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华嫁 > 第七十一章 竟是仇人
    第七十一章竟是仇人

    台上的诸位夫人自然看不清楚,不仅她们没有看清,便是帷幔中立着的姑娘们也不知道发生了WwW..lā

    只听到一个小姑娘一声轻呼。

    下一刻,一根带着长翎的箭已然射向箭靶,只是……离靶心差了十万八千里。那箭便颤威威的钉在箭靶边儿,晃啊晃的,片刻后吧嗒一声,落了地。回过神的姑娘们不由得掩了袖子轻笑,不管这箭是谁射的,准头都太差了。

    帷幔外,有人唱报。

    “高公子,脱靶。”

    什么?高岑满脸的惊诧之色,不由得侧身望向身侧的盛钰。他挽弓之时,盛钰也在动作。他长箭射出之时,盛钰也松了手。

    他明明射的是宋锦瑜,他确信帷幔那边的姑娘是宋锦瑜。

    他听母亲说起那日竹苑之事。说是宋家三个姑娘,三小姐妩媚,五小姐像个小孩子。而宋锦瑜什么性子,他高岑会不知?对面那三人,明明便是宋家三位小姐。

    居中那位袖手静立的姑娘一定是宋锦瑜,他不会看走眼。

    那箭是直奔宋锦瑜而去的,他已算计好,那箭该是擦着宋锦瑜的小臂而过……毁了她一件衣裳是一定的,便是有些皮肉小伤,他高岑负责便是。

    可是……那明明飞向宋锦瑜的箭,却在即将透过帷幔之时,被一道箭光击中。

    他的长箭一偏,最终竟然脱了靶。

    而盛钰的箭……“盛四公子,正中靶心。”唱报声随即扬起。高岑面露狠意。“盛钰,你不要欺人太甚!”“欺人?高公子哪里眼睛看到我欺人了?”

    “我两只眼睛看的清清楚楚。盛钰,你别以为这里是梅园的地盘,我高岑便会吃这闷亏。你若不服,我们正大光明比试,何必做这小人行径?”他高岑还从未丢过这么大的人,脱靶!而且当着长安城一众公子夫人小姐。这让他以后如何在长安城混下去。

    “小人行径?你意图用简射伤宋四小姐,让她不得不屈就下嫁于你便不是小人行径?高岑,男子汉,行的端坐的正。你若是堂堂正正求娶,而宋家也点头答应。我一定会奉上厚礼,可你若使这些小伎俩意图染指宋四小姐,那便休怪我出手干涉。”盛钰同样冷声道。

    两人策马对峙,一副互不相让之势。

    帷幔内。

    锦瑜还有些茫然,可是听到那声唱报,脸上神情瞬间一凛。

    刚才发生了什么?她好好立在这里?她从未想过会有人用箭直直射向她……便是高岑是个小人,可众目睽睽之下,他也不至于做出这等出格之事。

    可是他竟然真的做了?

    那箭明明白白便是直射她而来。便在那箭刺破帷幔之时,另一道箭光忽至。将第一根箭击偏,随后从她身侧呼啸而过……她还未从惊吓中回神,却听到有人唱报。

    盛四公子正中靶心。

    前后两只箭,一只脱靶,一只正中靶心。而正中靶心那箭……锦瑜怔怔望向眼前,虽然隔着粗纱,可那玄色衣袍还是刺痛的她的眼。

    盛……四……公……子。

    盛钰。

    和风……盛钰。

    和风怎么会是盛钰?怎么会……前世,她只知道盛四公子名盛钰,从未在意过他的表字。而且她嫁进盛家那五年,盛四公子从未回过盛家,盛四公子的名字听在她耳中,不过是个从不会出现在宴席上的人。

    对他的恨,源自于她前世之死。

    他明明是梅夫人的侄儿不是吗?他明明与梅夫人同处一堂,而且观他和梅夫人的相处,明明便是至亲之人。

    而且初入梅园时,那青衣丫头说的清楚,梅花帖之所以广发是为了梅园表少爷。可是梅园表少爷怎么会是盛钰?怎么会?锦瑜觉得头疼的厉害。眼前也有种昏天黑地之感。

    她真傻。

    真的……她以为老天真的善待了她。虽然他梅园表少爷的身份,与她宋府庶出小姐是天差地别。

    可是他说,他明明说,说眼前的一切险阻都会迎刃而解。只要她心中,有他……

    她心中有他啊。真的有他。前后三次相救,虽然仅仅见了三面,可每次他都出现在她危难之时。再加上刚刚那一次相救,他前后救了她四次。

    四次啊。若没有他,她或许活的比上一世还要糟糕。因为有了他,她对未来甚至充满期盼。

    可是,他竟然是盛钰。前世她临死之前看到的最近一个人。若没有他的推波助澜,也许,她便不会死。

    今生,她发誓再不与盛家有所牵连,可却偏偏遇到了他。

    锦瑜的神情许是太难看了,一旁自得其乐的宋锦云三步两步蹿到锦瑜身前。“四姐,你是不是被刚刚那两箭吓到了?”那两箭确是挺惊险的,颇有种让宋锦云扼腕之感,扼腕于那箭怎么不是射向她的。她若是躲起来,一定是身法轻灵的。不像自家四姐,都被吓傻了。

    锦瑜怔怔的摇摇头。“四姐,你便是点头我也不会笑你的。说起来……四姐是所有姑娘中最‘好运’的……有两只箭是明显射向四姐的,其余的姑娘,顶多只有一只箭。”这话宋锦云竟然用十分吃味的调子来说的。

    锦瑜实在不知道这丫头脑子里怎么想的。

    这叫好运?叫霉运缠身还差不多……“别胡言乱语。那两箭不过是射偏了。”

    宋锦云想了想,觉得锦瑜的话有理。宋家三位小姐,明显就是宋三小姐是个招人的。“四姐觉得是箭射偏了,难道那箭是射向我的?不会。才不会有公子中意我,倒是三姐还有可能。三姐,你桃花运来了。而且一来还是两个。我可是听的清楚,那两位公子可在争你一个。”

    宋锦湘自然恨恨的瞪了一眼宋锦云。

    只是小脸却不由得泛起了红。宋锦云轻嗤一声,随后转向锦瑜。

    她怎么觉得自家四姐脸色十分难看。难道真是吓的?可自家四姐也不是个胆子这样小的啊。难道是病了,刚刚四姐脸色便不好看,只是母亲叮嘱让她们不要丢脸,四姐才勉强坚持着。如今……“四姐,我看时辰差不多了,那些会射箭的公子都已经大展身手了。不如我扶四姐去车中歇歇吧。”

    锦瑜想了想,点头。

    她确是得静一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