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华嫁 > 第七十章 下斗势
    第七十章下斗势[第二更]
  
      “我说那孩子本是盛家的四公子,只是自幼身子弱了些,便被盛家送往京中,一直养在我身边。”梅夫人解释道。
  
      “……盛四公子?”高夫人轻声重复道。
  
      梅夫人一脸笑意的点头。“我之所以由京中远避长安,也是图这里清静,可以好好的调养身子。那孩子最近才回来,我想着将来那孩子一定会入仕的,不如趁着还有些空闲,早些给他定门亲事。都说成家立业,想必成了亲,以后便能一心扑在仕途上,京中再有贵人帮一帮,将来前途必定不可限量。”
  
      高夫人已经不知道自己该怎么接话了。盛家四公子?怎么会是盛家四公子呢。
  
      倒不是她不喜盛家,实是盛家已有了个大公子。那位盛大公子年纪轻轻便是长了实权的将军……若是再有个走仕途的四公子,可谓是一文一武。将来长安城还能有高家的立足之地?此时再看远处那与儿子比邻的玄衣公子,高夫人觉得心里有些发苦。
  
      “那孩子是个孝顺的,本不喜这等热闹。不过我即开了口,他自会遵从。”
  
      “夫人与盛家?”高夫人突然想到,既然那梅园的公子是盛四少,那盛家和梅园什么关系?“……不过是旧识。我只是与四郎有缘。”梅夫人声音淡淡的道。
  
      高夫人吊得高高的心,稍微放下了些。
  
      还好,梅夫人与盛家非亲非故,若是梅夫人与盛家是至亲。那她真的要叹一声老天无眼了。
  
      高氏在长安城说的好听些是首富之家,可谁让自家儿子不争气……相比之下,盛夫人生有两子,大儿子是个将军,将来这小儿子若再入朝为官,这可不是一加一等于二,而是一加一大于二,高家便是策马去追,也是追之不上的。
  
      这样说来……高夫人望了望宋夫人,此时宋夫人只一味的和身边夫人品评着场中公子,目光尤其定在盛四少身上。
  
      那幅没见过世面的神情哟。高夫人突然觉得和宋家联姻实在不是个好主意。
  
      何况娶的还是宋家庶出的姑娘,为此还要搭进一大笔银子。最终的结果是,对自己儿子非便没有丝毫裨益,日后反而会连累自家儿子,毕竟宋家这样的人家,是定会紧抓着大树不放的,而高家在宋家眼中,无疑是颗足够粗的树。
  
      这么显著的差别,其实不必旁人多说一句,高夫人心中已有了定夺。
  
      “夫人即是京城人士,不知可识得适龄的京中姑娘。我家那混小子也老大不小了。该娶房媳妇了。”
  
      梅夫人笑逐颜开的点头,心中却暗自鄙夷,前一刻还和宋夫人有说有笑呢。
  
      她不过几句话,便让高夫人打消了和宋家结亲的念头。“自然是有的,只是高夫夫也知道高嫁郎低娶妇的道理。就怕我识得的那些姑娘,高夫人看不中。”
  
      说是看不中,可梅夫人说的却是反话。
  
      言下之意,她识得的那些姑娘出身都不低,恐怕高家还入不得人家眼中。
  
      高夫人便是心有不甘,此时也只能按捺着,刚才已经冲动的惹恼了梅夫人,若是再言语过激,那真是将梅夫人推向盛家了。此消彼长的道理她还是知道的。“……夫人说的哪里话,怎么会看不中,只要梅夫人觉得行,高家一定没有二话。说起来,高家在京城也算有些根基……长安高家虽比不得京中高氏嫡系,可也算是富贵人家。”
  
      用高皇后一脉来压她?梅夫人笑笑,并不以为意。“我会留意的。”一句话,表明话题结束。高夫人笑着谢过,也不再多言。
  
      而此时,场中鼓声击起。
  
      射箭比斗,开始。
  
      场下梅夫人和高夫人一番唇枪舌战,马场上,高岑在盛钰面前也吃了瘪。“盛钰,休要血口喷人。”高岑眼中闪着狠意,对盛钰扬了扬拳头。
  
      盛钰会怕他?那真是笑话。
  
      “……梅夫人是我至亲,我不欲让她伤神。生米煮成熟饭这等龌~龊之事,高公子还是少想为妙。”“你胡说!”“我是不是胡言乱语高公子心中清楚。宋家四小姐?高公子觉得自己真的配得上那样冰清玉洁的姑娘?”
  
      “盛钰,我高家并不比盛家差。高皇后可是我同族的姑母……”
  
      “一表三千里,高皇后恐怕都不知道长安城还有这样一门‘至亲’。”盛钰寸步不让。
  
      “盛钰,我就是相中宋锦瑜了,我这箭……一定会射中她。伤在我手,我看宋家除了把她嫁给我还能如何?”高岑冷笑着挥了挥手中长弓。
  
      “……佩服,为达目的,高公子都学会不择手段了。”
  
      “你!我不与一般见识,咱们场上见真章。”说完,双腿一夹马腹,已当先策马而出,盛钰眯了眯眼睛,望向那粗纱帷幔,虽然不见容貌,可身形却是隐约可见的,倒真和了那句雾里看花,越看花越娇。
  
      宋锦瑜,你是哪一个?
  
      高岑也在找,要想把箭射到靶子上,实在是件轻松的事,但梅园这样安排,明显便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想着前日只差一招,便能让宋锦瑜心甘情愿入得高府。今日,可是天赐之机,自己母亲一直不满意宋锦瑜的出身,觉得她坐不得高家大少夫人之位。那日事情若成,他的母亲定会欢心,不过今日也不差。
  
      他断然不会要了宋锦瑜的命,不过少不得让她失些颜面。若是有个皮肉小伤,他便顺势求娶……
  
      至于哪一个是宋锦瑜,高岑围着帷幔转了大半圈,突然眼前一亮。
  
      隔着粗纱,隐约可见一个曼妙的身形,那姑娘微低着头,安静的袖手而立。
  
      她左边的姑娘在左顾右盼,右边的姑娘微侧着身形,颈下弧度十分诱人……高岑眯了眯眼睛,挽弓搭箭。
  
      嗖……
  
      长箭气势如鸿,直奔那粗纱帷幔而去,高岑瞄准的是……那姑娘的小臂。
  
      以高岑的臂力,长箭几乎是瞬间便穿破了帷幔。
  
      紧接着,在少女微讶的声音中,叮的一声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