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华嫁 > 第六十四章 表明心意
    第六十四章表明心意
  
      宋锦瑜觉得自己一定上听错了。这人怎么可能对她说这样引她歧义的话。
  
      以身相许……这话可不是能轻意出口的。可是,他望向她的眼神,很深,很重,黝黑的眸子似一口古井。前后三次见面,他脸上总会挂着浅笑。
  
      而眼睛,也总是微微眯起,让人有种不管他做什么,都只是闲来无事的消遣。
  
      所以她压根不愿深思,可此时他的目光却透着凝重。
  
      “……公子这玩笑之语过矣。”锦瑜定了定神,这才轻声开口。盛钰望着她,觉得小姑娘此时的镇定,着实不讨人喜欢。
  
      小姑娘嘛,这种时候便该娇羞的垂着头,红了小脸含羞带怯的点点头,这才像样子嘛。
  
      可是他又想,如果宋锦瑜真的这般做了,他反倒觉得失望。因为宋锦瑜在他眼中,与时下的姑娘是不同的。她虽是庶出,可在她身上,他看不到庶出姑娘的自卑或是过份的掩饰。在宋家三小姐身上,他能清楚的看出宋锦湘的自卑的急切,宋三小姐想要做到最好,恨不得赶超嫡出的宋五小姐。
  
      可越是那样,越是招人厌弃,不仅会惹来嫡母不喜,还会让旁人看了她的笑话。
  
      而是宋锦瑜身上,盛钰看不到丝毫与宋锦湘相同之处。
  
      她即不自卑也不会刻意掩饰自己庶出的身份,自然也不会太过刻意的引起人的注意,即不急也不躁,即不娇也不弱,那种处事之法,竟让盛钰看出几分中正平和来。此时也是如此,她轻声告诉他,他这玩笑开的过火了些。
  
      此时只要他一笑而过,他想,她必定当成今日之事没有发生。便是下次再见,这小姑娘面上也不会露出丝毫端倪。
  
      这般的处事,明明没有错处,可却让盛钰心头一拧。
  
      她……不是不在意庶出的身份吧。只是在心中压制了那份在意,对一切都表现的不在意,那样,才不会伤了已身吧。她才只有十三岁啊……“锦瑜,你在我面前不必这般小心翼翼,我不是你的嫡母,不管你在我面前说什么做什么,都没关系。”
  
      锦瑜因他的话心头一颤。
  
      “公子这话何意?我实不懂。”
  
      “……我不在意你姓什么,也不在意你嫡出庶出,在我心中,你只是你。我已将话说的这般清楚,锦瑜,你难道还要佯装不知吗?”盛钰含笑道。他虽在笑,可盯着她的眼神却十分凝重。
  
      锦瑜的心忽的一顿,随后当先移开了眼睛。
  
      怎么会这样?
  
      他们两个……一个天,一个地,天差地别说的便是他和她吧。
  
      他说不在意她的出身名姓,只在意她,可是怎么可能?难道让她不顾名份的跟了他……不,他不会这么想的,他们虽然只有三面之缘,可是对于面前之人,锦瑜还是能看透几分的,他出身富贵,性子骄矜,是不屑于说谎的,心中更不会有那般龌龊之念。
  
      那他此话何意?“公子想说什么?我只是宋家庶出的姑娘,婚姻大事一切由母亲做主。”
  
      “你难道甘心嫁一个素不相识之人?那人或许姓高,或许姓赵……或许是个不学无术之人,或许是个风流浪*荡之人……锦瑜,你不会甘心的。你即不甘,何不一争?”
  
      “一争?拿什么争?你出身富贵,自是一求百应。这次的梅花宴,便是为你而办的吧?梅夫人虽邀请了宋家,可不过是看在宋家在长安尚算富贵之家。而且梅夫人真心邀请的恐怕只有宋家嫡出的小姐,母亲带了我来,不过是想让我见一见世面,我也想借机看一看外面的热闹。养在深闺的小姐,难得有机会出府……我不似公子,你想出去闲逛,随时可以。我这辈子,恐怕正经的出府,只有出嫁那日。可那又能怎样,嫁进夫家,不管嫁什么样的夫家,会再次被养在深宅后院。”
  
      盛钰眉头微蹙,因为锦瑜的话中的……落寞。“那也要分养在什么样的深宅后院?若是你的夫君真的怜惜你,必不会让你那般寂寞过活的。”
  
      “越是门第高,宅院越是深深。公子今日之言,我只当未闻……时辰不早了,我要回去寻五妹和母亲了。公子的大恩,恕锦瑜不能相报。”说了这么多,锦瑜觉得足够了。
  
      他们之间壁垒分明。
  
      身份便是一道拦路石……何况梅夫人已表明不喜她,她何必要强人之难。
  
      而且这样的人家,她自认高攀不得。
  
      锦瑜说完,郑重的给盛钰行了一礼,随后不再停留的转身。只是,下一刻,她的衣袖一紧,再下一刻……
  
      她竟然被圈进了那人怀中,眼前便是他的胸膛,他的袍子甚至碰到了她的鼻尖。
  
      他这般轻薄于她……锦瑜霎时气红了脸。“放手。”这种时候,她已顾不上羞怯了,只想离他远些。只是,她的力气又如何能挣脱。锦瑜怕了,是真的怕了。这一幕若是被旁人看到。“和风,放手。”锦瑜放轻了声音再次道,这次的调子不由自主的带了几分恳求。
  
      盛钰心中轻叹。
  
      终是松开了手臂,任由锦瑜像只受惊的兔子般远离他。
  
      “锦瑜,在你看来,这是轻薄,可在我看来,这是表明我对你的心意。门不当户不对……那又如何?只要你想,我们便能克服。我只问你,你心中……可有我?哪怕分毫?”长这么大,盛钰从未这般紧张过。
  
      可此时,他有些口干舌躁的立在那里,看着面前的小姑娘。
  
      像极了在衙门大堂上,等待宣判之人。前路必定险阻,别人成亲许花一分心力,他们或许要花十分百分。
  
      可那又如何?
  
      只要他们心中坚定,苦难不过是前路的绊脚石,只要趟过便是。哪条路也没有真正的尽头,不会是绝路。
  
      只要,她坚信,坚信他们最终有情人会终成眷属。
  
      前提是,她对他有情。
  
      心中有没有他?锦瑜望着他,想笑,却莫名的红了眼眶。“……门第?嫡庶?身份?权势?和风,我们怎么闯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