宋锦瑜有什么纠缠。
  
      这小姑娘,看着倒是个老实本份的。
  
      自始至终都垂着头,问一句答一句,即不多言,也不胡乱开口。
  
      这安静的性子,倒让梅夫人生出几分喜欢来。只是想到锦瑜的出身,梅夫人再次开口。“只是昨日之事,你可不要再告诉旁人了,便是你母亲,你也要瞒着。你想想,这事若是传扬出去,那些不知内情的必定以为你是个轻浮的姑娘。”
  
      梅夫人终于说出了自己的目的。
  
      就如盛钰所说,此事自是要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所以梅夫人才唤了锦瑜前来问话,其实她从未怀疑过锦瑜,只是此事事关梅园名誉,她不得不将一切祸事的源头消弭于无形。
  
      锦瑜郑重的点头。“夫人放心,我不会对任何人提起的,母亲若是追问,我只说自己在园中迷了路……”梅夫人含笑点头。“你这丫头,倒是个乖巧懂事的,你放心,我必定会劝你母亲打消了同高家联姻的念头。”锦瑜应承的痛快,梅夫人自然也开口给了承诺。
  
      再次郑重的谢过梅夫人,锦瑜这才行礼告退。
  
      梅夫人放下了心头一块石头,很是热情的唤了丫头送锦瑜回了品梅轩……
  
      “倒是个伶俐的丫头,嫁进高家,也真是委屈了。和风,你觉得我该给这丫头找个什么人家?”梅夫人含笑问道。
  
      盛钰放下玉杯随意的回道。“……以她的出身,想嫁嫡子便寻个门楣低些的,若是想嫁个富贵人家,也只能嫁个庶出之子……”梅夫人对于盛钰的回答十分满意,止不住的点头。“说起来,她若是姓了盛,以她这性情,倒真能嫁个显赫之家。”最终,梅夫人感叹道。
  
      盛钰笑笑,心道自己的师母难得赞人。这话已是对宋锦瑜极大的赞赏了。
  
      那小姑娘……
  
      小丫头将锦瑜送到品梅轩门口。随后含笑告退。
  
      锦瑜静站了片刻,刚要迈步进去。突然间,身后响起一个声音。
  
      锦瑜一惊,随后意识到,这声音十分熟悉……只是,怎么会是他。那人再次重复了刚才的话。“宋锦瑜,随我来……”是那个唤做和风的公子。
  
      这是内院,他竟然堂而皇之的招呼她随他而去。
  
      前面,便是品梅轩,想必因为池中发现了溺亡之人,这梅花宴许会‘夭折’……可宋锦云还留在那里,她该去找宋锦云,然后和她一起去见宋夫人。
  
      可是……锦瑜握了握拳,最终缓缓转身。
  
      身后,那人负手立在小径尽头。周边的花儿于他来说,仿佛成了布景。那人,竟然比盛放的百花还要夺人眼球。
  
      锦瑜终是一步步,缓缓走向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