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华嫁 > 第六十五章 气死人不偿命
    第六十五章气死人不偿命

    宋夫人立在车边,正用手指点了女儿的额头。

    “……让你乱跑,明明知道死了人你还敢去凑热闹,也不怕沾了悔气。”宋夫人实在不知道怎么说女儿好。荷花池溺死人这种事自己女儿竟然还能前去凑热闹。回来还绘声绘色的给她讲那死人什么模样……哎哟,想想都要吓死了。这女儿哟……“你四姐呢,我不是交待让你四姐盯着你吗?你回来了,你四姐去了哪里?”

    宋锦云摇摇头,她也奇怪呢。

    自己那四姐不喜喧闹。

    初时倒也拦她,不让她凑上前去。可她好奇啊,于是和盛瑞灵一同挤到了人群最前面。

    将梅园婆子如何行事看了个十成十,虽然想着有些后怕,但也算是难得的经历。

    事后,她在园中去找自家四姐,却遍寻不到。想着是不是四姐嫌吵闹,所以自己先走了。却不想四姐竟然没来寻母亲……“你这丫头,一定是你胡闹起来没个章法,你四姐才没法子跟在你身边。”这点上,宋夫人向来不会偏袒女儿。

    说起来,锦瑜那性子,委实是个让人省心的。

    而自己女儿,却是个让人操碎了心的。宋锦云没话可说了。在她想来,事情恐怕也是如此。荷花池确实围了许多人,自家四姐被挤到哪个角落也未可知。“……母亲别急,再等等。四姐一定不会误事的……这梅夫人真是别出心裁,竟然把梅花宴搬到马场去办。真有趣,我长这么大,还没见过马场什么样子呢?母亲,女儿是不是可以骑马?”

    宋夫人瞪了一眼宋锦云。

    “你啊,不许胡闹,你见过哪个姑娘家骑马?那荷花池淹死了人,这梅花宴还如何接续?梅夫人也是个敢想敢为的……总不好让这梅花宴断在今年。所谓梅花宴,不过是让诸家夫人们互相见一见旁人家的女儿罢了。你还真当会有什么才子佳人一见倾心啊?”宋夫人一脸恨铁不成钢的数落着女儿。

    外面相传这梅花宴能促成好姻缘。

    那不过是外人没有置身其中,而妄加揣测罢了。梅花宴,长安城有名望的贵夫人云集。

    哪户人家没有儿子少爷的,正好趁此机会看看那些适龄姑娘,如果门户相当,便结通家之好。说出去也是美事一桩……至于那劳什子的才子佳人,不过是哄骗这些未出过家门的小姑娘罢了。宋锦云嘟着嘴,不想心中美好的期盼因自己母亲几句话而破灭。

    而宋锦湘则始终站在一旁,根本没机会加入进来。

    她的眼神中带着几分渴望,可最终,那期望之光缓缓熄灭……锦瑜便在这时候急急赶回。

    宋锦云先看到了她,扬声唤着四姐。

    宋夫人也抬头望向锦瑜。锦瑜额头带着薄汗,气息不稳的告罪。“……我又迷了路,累得母亲相候。”“我就说一定是四姐识路不清。母亲,四姐既然来了,我们也快些上马车吧。我想快些看一看梅家马场……”

    锦瑜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一路紧赶慢赶的寻到宋夫人,气还没喘匀,便被宋锦云拉上了马车。

    梅园给宋府安排了两辆马车,宋夫人独乘,宋家三位小姐同乘。

    上了车,宋锦云含笑打量自家四姐。“四姐,快如实招来,你去做什么了?”“我能做什么?不是说迷了路吗?”此时锦瑜心跳还没有平复。她脑海中回响着那人的话。

    那人说。

    ‘门第?可平。嫡庶?可漠。身份?可弃。权势?可蔑。’他对她说,门第可以拉近,嫡庶他不在意,身份,为她可弃,权势他更加蔑视。

    那样的话,虽然不是情话,听在锦瑜耳中,却觉得比情话更加悦耳,直入心脾。他那样一个人,对她说这样的话。她不由得自问,宋锦瑜,你何得何能!

    “四姐,迷路那由头你诓一诓母亲还行。却骗不了我。四姐识路的本事厉害着呢,四姐可别忘了在那山寺后山,一条小路四姐都能平安归来。何况这梅园,大路小路铺的这么平整,从荷花池到竹苑只有一条直行的青石小路,四姐如何会迷路?”

    宋锦瑜:“……”真是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了。

    不过一个时辰不见罢了,锦云竟然能长篇大论和她讲道理了。锦瑜表示心中十分欣慰。“我便不能转个弯去看看花,赏赏景。你和盛家小姐去凑那热闹。我又不喜,而且以你这丫头的性子,不看个够本一定不会罢休。与其在那里枯站,我不如借机去观一观梅园。”

    宋锦云眨了眨眼睛。最终道:“四姐,你真滑头。”姐妹两个相视一笑。这份亲切,装是装不出的。一旁的宋锦湘看着,不由得冷冷一哼。

    “四妹,你竟然为了一已私念,让母亲和五妹好等。”

    锦瑜淡淡看向宋锦湘。她真不明白自己哪里惹到了宋锦湘,如果只是因为她得嫡母喜欢,宋锦湘大可以想法子和她争宠,她若真有本事收服了宋夫人也算本事。

    何必处处与她针锋相对。

    “三姐这话说的好没道理。四姐回来的刚刚好,母亲正好趁机‘叮嘱’我几句。若是四姐回来的早了,母亲反倒会生气,至于我……那是我四姐,等她我开心,我高兴,我心甘情愿。”宋锦云这话十分的趾高气扬。

    果然,宋锦湘立时冷下脸来。“你们……五妹,三姐可是站在你这边的。”

    “我什么时候和三姐排排站了,我怎么不知?三姐可不要自做多情,就算排排站,我也一定会和四姐站在一排。至于三姐,大可以和江家小姐结伴。”

    不必锦瑜开口,宋锦湘已经败下阵来。

    锦瑜轻叹,心道姐妹之间,何必如此。后半程,车中只闻宋锦云的声音,她好奇梅家马场什么样子。想知道梅家到底多有银子,竟然还有自家马场。据说马场中养了上百匹骏马。

    还有便是……诸家公子在马上的英姿……会不会丑态百出?

    对于宋锦云最后一个兴趣,锦瑜直觉这丫头嗜好奇异。

    那些长安城的公子哥,一个个自诩读书人。他们会骑马?他们能自己爬上马背便是本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