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华嫁 > 第六十三章 倾心
    第六十三章倾心

    盛钰等着小径尽头,静静望着那个小姑娘一步步走近他。这种感觉十分玄妙。

    如果四六看到,一定会咋呼,说等人这种事不适合他来做。事实是,他也从未等过谁。一直以来,不管是欣赏他的,倾慕他的,都追在他身后,让他有种烦不胜烦之感。

    年纪大些了,他懂得低调行事后,这种事才渐渐少了。

    至于梅夫人所在意的,长安城有关他久病将死的传闻……其实盛钰一点也不生气。这样不是很好吗?

    没谁会对一个将死之人生出兴趣来,没有会在意盛家那位四少爷。他不管做什么,都不会束手束脚……可是此时,正一步步向他走来的小姑娘,却让他心中有道暖意划过,他脑中不由得想起与她初次相见之时。

    小姑娘明明伤了,却一脸的倔强。

    他原本并不想出手相帮,可她紧绷的小脸,让他突然生出股逗弄的兴致。

    然后是第二次……

    第三次。心里那只是找乐子的感觉突然间便淡了。他竟然发觉,自己看不得她受委屈,当高岑追在她身后,逼得她几乎走头无路之时,他心中戾气上涌……

    四六说他凉薄,冷眼看着高岑作恶,其实,那时,他想要看一看……看一看自己的心,是否真的那么在意这个小姑娘。

    她漂亮?算是漂亮吧。

    可长相从来不是他看重的。

    他自问,那他在意她什么?他其实答不出,只觉得看她哪里都顺眼,笑着,怒着,淡然的,平静的,总之,那张小脸上任何神情,他都觉得熠熠生辉。

    他不是个对自己苛刻的,即然心中所有感念都与她有关。

    他自要寻机对她道明……

    “公子寻我,可是出了什么事?”这时候,锦瑜已走到盛钰近前,在离他三步处驻足,然后轻声相问。

    锦瑜现在真是满心疑惑,实在不知道这人寻她何事?刚才在花厅中,她说的话该不会让他为难。而且梅夫人虽然没有说明,可言语间,让她感觉出梅夫人对她庶出身份的不喜。所以不管这次梅花宴是否意在给面前之人寻那有缘之人……都与她无关。她宋锦瑜还是有自知之明的。

    “随我来。”盛钰的思绪被打断,他凝神望着面前的锦瑜。

    小姑娘行事很有几分君子的坦率。不扭捏,也不会过份的亲切。这让盛钰感觉十分舒服。锦瑜想了想,点头,随后迈步跟在盛钰身后。

    盛钰带着锦瑜转了几转,最终来到一个小水塘前。

    这水墉比起荷花池小了很多,池中种了几株白莲,间或开着几朵零星莲花。盛钰负手立在池旁,锦瑜想了想,走上前去,与他间隔一臂距离,与他一般静静望着那绽放的白莲。

    “宋锦瑜,宋家四小姐,亲母曾是服侍宋夫人的丫头。因为生下了你,最终做了宋家三夫人。三夫人性子软弱,在府中颇受排挤。好在从不争宠,宋夫人待她尚存几分主仆之情。你周岁后便养在宋夫人院中,性子随母……

    前十三年,你在宋家都是默默无闻的。虽然与宋锦云同吃同玩。可宋夫人待你一直算不得亲近。直到……那次山寺之行后,宋夫人突然待你十分亲近,与五小姐比起来也不遑多让……之后归宋家,更是悄无声息的助宋夫人打压了二夫人,更是让三夫人复宠。明明会让宋夫人恼怒之事,可事后宋夫人却没有追究,待你如故。”盛钰声音清冷冷的说着。

    锦瑜身子一僵。

    望向盛钰的目光满是惊诧之色。不等她开口,盛钰继续道。“这次梅花宴,宋夫人更是毫不犹豫的带你同往。相比之下,三小姐宋锦湘却要借江氏之力……在竹苑花厢,宋三小姐送东珠之举实是刻意而为。意在让宋夫人名誉扫地……可你一句话便替宋夫人化解了窘境。不仅如此,还让宋夫人在长安那些贵夫人面前得了个‘大度’之名。”

    随着他的话音吐出,锦瑜已经不知道如何形容此时的心境了。

    他每说一句,她的心都要颤上一颤。

    这些隐秘,连宋家都没人察觉。大家只觉得她长大了,行事自然有所改变。

    没谁会如他这般将事情一件件拎出来。可他却知道的这样清楚,而且很多事,若是他不开口说,连她自己都没有在意。“……公子这番话,到底何意?”锦瑜没有否认,也没有开口替自己辩解,她只是轻声问盛钰。

    他这么长篇大论,而且表明派人暗中调查了她。

    到底何意?

    她没招若他,他救了她,她在心中感激着他。但凡他有何求,她都尽全力答应。

    可他突然间对她开口说这些,而且调子平静,听不出丝毫弦外之音来。倒让锦瑜一时间心中惶恐,却又不知道自己哪里需要他这般‘费心’。

    盛钰笑笑。

    调子一转,语气轻快的道。“宋锦瑜,三次相救。何以为报?”突然间,他开口说了句风马牛不相及的话。

    锦瑜脸上神情难得的一滞,那迷糊的小模样让盛钰不由得轻笑出声。

    “……公子要我怎么报还?”锦瑜暗骂面前之人变脸之快,实是个让人摸不透性子的。

    “以身相许如何?”然后,他这样回。然后,锦瑜傻了,怔了,呆了。

    ——————

    梅花宴中途叫停,公子们大声嚷嚷,说还未尽兴。梅夫人只得让梅总管安抚。

    公子哥们交头接耳一商量,最终决定去马场游玩,顺便狩个猎。

    要知道梅园三面还山,景致无双。梅总管只得一阵忙乎,安排小厮保护,吩咐马厩准备马匹。马场离此大约半个时辰的路程,虽然不算远,可这些可都是长安城有名望的公子哥,他们出行,自然是前拥后促。

    梅夫人听后,赞了声妙。

    自己这梅花宴办的一波三折,荷花池溺死了人,这梅花宴必然不能继续了……不如便改到马场接续。

    毕竟这梅花宴办了数年,梅夫人可不想断在今年。

    于是和梅总管一商量,干脆把小姐夫人们也拉去马场。

    公子们骑马狩猎,夫人小姐们便在远处看个热闹。也算是别出心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