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华嫁 > 第七十二章 有口难言
    第七十二章有口难言

    台上夫人们看的十WWW..lā

    帷幔挡住了姑娘们的眼,却没有遮挡夫人们。

    毕竟这些都是小伙子们未来的岳母大人,不过提早相一相姑爷。高岑和盛钰的模样终于被夫人们看了个清楚。

    高岑那人虽然生性风*流,而且在长安城名声委实不佳,可生的倒也俊郎。只是,与一旁的盛四少比起来,那就着实没什么看头了。梅花宴第一日,盛老夫人可是亲临的,看起来确是雍容华贵,也难怪盛四少这般玉树临风。

    少年模样简直羡煞那些夫人们,想着自家儿子哪怕生了人家三五分,也端的是相貌无双了。

    高夫人原本脸上带笑,望着儿子挽弓搭箭,不时的和身旁的夫人们说了说儿子自幼练出的好身手。只是下一刻却报出,高岑那箭竟然脱靶,而盛家那位四公子则正中靶心。

    这简直是赤果果的打了高夫人的脸。

    高夫人脸色登时就变了……“梅夫人,我看这也作不得准。”

    儿子竟然在长安城这么多夫人面前丢了面子,这事情若是传扬出去,高家着实面上无光的很。“不过是小打小闹罢了,高夫人不必放在心上。”梅夫人笑着劝道。

    高夫人牵强的笑笑,可是望着一旁对台下指指点点的诸家夫人们,颇有几分有苦难言。是她对儿子的箭术有信心,所以提议比试。也是她觉得仅比射箭显不出儿子的本事,所以才最终定下‘美人为靶’。现在她却又要矢口否认,高夫人感觉旁人看她的目光都带了几分鄙夷。

    “……说起来,盛四公子不仅生的模样好,箭术也十分高明。而且我刚刚看到盛四公子的箭是射向宋家姑娘的,莫不是……”余下的话高夫人虽然未出口,可听了她的话谁人不明白其深意。

    言下之意,盛四公子是不是对宋家哪位姑娘另眼相看了。

    梅夫人曾言,她虽有心在长安闺秀中给他择个姑娘。可是人家对姑娘的要求委实高不可攀,即要出身,又要学识,还要琴棋书画皆通。

    宋家……

    商贾人家,而且还沾着几分文人的自命清高。自诩书香传家,实则满身黄白铜臭之味。这样的人家养出的姑娘,盛四少却另眼相看,那这位盛四爷的眼光也不过如此。

    在结果出来之时,梅夫人已经有了准备。这位高夫人看起来是个爱说爱笑的,其实个性却十分要强。容不得旁人在她之上。

    高岑的名声在长安城可谓是声名狼藉,可她竟然硬生生把她家儿子夸了个天花乱坠。如今他那儿子被人比了下去,她如何甘心!

    只是那高岑终究是个扶不上墙的,便是高夫人再自命不凡也是无用。

    “高夫人难道没有看清吗?四郎明明是为了救高公子啊?”

    “夫人此话何意?”高夫人蹙了眉问道。“夫人许是这两日劳累了些,以至有些辩识不清。令公子刚刚那箭明显是冲着那姑娘去的。若是没有四郎那箭格挡了一下,恐怕会伤了那姑娘性命。四郎一箭,让高公子免了那牢狱之灾,难道不是救了高公子吗?”梅夫人十分不客气的道。

    “梅夫人之言不假,我看的真切。高公子那箭确实是险些伤了那宋家姑娘……”

    “是啊。若不是盛四公子箭快,恐怕此时那宋家小姐已经见了血了。”一旁有夫人出声相和。

    高夫人这时着实有口难言,总不能大声昭告天下,说自家儿子那是存了私心的,他就是故意去射那宋锦瑜的……“想来这两日确是累了些,所以没有看清。如此说来,真要谢谢盛四公子。等得了闲,我定让犬子登门至谢。”

    “高夫人太过客气了,不过是举手之劳罢了。”

    高夫人脸上一红,简直又羞又气……台上这番明里暗里的唇枪舌斗终于告一段落。

    那些擅箭术的公子们也都大显了身子。而那被长箭惊到的姑娘们回来时,一个个面带绯色,心中也都隐约明白刚才那般安排所为何事。不由得红着脸躲到了母亲身后。

    梅夫人含笑看着,似乎对姑娘们的神色十分满意。

    只是……

    宋家那位四小姐呢?怎么不在这里?

    “锦湘,你四妹锦瑜呢。”初听到梅夫人发问,宋锦湘脸上立时堆起笑意来,她脑中闪过的是刚才宋锦云那几句戏言。也许,是真的。

    只是却没想到,梅夫人问的却是宋锦瑜。同样是庶出,而且宋锦瑜即不及她漂亮,也不及她性子活泼。立在宋夫人身后,简直像个闷声葫芦。

    可为什么谁都只看到宋锦瑜,而看不到她。

    这么多姑娘,梅夫人竟然独独开口问了宋锦瑜……难不成,刚刚盛四公子那箭,真的是射向宋锦瑜的?

    “……四妹身子不适,我五妹陪了四妹去车中休息了。”便是再不愿,宋锦湘还是老实的回道。

    梅夫人点点头,便不再看宋锦湘了。

    倒是宋夫人,唇角弧度上扬。“……拔了尖儿又能如何。命中若无也是强求不来的。”

    这夹枪带棒的话,直让宋锦湘恨不得寻个地缝钻进去。

    台上倒是热闹非常,大家齐声赞梅夫人这出‘雾里看花’精彩……梅夫人自然满口谦逊,场面十分的融洽。

    只是车中……

    “五妹,你先回母亲身边吧,我歇一歇便好。”

    “四姐,用不用我陪你?”宋锦云其实想回宋夫人身边,原因很简单,那里热闹。

    “不用了,你啊。才不甘陪我在这里呢。冷冷清清的,哪有台子那边热闹。”宋锦瑜勉强笑笑。“四姐又‘欺负’我……”“好了,好了,快回去吧,母亲若是问起来,你便说我头疼的厉害。”

    宋锦云点头,又替锦瑜在身上搭了件夹袄,这才爬下车。

    锦瑜闭了眼睛靠在车中,无数的画面在她脑子中竞相闪过。前一世,她在盛家那如同死寂的五年,今生,那人含笑而语。她不欲他出手相助,他竟然扯下小厮的裤带,便那么大刺刺的蒙上了眼睛。

    前世,她被强迫着灌下了毒药。

    而他,在廊下立了许久,终究施施然叩响了房间。

    前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