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华嫁 > 第七十三章 莫名冷遇
    第七十三章莫名冷遇

    前世,她被禁院中,每一日都当成了最后一日在活。

    今生,他数次相救,每一次脸上的笑意都让她的心头微颤……

    前世,她心机用尽,最终落个那样的下场也算是自食恶果。

    可是今生,她敛了心思,再不求荣华显贵,只想平凡度日,可却遇到了他。

    老天即怜她凄苦,许她重生,又何必让她遇到他。即然相遇,他又为何是盛钰!

    锦瑜心中几乎乱的没了章法,不知过了多久,她才轻轻吁出一口气来……她想,老天终究是善待她的。因为她还可以……悬崖勒马。他今日才对她吐露真言,时间尚短。便是心中有了他,她也能很快将他淡忘,她想,她能做到。不,她一定要做到。

    又过了半晌,锦瑜觉得心跳渐渐平缓了。

    这才理了理衣摆,刚欲下车,车壁被轻轻叩响,随后,那个让她几乎脑子混乱的声音在车外响起。“小丫头,莫不是刚才真的被吓到了?”

    是和风,不,她该说,是盛钰的声音。

    锦瑜用力咬着下唇,没有听到他的声音时尚好,她能说服自己只当这是昙花一梦,梦醒了,她依旧是宋家庶出的四小姐,是没资格高攀那权贵公子的。不管他是梅园的少爷还是盛家的四公子。都不是小小的她能高攀的起的。

    至于他曾对她说的话……‘门第?可平。嫡庶?可漠。身份?可弃。权势?可蔑。’只当是痴人在说梦。

    见锦瑜不应,盛钰也不生气,好脾气的继续道。“你是不是怪我刚才出箭慢了?好姑娘,不要气了。我确是故意想杀一杀那高岑的威风。”胆敢一而再,再而三的惦记他的小姑娘。

    他如何能轻饶了那高岑……想着小姑娘那时必定是面露几分惧意,可小脸定然还是绷得直直的,必不会让旁人看出她的怯意来,她啊,看着温温和和的,其实性子犟的很。

    只是,他这么低言轻哄。车中却还是没有声响。

    在盛钰看来,锦瑜不是个持宠而娇的姑娘。就在盛钰想着是不是干脆趁人不备做些失礼之事时。车中终于有了动静。

    小姑娘声音平平淡淡的,丝毫听不出惧意来,自然,对于他的到来,似乎也没有丝毫喜色。“……多谢公子出手相救。”这话说的十分的生硬。盛钰不由得蹙了眉,想着自己是不是行事过份了些。

    既然早知高岑的打算,是否该一早扼止。

    也好让小姑娘受了惊。只是,她胆子真的这样小?盛钰心中难免疑惑。不过姑娘终究是要哄的。“你这说的什么话……你是我的什么人,我们之间,何需这般疏离。”

    在盛钰看来,他即表了意,她合该便是他心上之人。

    他的心上人,他自该守护。

    他为她做什么,都是理所当然的。锦瑜自然不该这般客气生疏。

    “盛四公子此言差矣,公子又救了我一次,若是没有公子这一箭,我必会伤在那高岑的箭下。想必高家便是顺势提些什么要求,这种时候我母亲想必也是不得不应。只是……若是劫难,便是躲过一次两次又如何?公子还是明哲保身的好。”

    盛钰越听锦瑜的话,越是觉得味道不对。

    明明晌午前还好好的,他们分别时,她还红着小脸对他浅笑兮兮。

    几个时辰罢了,她仿佛换了个人般。突然间,盛钰脑中灵光一闪,随后不由得摇头失笑。

    原来,小姑娘是气他没有自报家门啊!“锦瑜,我亲近之人才会唤我和风……”他在告诉她,他并非刻意相瞒,实是那个时候,他不知为何便开口将‘和风’二字相告。

    他想,也许这二字出口之时,他对她已然另眼相看。

    至于他是盛府四公子之事,在盛钰看来,这并不是什么了不得的大事。

    他梅园公子的身份与盛四公子比起来,其实相差无几。既然门第摆在那里,并不会因为他告诉她,他叫盛钰而有所改变。他便没有多言。

    其实也并非有心瞒她,实是和她相处时间太短。

    他有很多话想说,至于自己的身份……他一时还真的疏忽了。不想竟然因此惹怒了小姑娘。盛钰颇有种哭笑不得之感。“我自幼拜师,随师傅长居京中,我的师傅便是梅家的主人。我唤梅夫人一声师母,师父与师母没有子嗣,便把我当亲儿相待。所以梅夫人才会说我是梅府的表少爷。”盛钰三言两语道破其中隐情。

    锦瑜在车中安静的听着。

    前后数次相见,他都是从容不迫的,在他脸上,她从未见过类似慌张的神情。可是此时,他的调子却十分急切。

    她想,他是真的在意着她。

    可是……盛家,盛老夫人,盛大公子还有盛子实。那些人在她心中太过根深蒂固了。她怕,她真的怕……怕若是沾惹上盛家,会重倒前世覆辙。

    而对盛钰,也是恨意犹存的?

    “四公子不必对我说这些。”

    “……锦瑜,不要气了好吗?”盛钰的声音十分纵容无奈,仿佛宋锦瑜只是个无故发脾气的小孩子。

    锦瑜咬着下唇,眼睛望向车窗。他们只是一窗之隔,可此时在锦瑜心中,却仿佛隔着一道天堑。她定了定神,毅然开口。“今日早些时候那些话,四公子便当没有听到。至于四公子所说之言,我也只当是未闻。盛钰……我们,不要再相见了。”

    终于,还是说出了口。

    盛钰真的有些动怒了,从小到大,他何曾这般软语哄过谁?哪怕自己的母亲,哪怕是梅夫人,他也从未这般。

    他是真的觉得这小姑娘值得他倾心相待。

    真的觉得她与时下那些做作的姑娘不同。

    他想,她值得。

    时隔不过半日,她竟然对他说,从此后不再相见……“锦瑜,这般绝情之语,你便轻易出口?”盛钰这一句质问,声音轻轻的,却让宋锦瑜心中陡然一滞。

    她握紧了双拳,终是回道。“明知无望,还是早早了断的好。盛四公子……望你一生安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