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华嫁 > 第六十六章 闻而止步
    第六十六章闻而止步
  
      一户人家是富是贵,是权势滔天还是内里空泛,只要看办事速度便能看出真WwW..lā
  
      梅花宴在马场接续的念头不过两个时辰,待宋夫人一行赶到马场时,马场早已布置妥当,丈许高的帷幔将马场圈出好大一片空地,及膝高的木制平台,平台上错落摆着五色蒲团,若不是事发突然,谁也不会相信这些东西只用了一个时辰便准备妥当,由此可见梅氏财力卓然。梅夫人眼见着诸位夫人望着马场眼睛闪亮,不由得心下得意。
  
      想它梅氏虽然久居京中,可并非离了京中便无立足之地。
  
      在这长安城中,虽有盛氏,高氏独占鳌头。那是她不欲与它们争锋……“准备的有些仓促,让诸位夫人见笑了。”梅夫人端起茶盏,示意自己以茶代酒告罪。
  
      这不过是场面话罢了。那所谓的见笑之语,也不过是自谦罢了。
  
      这哪里像准备仓促的模样……“夫人说的哪里话,这马场景致怡然。放眼望去四野开阔,我等久居后宅,倒真没见过这等景致呢。说起来,还是托了夫人的福呢。”接话的是高夫人,盛夫人没来,这里若是身份尊贵的,自然非高夫人莫属,所以高夫人的位置也是比邻着梅夫人的。高夫人话音落下,诸位夫人连忙点头。
  
      让锦瑜意外的是,宋夫人竟然第一个开口相和。
  
      “高夫人所言及是。这里景致好,被这风一吹,倒生出股飘飘然之感。家里那些琐事啊,登时忘了个干净。”
  
      “宋夫人这话说的好,咱们身为儿媳,妻子,母亲……家中里里外外都得惦记。活的累啊,此时来到这里,四野茫茫,风这一吹啊,倒真的感觉将烦心事吹散了。诸位夫人觉得呢?”高夫人这话说的颇得人心,她的话音落下,几位夫人连连点头。
  
      梅夫人眼见着高夫人和宋夫人一唱一和,不由得用眼睛余光扫向锦瑜。却见锦瑜只是安静的跪坐在宋夫人身后,小脸微垂,从侧面看来,她的脸上神情十分静谧。梅夫人不由得心中暗赞了一声。
  
      沉稳,镇定,这性子颇合她的心意。只是这出身……
  
      看这架势,她忙的分身乏术之时。高夫人和宋夫人显然搭上了话。
  
      她记得今早高夫人与宋夫人彼此间还十分冷淡呢……“要说这马场景致,确是好的。长安城的姑娘们多是养在后宅,习的也是女红,置身马场的机会便少了些。相比之下,京里的姑娘就看的多了。我们幼时多与家中父兄习骑猎……于女红一道,确是差的多矣。”梅夫人轻声叹道,这话头一出,果然引得诸位夫人好奇的开口相问。
  
      “习骑猎?”“姑娘也能骑马射箭?”
  
      “……开国圣祖马上定天下,曾言骑猎不可废。不过当今陛下登基后,对于女子习骑猎颇有几分微词。陛下曾言,女子似水,何必与那些马匹利箭为伴……女子便该弱如拂柳……近十几年,习骑猎的姑娘越发的少了。以至诸位夫人觉得女子习骑猎实是无法想像。只是许是祖辈骑猎习的多了,姑娘们便是习女红,也终究比不得在坐的姑娘。现下,京中那些公子哥,最是喜欢城中这样的姑娘。自幼养在后宅苦习女红。以后娶进家中,能穿上妻子亲手绣的袍子。那可着实羡煞旁人。”
  
      梅夫人话音落下,诸位夫人面面相觑。
  
      从来觉得亲手做件袍子给自家男人是件多么了不得的事。可听梅夫人一说,倒颇有那么几分自豪。
  
      在坐的哪位夫人不是自幼便习女红的。
  
      那女红不敢说多精致,可做件袍子实在是小菜一碟。而且梅夫人说,现下京中的公子最是喜欢自家女儿这样的……虽然梅夫人没有点名,可哪个当娘的都认为自家女儿才是最好的那个。
  
      京中……
  
      虽然远嫁京中有些不舍女儿,可若是能攀附上京中权贵。“梅夫人似乎有个远方侄儿近日来了长安?”
  
      这事情不是秘密,而且传闻今年的梅花宴之所以广发梅花帖,也是因为梅夫人要给自家侄儿寻个可心之人……只是夫人们面皮薄,自然不好开口直接去问梅夫人,眼下话题说到这里,便有活络的不顾矜持的开口了。
  
      梅夫人含笑点头。
  
      “……不知夫人的侄儿可定了亲事?”
  
      单刀直入开口相问的是宋夫人。锦瑜在宋夫人身后不由得一惊,随后抬眼看了看梅夫人。
  
      只是梅夫人连眉毛都未动一下,锦瑜心想,这位梅夫人真是个滴水不漏的……难道,她真的要在长安城给那人寻门亲事?可以梅夫人眼高于顶,锦瑜实在不觉得这里哪个姑娘能入得梅夫人天眼。
  
      想到那人,他的话又控制不住的窜入锦瑜脑子。
  
      锦瑜苦着小脸,心中暗骂那人行事不羁……那种话竟然轻意出口,原本她对他,只存了一丝奢望,可是如今……确是真的心生渴望了。
  
      只是梅家……此时锦瑜的心着实是五味杂陈。酸甜苦辣万般滋味萦绕心头。却苦于不能吐露一丝……
  
      “尚未。”梅夫人含笑道。
  
      “却不知夫人侄儿年龄几何?可有功名在身?”江夫人行事向来不落人后,见宋夫人开了口,做了第一个吃猪肉的人,她毫不退让的做了第二个。
  
      “……年满二十。至于功名……我那侄儿性子不羁,天天念叨着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其实若是他想入仕,实不是难事。”梅夫人的话颇有几分语焉不详,可越是这样遮掩着,倒越让人觉得梅氏深不可测。梅夫人不过一介女流,手中都能掌握着这般财富,何况是梅氏主家……
  
      “这次的梅花宴,其实也是想替我那不省心的侄儿特色个合心意的姑娘。只是我那侄儿啊……他说若是找,便要找个可心的。不仅女红要好,还要读书习字,会赋诗,会对对。琴棋书画也要有所涉猎,至于这出身嘛……都说门当户对,话虽老,可也有其道理。总之,他是挑三拣四的,我被他闹的头疼不已。”
  
      要求这么高?
  
      夫人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终齐齐一叹。顿时生出了股自家女儿拿不出手的晦涩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