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你管这也叫金手指 > 第二十三章 海伍德的法术书

  即便化为冰雕、无法动弹,但眼魔仍试图用心智法术不断影响在场诸人试图扭转乾坤。
  然而遗憾的是,它面对的却是免疫心智法术、且对幻术与心智法术钻研极深的夏洛特。
  “省点力气吧。”夏洛特取出特制的魔法药水,在巨大的冰雕上绘制封印符文,“你知道这一切都毫无效果,不是吗?何必要白费力气垂死挣扎,不如乖乖做我的实验素材来的好。说不定未来史书上还会留下你的浓厚笔墨,某某眼魔为夏洛特.K.克莱德曼陛下开发的解析术作出了巨大的贡献,其为真理献身的热忱态度让人铭感五内!”
  夏洛特最后检查一遍封印,拍了拍巨大的冰雕,“瞧!你得到了名气,我得到了实惠,真是可喜可贺、可歌可泣!”
  督军之眼才不会觉得这是什么可喜可贺的好事!
  身为一个对死灵与咒法系钻研不浅的眼魔法师,它同样也收集过不少实验素材。它承认解剖别人、听着对方的哀嚎是件无上美事,但如果被解剖的对象是自己……
  那可就是惨绝人寰的悲剧了!
  “你这该死的法师,快点放开我!否则我的主人不会放过你的!”被彻底封印住的督军之眼只能用精神传递出虚弱的信息,不过哪怕是回荡在脑海里的声音,也能听出它的愤怒与恐惧。
  “呵,想不到自大的眼魔也会有主人。”夏洛特敷衍地耸耸肩,他注意到悬崖平台的深处有一个巨大的溶洞,看上去那就是督军之眼的寝宫。这个发现让他起了不小的兴趣,哪怕冰风堡财富颇多,但扫荡宝藏仍是人生一大快事。
  “随便吧,尽管让你家主人来找我。”夏洛特根本不把这威胁放在心上,除非这家伙的主人是根源王者或是强大神力的神明,否则难道还能大过他的后台?
  夏洛特想着,朝着广场上的希尔维亚眨了眨眼。冰湖公主愣怔了一下,很快就唇角微翘、回以一个淡淡的笑容。
  或许是意识到来硬的根本没用,督军之眼很快改变方式,套起了近乎,“法师!来自时之眼的法师!你可不能如此残忍啊!论源头算起,其实我们还是一家人啊!”
  已经快要走到洞穴查看战利品的泰克林突然停步,他回头瞅了瞅眼魔,又瞧了瞧夏洛特,拉渣胡须上下抖动,“原来你家祖上是眼魔啊,夏洛特兄弟。”
  “你除非是疯了,才会相信那眼魔的疯狂呢语。”夏洛特浅笑着回以威胁,“或许,你是想让你的矮人兄弟们永远躺在这冰冷的洞穴中。”
  泰克林嘟嘟囔囔地抱怨着,就像真正的友人般互相取笑,“所以我才说我讨厌法师!因为你们总能用平淡的方式威胁别人。不像我,能够依靠的只有我的双锤!”
  眼见两人越走越远,督军之眼彻底吓坏了,这一次,精神中传递出的信息无比慌张,“你既然是时之眼的法师,那你一定知道海伍德大人吧!他是你们头儿的老师,而我是他最忠实的奴仆!”
  海伍德!?
  夏洛特因这出人意料的信息而止步,他回头看向冰雕中的督军之眼,严肃地询问道,“你说你是海伍德的奴仆?有什么证据?”
  “证据!?”这可难住了督军之眼。
  虽然它所说的并非谎言,但老实说,它不过是海伍德偶然兴起时豢养过一段时间的宠物加奴隶罢了。说实话,现在海伍德还记不记得它这个奴仆的存在,那可真还是个未知数。
  “看来是在撒谎呢……很好,我会在实验中尽情地解剖你的!”夏洛特静等片刻,挥手打算将对方拉入自己的专属空间。
  “等等!我想起来了,法师!我有证据,我王宫内有一本主人留下的法术书,那足以证明我的身份!”
  “如果你骗了我,我想你应该知道你会有什么后果!”
  夏洛特停止施法动作,朝督军之眼狠狠威胁。
  然后他不再理会对方,紧跟在泰克林的身后走入了督军之眼那所谓的王宫。
  以人类的审美观来看,那真的称不上什么皇宫。说实话,哪怕是巨龙的巢穴也要比督军之眼的来得干净。
  夏洛特释放出光亮术,能够看到地面上残留着督军之眼身上渗下的浓稠粘液,最西边摆着一排书架,上面歪歪扭扭地摆着脏兮兮的书籍,看得出来,这家伙一定不是什么爱书人事。
  西边靠外的地方有一个法师的试验台,大概是因为督军之眼那巨大的体型的缘故,那试验台大的有点不像话,简直就像是萨瓦堡的就餐长桌一般夸张。试验台上还残留着一些生物的残骸,让夏洛特忍不住怀疑那也许真是督军之眼的餐桌。
  除此之外,东侧的堆满了各类的宝藏。璀璨夺目的钻石、珍珠、地底金币、附魔武器杂乱地堆成了一座小山,若不是地面上那股泛着酸气的脓液,这儿看上去可真像某个不修边幅的巨龙巢穴。
  北边又是一排储物架,那上面的东西大多是些施法材料。它们被杂乱地摆放着,秘银混在金钢铁中,罂粟花与叶阳草倒在一起。幸亏督军之眼修习了无材施法的特长,否则那家伙必定会在施法过程中把自己生生玩死。
  泰克林最感兴趣的无疑是那些亮闪闪的财宝,尽管按照约定,这其中的大半都将属于夏洛特,但哪怕是其中的一小部分,也足以让泰克林发个横财。
  可是一想到夏洛特的收益比他更大,这个本性中带着贪婪的矮人就觉得心如刀绞。
  而夏洛特首先关注的则是那些书架,他打心眼里不想去触碰那些泛黄褶皱的书籍,于是施展出方便的法师之手,让虚幻的大手帮他找寻想要的东西。
  很显然,督军之眼的藏书不可能比冰风堡更加丰富。这里面的书籍夏洛特全都看过,甚至不像这里摆着的书籍般,全都是些删节错漏的版本。
  但是所谓海伍德的法术书,夏洛特根本就没有找到。
  也许它在欺骗自己?但夏洛特很快就否定了这个猜测。
  时之眼与海伍德或许曾经有过辉煌灿烂的过去,但他们曾经的辉煌却早已迷失在那段被刻意遗忘的波澜纪元之中。错非是与二者相关的人士,现如今哪怕是传奇级别的法师也不一定了解海伍德与时之眼的存在,更遑论能清楚了解其中的关系。
  所以,督军之眼与海伍德一定存在什么联系。只不过,这段关系究竟有几分属实,那就不得而知了。
  夏洛特阖上双眼用精神感应这个过分宽阔的房间,整个过程持续了十来秒。然后,他快步走向那个恍若餐桌般的试验台,用法师之手掀开上面的残骸,取出一本脏兮兮的书籍。
  他用法术将书籍清洁一道,总算勉强达到能看到封皮的程度。那上面写着一排烫金的大字——论命运钱币的构想BY巫妖海伍德。
  翻开书籍匆匆一眼扫过,其中不少扉页出现了残缺的迹象,夏洛特忍不住青筋直冒、切齿咬牙。
  “这可真是个令人想要狠狠折磨一番的毁书眼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