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韩娱仲夏 > 第三十章 往坑
    两天后。

    韩国政府与韩国新世界能源集团的交易正式启动,在接下来的数个月里,将会有价值几十亿美元的能源通过新世界能源集团最后交到韩国政府手中。

    然后再通过韩国政府与各大财阀的分配,最终交与民众手中。

    这毕竟是一个繁琐的过程,但是没有人会怠慢,毕竟关乎几十亿美金和社会安定问题。

    至于夏哲,他只是最终排版,后面的那些程序他根本不用去管,如果按照一开始的规划他现在其实应该起身离开韩国了。

    但是呢,夏哲觉得,既然都快过年了,而现在韩国这里有金奶奶和金恩惠两个人,倒不如在这里先住一段时间,毕竟金奶奶在首尔的家人还没有找到呢。

    而且回去香港过年其实也是一个人,至于老管家,这又不是象电视电影里有个终身不娶的老头陪在身边,老管家连孙子都有了,他的儿子也都在夏哲的手下工作。

    过年了自然要放老管家的假让他们一家团聚了,最后回到家看着空空的房子,还不如留在韩国,至少还有金奶奶和金恩惠在。

    其实老管家也曾经让他到他们家一起过年,但是却被夏哲给拒绝了,毕竟过年么,人家一家子团聚,他自己跑过去干嘛?

    春节临近,韩国人也有过春节,但是没有中国人那种热烈的气氛,甚至才放几天假而已,不过他们对于春节各种礼仪,他们还是一丝不苟的遵循着。

    春节对于韩国人来说其实还是蛮重要的一个节日,毕竟是唯一一个放有三天假的节日,对于生活在中国的夏哲来说这点假真的是太少了,在他手下的那些集团或者公司,春节一般放假都有半个月的时间,而且还是带薪放假。

    而且虽然他的集团与各种公司遍布世界各地,但每个地方都是一样,所以那些西方世界的工人其实还是相当幸福的,圣诞节放假没多久就可以放假春节了。

    春节将近,以往在香港,到了这个时候铁定有一大堆送礼的人跑过来,而现在,却是一个人也没有,这种平静让夏哲特别享受。

    因为全球气候变暖的原因,这十来年天气都变得有些异常,比如这几年南方的冬天基本上穿个一两件不厚的衣服就能出去浪了,有时候浪完回家还有可能流着一身汗,至少夏哲在香港的时候是这样的。

    这可以算是他长这么大第一次在这么高纬度的地方过着春天,冬天的时候被他避过了,所以说实话北方的春天与冬天更加的分明,至少天气回暖了许多。

    而今天,算是难得的下了一场不大不小的雪,通过窗户,看着穿着一件粉红小棉袄的金恩惠包裹的严严实实的,在雪地里开心玩耍,夏哲轻轻一笑。

    下雪了,很多人都到了外面一边走着一边感受着白雪带来的美丽世界。

    街上,边伯贤一个人走着,脸色阴沉。

    就在刚才,他收到了一封威胁的电子邮件,说是能够让他身败名裂的东西存在。

    当时边伯贤就怒了,他本身就不是什么脾气好的人,所以就对着那个发电子邮件的人怒骂过去,可是接下来他收到了一张照片却让他害怕不已。

    他看仔细,却是发现年轻的时候跟着一群人出去浪的时候拍下的去夜店左拥右抱的照片。

    哪个人年少不轻狂一下,以往这些照片或许还能够在朋友面前装装比,可是如今他出道了,成为了爱豆,还是在韩国这个对爱豆言行举止都十分严格的国家,这些照片简直是致命伤害。

    边伯贤原本想要报警,但他怕事情暴露的更快,于是,他只能乖乖的被这些人威胁,为了拿回这些照片,边伯贤不得不自己亲自出手。

    因为包裹的严严实实的,边伯贤也不怕有什么粉丝围观过来,他按着那威胁他的人所给的地址,慢慢来到了一个酒吧。

    现在还是白天,酒吧里还没有什么人,一切都显得特别的安静,而在酒吧卡座上,一个身材魁梧的中年人抱着两个妹纸正在上下其手。

    边伯贤脸微微一沉,然后慢慢的走了过去,然后坐在了中年人的对面,然后直勾勾的看着他。

    “哟。这不是我们的大明星么?”那个中年人也注意到了边伯贤,看着他哈哈大笑着。

    边伯贤看了那两个女人一眼,然后如野兽一般低吼着:“朴老大!果然是你!是你给我设的局?”

    “哎呀,伯贤xi,你可不能这样冤枉我,你到外面打听打听,我朴老大最讲究什么?当时是信誉拉,两位小美人你们说是么?”

    “内内,朴老大最讲信誉了。”

    两个妹纸嘻嘻笑着说道。

    边伯贤见此还想说些什么,便被朴老大先打断了:“小子,你要记着!你当时和你那个大人来我这里玩的时候,我可没有要你们一分钱,当时为你庆祝入伙,当时你可还没有**豆吧?谁知道你居然辜负我的好意!最后还去做什么爱豆。”

    “我呢,本来也没有准备怎么样,当时昨天我不小心发现了这几张照片,哈哈哈,你猜怎么着,我这人最讲信誉!既然你有把柄在我这里,那你就要用钱把他赎回去,不然,哼哼,别怪我把他公之于众了。”

    边伯贤听完双眼变得赤红,可是却又无奈的躺在了沙发上,当年他也是一时新鲜,羡慕那些大哥们潇洒自由的生活,于是便在一个学长的鼓吹下准备加入,于是被拉到这里开心了好几次。

    后来被家人知道了胖揍一顿后乖乖的读书,到了后来加入傻帽,出道,一切顺顺利利,原本他已经忘记了这段记忆,可是谁知道,居然被拍了照片!

    他隐约还记得,他当时虽然没有参加什么过分的活动,但是也曾经在别人的撺掇下在酒吧用酒瓶把一个人砸脑震荡了。

    如果这种事让那些粉丝们知道了,边伯贤真的不知道他的爱豆生涯能否继续。

    “朴老大,究竟怎么样。才能把这些照片拿回来?”

    边伯贤冷冷的说道。

    PS

    坑边伯贤,第一弹!

    对于某些人,我也是无奈的,我写书我当然有考虑到那些因素了,这个你不用担心。

    还有,我说过,你爱看就看,不看可以走。咱们好聚好散,我也不一定要留着你,不稀罕,所以也别骂人ok?

    至于那些等不及报复的,那我只能说受不了就弃了吧,我的剧情设计好的,不可能因为一个不爽就改,那样我多累?

    算了不说了

    明天起,恢复每天一更。

    就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