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韩娱仲夏 > 第三十七章 游玩
    很快,两人便先后到达了乐天世界。
  
      在停车场停车以后,金恩惠一下车便拉着夏哲跑到金泰妍那里将她的手也牵住。
  
      夏哲和金泰妍对视了一眼,无奈的笑了笑。
  
      三个人慢慢的往乐天世界走去,走着,夏哲也有些感慨,若是没有金恩惠,或许他现在和这金泰妍也就是形同陌路,哪有可能像现在这样仿佛一家人手牵着手走着?
  
      所以说有的时候人与人的交际就是如此的奇妙。
  
      不过就算没有金恩惠,没有金泰妍,夏哲也无所谓,毕竟这么多年他一个人也习惯了,只是,他又觉得,这样感觉挺不错的。
  
      小恩惠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来到这样的地方,看着那些游乐设施眼,整个人都变得激动兴奋起来,牵着金泰妍和夏哲蹦蹦跳跳的,好不开心。
  
      夏哲对于这些游乐设施没有什么兴趣,他属于那种喜欢平平淡淡生活的人,像过山车,激流勇进这种他一般情况下敬谢不敏的。
  
      不过,既然小恩惠喜欢,他自然是舍命陪萝莉了,他只是不太喜欢这些刺激的东西,但是却不会害怕这些东西。
  
      金泰妍看着那些游乐设施,眼中也满是雀跃,因为要**豆,需要浪费许多私人的时间,而且每次放假也累的窝在家里,出来又要注意狗仔,所以说实话她也很久没有来到这种地方了。
  
      她虽然喜欢安静,但是有时候对这些刺激的东西也是有些向往的。
  
      一大一小两个女孩对于这些游乐设施都十分向往,夏哲也没有犹豫,买了票,然后开始一场疯狂的旅行。
  
      此时天空已经暗了下来,再加上下雪天气变冷许多人都戴口罩围围巾,所以金泰妍也是无所顾忌的玩着。
  
      在过山车上,在激流勇进时大声喊叫,把坐在后面的夏哲叫的十分无奈,心想不愧是唱歌的,高音如此了得。
  
      金泰妍似乎是想把一直压抑在心中的郁气统统甩掉,陪着金恩惠不停疯狂着,喊叫着,看的夏哲都有些另眼相看了。
  
      没想到金泰妍还有这一面,不过,也挺可爱的。
  
      小恩惠虽然坐着过山车之流觉得十分刺激,却也十分高兴,整个脸蛋红扑扑的,好不可爱。
  
      金泰妍感觉到夏哲正在看着她,似乎玩了一阵子莫名的有些熟悉了,便摸了摸自己的脸,有些奇怪的问道:“是我的脸上有什么东西么?”
  
      “不是,还是很漂亮。”夏哲笑了笑,心里有些无语,妹纸,你带了口罩谁知道你脸上有没有东西?“我只是觉得,今天似乎见到了一个不同的金泰妍,我以前以为你在综艺节目上都是演的,实际是个很安静的女孩。”
  
      金泰妍莫名感觉自己脸上有些温热,眼睛闪烁了一下,笑着说道:“综艺节目,为了综艺效果总是需要一些改变,我只是释放了一下自己的天性,但说到底,我还是喜欢安静的听歌,看书。今天也是难得疯狂。”
  
      “难得疯狂,我也好久没难得疯狂了。”夏哲闻言哈哈大笑,他觉得他和金泰妍一样,喜欢看书,喜欢一个人待着,但是向往自由无拘无束本来就是人的天性,零八年以后,他已经很少这样疯狂过了。
  
      “今年,我就陪你们好好疯狂一次吧!”
  
      金泰妍不清楚夏哲怎么突然变成这样样子,不过她还是笑了笑。
  
      三个放开了天性的人,彻底的在乐天世界游玩了一个遍,处处遍布着他们的笑声。
  
      夏哲除了必要的证件照以外他从来不拍照,也不会帮别人拍照,可是看着金泰妍和金恩惠在旋转木马上发出银铃一般的笑声,他拿出了手机,将这美好的一幕拍了下来。
  
      夏哲想唱一首歌来表达一下自己此刻的心情,却发现脑子里除了国歌根本没有听过几首歌,无奈的笑了笑,将手机收了回去。
  
      有的时候夏哲觉得自己就像个五十岁的老头一样,开始日薄西山,别问薄西山是谁,对什么都不感兴趣,就想一个人待着,有时候他又觉得自己还是二十几岁的人,喜欢开着跑车奔驰,喜欢玩电子游戏,喜欢各种运动。
  
      这种情况可以说做了人本身就是矛盾的存在,每个人都是,只是他比较显著罢了,但如果说难听点,他这就算是矫情。
  
      矫情不矫情他不清楚,但是,既然面对一种情况场景所需要的变换,那么,就这样面对吧!
  
      所以说,还是需要找个老婆,这都是单身将近五十年憋的!
  
      夏哲:“......”
  
      三人在乐天世界玩了许多的游乐设施,也走进过鬼屋里,对于神神鬼鬼,夏哲心中充满敬畏,但却不怕,要不然一个人独自生活那么久要是怕这个早自己怕死了,而且他也清楚鬼屋里都是假的,那就更不怕了。
  
      倒是金泰妍和金恩惠一路走过来不停尖叫着,紧紧抱着夏哲的手,被金恩惠抱着还是一说,被金泰妍抱着,夏哲却有些不习惯。
  
      不过他也懒得去拨掉,免得又让人说他矫情了。
  
      没错,老子就是很爽怎么滴?
  
      出了鬼屋,看着金恩惠,他忽然后悔让她进去了,金泰妍倒是还好,就是眼神有点飘。
  
      夏哲拿出手机,不知不觉已经到晚上十点了,不过乐天世界灯火通明,倒也无所谓几点。
  
      而且他的担心也是多此一举,小恩惠跟着奶奶流浪那么久,早就有一颗大心脏了,很快就把鬼屋的事情忘了,跑到广场上跟一群小孩子疯玩去了。
  
      金泰妍和夏哲坐在旁边的椅子上,安静的看着金恩惠疯玩着,偶尔也会聊上几句,不过两个人都是比较闷的人,再加上有新罗酒店那件事后,两个人说话做事都是特别小心。
  
      偶尔聊到金恩惠的事情,金泰妍也有些惊讶,她没有想到这么乖巧可爱活泼的小女孩居然是一个孤儿,而且还是跟着奶奶在首尔流浪那么久。
  
      经过一个晚上的相处,金泰妍对夏哲的感官算是彻彻底底的改变了。
  
      她在心里想,如果边伯贤能够这样子,该多好。
  
      如果能够这样子,或许她也不会这么久犹豫不决了。
  
      可惜边伯贤没有,而夏哲,却不是边伯贤。
  
      PS
  
      感谢【軒→燰】的打赏,这个名字让我好纠结,前后的符号根本找不到QAQ
  
      下次遇到这种,我就只能随便弄了。
  
      感谢【少年与梦1】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