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华嫁 > 第六十七章 明附暗争
    第六十七章明附暗争

    梅夫人矜持的笑笑,随后又含笑开口道。“姑娘们都是好的,个顶个的漂亮。奈何啊……”奈何人家公子没有看中。

    这话诸位夫人心中都明白。

    锦瑜看向宋夫人,只见她微蹙着眉,颇为失望的用眼神扫了扫宋锦云。

    下一刻,她脸上却又露出几分浅笑来,而且竟然转身与隔了几个坐次的高夫人说起话来。

    锦瑜心中先是疑惑,随后似是想到了什么,小脸一白……自己这位嫡母上一次之所以拒了高家的求亲,其实并非她的本意。与高家联姻,其实利大于弊,只是她钻了空子误导了父亲,这才让父亲开了尊口,只是时过镜迁,想必父亲事后想想,也觉得她颇有些危言耸听。若是高家旧事重提,父亲会点头也未可知。若是再加上宋夫人在一旁吹风,锦瑜不敢再想下去了。

    她不由得抬目望向梅夫人。

    只见梅夫人也正侧了身和高夫人说着什么,随后二人的目光齐齐望向这边。

    锦瑜吃不准她们在看谁……或许是她,或许是宋锦湘。可不管梅夫人和高夫人在谈论谁。她都不觉得会是好事。

    许是察觉出锦瑜的心不在焉,宋锦云扯了扯她的衣袖。“四姐,你怎么了?脸色那么难看。”宋夫人听到声音也回头来看,见锦瑜小脸煞白,眉头蹙了蹙。“是不是昨夜受了凉?怎么那么不小心。”

    锦瑜心里发苦,只得垂头听训。“四姐前些时候受了伤,身子自然弱些,母亲,我能不能扶了四姐去一旁歇歇?”宋锦云见缝插针的开口道。“大家都在这里,你们去一旁……成什么体统。锦瑜,忍一忍,一会看过公子们骑猎,这宴也便散了,到时候再歇息。”锦瑜轻声应下。

    宋锦云皱着一张小脸,嘴里嘀咕着宴无好宴,直惹得宋夫人狠狠瞪了一眼女儿。

    宋夫人想了想,又看了看高夫人那边,最终还是低声开了口。“锦瑜,这么多夫人都在,可别让人笑话咱们宋家的姑娘弱不经风。你便为了宋家,也要忍一忍。”宋夫人望向高夫人的目光锦瑜没有错过,她握了握拳,终是低声应了声是。

    在二人身旁,宋锦湘颇为鄙夷的望了望锦瑜。“四妹这身子骨啊……倒真是弱风拂柳。”“……闭嘴。”宋夫人冷声斥责。

    宋锦湘脸色一红,十分狼狈的瞪了一眼宋锦瑜,这才不甘不愿的低下头。

    “吟诗作赋那些小把戏,历年来大家都觉得腻了。今年便换一换,我们便一起看看咱们长安城公子们的雄风……读书虽然举足轻重,可身为男子,总该有男儿气概……一会公子们会骑马从我们面前驰骋而过,姑娘们可要借机多看几眼……这等良机,可是可遇不可求啊。”这话颇有几分调侃味道,夫人们不由得掩了袖子轻笑,小姐们则一个个涨红了小脸,可那眼睛却是不由自主的望向远方那一片绿意盎然的草场。

    梅夫人话音落下,果然远处响起马蹄声。

    蹄声错落,片刻后,数人纵马而过……离得颇有些远,姑娘们便是瞪圆了眼睛也看不清那马上之人长了怎样一张脸。自然,马上之人想看清姑娘们的模样,也是难如登天。

    只是,有两个身影确是十分突兀。

    那二人的马都是通体黑色,远远看来,二人身姿确是十分倜傥……一人着蓝衣,一人着玄衣,几乎并驾而过,二人不仅速度比旁人快些,而且便是不懂骑术的夫人们去看,也觉得马上那二人身形起伏,驾马的姿势十分娴熟。这时,高夫人含笑开了口。“我那儿子,就是喜欢逞这种威风。”“……不知这二位公子中哪一个是令郎?”高夫人话音落下,宋夫人立时开口问道。

    “……着蓝衣那个。”

    高夫人颇为自得的回道。宋夫人点点头,脸上笑意渐深。“虽然隔得远了些,看不清模样。可看到高夫人便知道高公子必定生的玉树临风……”“宋夫人玩笑了,犬子顽劣,着实让我头疼。”“……顽劣?高夫人才真的是说话,高公子骑术精湛,想必很是下了一番苦功,哪里像顽劣的样子。”

    这二人一唱一和的,旁人看看宋夫人,又瞅瞅高夫人,似乎会意了几分。

    锦瑜的小脸却因为二人的对话又白了白。

    她想开口,想要告诉宋夫人,那高岑便是骑术精湛,可为人却十分糟糕。所谓金玉其外,败絮其中便是如此了。

    何况相比之下,那玄衣之人同样骑术精湛……可似乎没谁开口说起。

    想到那人,锦瑜不由得抬眼看向梅夫人,这时候梅夫人竟然也在看她。

    迎上锦瑜的目光,梅夫人轻轻点了点头,似是让锦瑜安心。锦瑜对梅夫人笑笑,随后微微垂下头。“诸位夫人可能不识得,刚才与高公子并驾齐驱之人,便是我家表公子……”这时梅夫人身边服侍的婆子突然含笑开口。

    这声音一出,诸人不由得望向梅夫人,梅夫人这才轻声斥责。“……就你话多。诸位夫人又不是没有看到,何须你多嘴?让夫人们见笑了,不过是骑个马罢了,着实不值得称道。”这话一出,自然颇有几分打了高夫人脸面,她这厢听着恭维之语,夸她儿子骑术精湛,那边梅夫人却说不过骑个马罢了……高夫人此次前来梅花宴,实是因高岑在家中闹的过份。她便正好借机看看宋家姑娘。

    一看之下,倒也满意。

    门第低些有低些的好处,那便是好拿捏。

    便是将来宋家姑娘想要娘家撑腰,宋家也没那资本。

    虽然宋夫人颇有几分趋炎附势,不过高家多给些聘礼便是……好事即成,她还留在这里不过是给梅夫人面子,可眼见着梅夫人似乎处处针对于她……“既然骑术梅夫人看不进眼里,不如,便让府上公子与我家岑儿比比箭术吧?”说起自家儿子,虽然会让高夫人念叨上一日,可唯有骑猎,高夫人却十分放心。那是高岑喜欢的,而且自幼便下了功夫苦练的。

    “……这,合适吗?”梅夫人似乎有些为难。

    “有什么不合适的。点到即止便是……夫人莫要多想,不过是寻个乐子罢了。诸位夫人小姐怕是甚少有机会看到骑射比试,不如今日便借了贵宝地,让夫人小姐们看看热闹。”

    梅夫人笑了笑……“主随客便,高夫人即有如此兴致。那便让他们二人小试身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