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华嫁 > 第六十九章 上争艳
    第六十九章上争艳
  
      其实这种小把戏锦瑜没什么兴致。不过是梅夫人想出的变相的结亲手段罢了。
  
      可越是这种乐子,宋锦云越是喜欢。刚才梅总管提议之时,宋锦云已经按捺不住。她倒没想着什么姻缘一箭牵……只是觉得有趣,而且就像梅总管所说,确实能考量姑娘们的胆子……
  
      有胆小的姑娘刚才离开母亲时,已经白了小脸。
  
      只有宋锦云,那简直便是一蹦三跳的直奔帷幔下。
  
      “……四姐,这乐子有趣。一定会把那些姑娘吓得惨叫连连……”但凡姑娘们不喜欢的,宋锦云一定会喜欢,而且会及其喜欢,这也是让宋夫人头疼的地方。别的姑娘一听说‘当靶子’,小脸上自然露出几分怯意来,哪怕那射箭的公子玉树临风,俊美非凡,一树梨花压海堂,她们也不会心甘情愿,虽然自家母亲都叮嘱过,说是不会有危险,可姑娘便是姑娘,很难让她们生出无畏之心来。
  
      唯有宋锦云,可谓是神情雀跃。在一众安静而行的姑娘中,十分的惹眼。
  
      “一会老实站着,不许胡闹。”锦瑜真怕这丫头一个高兴过头,去‘追’箭玩。
  
      养在内宅的小姑娘,这辈子恐怕都没见过‘箭’长什么模样。“四姐小看我,我怎么会胡闹,刀剑无眼,这我还是知道的。”嘴是虽然说着知道,可看宋锦云那神情,似乎并没有当回事。“总之,你若是再出乱子,母亲若是责罚你,我可不管。”
  
      这话倒仿佛让宋锦云十分顾忌,立时乖乖点头,表明自己会老实站着,一定不会胡闹。
  
      锦瑜点点头,这才缓缓走向自己的位置。
  
      每个姑娘都面向帷幔而站,这帷幔只是一层粗纱,隔着它虽然看不清人的模样,但还是能看清身形的。这也是诸家夫人放心的原因。何况马场有人考量过公子们的箭术,想必经过初选,能参加的公子们箭术都十分高明。
  
      虽然看不轻姑娘们的模样,可是身形还是隐约能看到的。
  
      其实这样看美人,倒颇有几分朦胧之美。没经过初选的公子们只能含恨在远处观望。
  
      而经过初选的十几位公子则昂头跨坐在马上,神情十分的自得。
  
      其中仅一个异数,那便是盛家那位四少爷。只是不管他什么神情,在旁人眼中,他或喜或怒,或傲慢或倨傲,大家都觉得本该如此。
  
      高岑与他并骑而立。相比盛钰脸上清冷的神色,高岑则一脸的得意之色。刚才初试之时,他箭射的可比身边的盛钰准了一分。连梅园总管都称赞他箭艺高超出箭如电。
  
      “四少,我们两个好好比一场?”高岑一脸得意的开口……盛钰侧目,淡淡看了一眼高岑。那眼神,即无惊也无喜,自然也没有高岑眼中的争斗之意。
  
      高岑有些气恼。
  
      这些长安城的公子哥们,不管是对他鞍前马后的,还是对他避如蛇蝎的,看到他,眼中总会带着些什么。或敬畏或羡慕。哪怕是不耻也是好的。可这位盛四少望向他的目光,却是空的。仿佛他在他眼中,根本不值一提。偏偏人家并未口出恶言,别说恶言了,便是连个眼神都欠奉送。
  
      高岑可是自小便被宠着纵着长大的。
  
      何时有过这般冷遇?“四少不敢?”
  
      盛钰终于勾了勾唇。“激将法对我无用。”“你……我尊你声四少,是看在你盛家与我高家同是长安城的权贵之首。你可不要得寸进尺。你比也得比,不比也得比。我实话告诉你,我看中了一个小丫头。你可不许与我相争!”
  
      “高公子这话着实没有道理。高公子与那姑娘一无媒妁之言,二无暗生情愫,三无互许终身,所谓一家有女百家求,我怎么就不能去求?”
  
      “盛钰,你这话什么意思?”高岑是个纨绔子,最喜欢的便是姑娘。
  
      他看中的姑娘从来都是手到擒来,可偏偏有一个宋锦瑜……此时盛钰这话听在他耳中,不由得让他多了个心眼。“高岑,这里是梅园,我不欲与你动手。你那些小手段,还是不要再用了。若是你再敢暗中使那些小伎俩,休怪我将你那些丑事昭告天下。”
  
      二人并骑而立,远处看来似乎是相谈甚欢,至少在高夫人眼中,自已儿子和那梅夫人的侄儿似乎十分要好。高夫人心中暗自高兴。想着也许自己儿子借机能结交一下这位梅府公子,兴许将来能进京谋个好前程呢,至于她刚刚暗中与梅夫人较劲之事,着实不该。“梅夫人,令侄儿是打算久居长安城?”
  
      梅夫人将目光从远方收回。“那孩子,自幼便是个有主意的,他是要留在长安还是要回京中,可由不得我。便是他的母亲怕是也做不了他的主,何况是我……”
  
      “夫人既然打算替他在长安寻门亲事,想必公子是有留在长安的打算吧?”
  
      “便是娶个长安姑娘,他也大可带着媳妇回京中。不过千百里路程罢了。说起来,还是京中繁华些,于他的将来也大有裨益。”梅夫人语调十分轻快,与高夫人有问有答。丝毫看不出前一刻二人还曾明争暗斗。
  
      高夫人点点头,望向远方的目光不由得带了几分殷切。
  
      虽然梅夫人话说的模棱两可,可言下之意,那位公子将来许是要回京的。或是此时与他结成至友,将来一定大有好处。自家那个不省心的儿子,许真的能借此谋个锦绣前程呢,只是梅夫人下一句话,却让高夫人险些惊掉了下巴。
  
      梅夫人说。
  
      “……我这辈子注定无子,便把那孩子当成亲子看待。只是他毕竟姓了‘盛’啊。”
  
      “什么?”高夫人瞪圆了眼睛。
  
      盛?“高夫人不知吗?那孩子姓盛,是长安城盛家的小公子。”
  
      一句话,不仅高夫人瞠目结舌,在场诸位夫人小同样露出惊诧之色来。
  
      盛家的小公子?
  
      那位据说胎里带了病,从小到大便从没出过院子的盛四公子?怎么会?那位盛四公子据闻病的长年起不了身……据说只有一口气了,勉强用人身吊着命。
  
      怎么会是远处那个昂首坐在马上的贵公子?[都喊着要看加更。所以今天满足亲们,今天两更撒。求个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