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王者 > 002 那些事
    一定要给陈圆圆一点颜色瞧瞧,我想到个计划,把她拖进玉米地吓唬吓唬她,还不能让她认出我来,这样做有个好处,那就是别人不会想到是我,肯定会联想到前一段犯案的那个人。

    心里一旦有了这种念头,它就跟种子埋进土壤里一样会慢慢的生根发芽,我几乎每天晚上躺在床上都在琢磨我这个计划,比如我该怎么不被她认出是我来,如果她大叫怎么办?如果刚好有路人经过怎么办等等,总之我想了很多,也放弃过这个念头,但终于有一天下起了雨,我觉得这天气适合我的计划,我不想再等了。

    这天下午我给老师请假说家里有事没去上课,快放学的时候,我就穿着雨衣,带着我爸的墨镜出了门,早早的就藏在了路边的玉米地里,听着周围的下雨声,我心跳特别快,我也想过打退堂鼓,但一想起陈圆圆跟她爸那恶心的嘴脸,我就有种豁出去的气魄,我不管了,今天一定要收拾陈圆圆。

    约莫着时间差不多了,我见县城的方向上,有个人影出现了,看那粉色的自行车,可不就是陈圆圆吗,她当时也披着一件黄色的雨衣,特别显眼,我往路的两头看了看,并没其他人,真是天助我也。

    等人快到我跟前的时候,我感觉心都要从嗓子里跳出来了,我把墨镜戴上,准备上去动手,但发现墨镜戴上后光线太黑了,情急之下我把墨镜扔在了玉米地里,寻思上去从背后抱住她,反正她穿着雨衣呢,肯定看不见我是谁,不行我就用手捂住她眼睛。

    等她从我跟前路过后,我憋着一股子气,赶紧跳了出去,冲到她身后,直接从后面抱住了她,并用胳膊搂住了她的脖子,她立马跟发疯了的母猪一样叫唤挣扎起来,一直问我是谁,要干啥。

    我不敢说话,甚至都不敢喘气,就怕她认出我来。

    她的自行车也摔倒在旁边的地上,我本来想把她拖到玉米地里去,但发现并没我想象的那么简单,她的反抗很激烈,还咬我的胳膊,用脚往后面踹我,我此时慌张到极点了,之前想过很多对付她的法子,此时竟然全想不起来了,因为我的手当时搂着她呢,我寻思干脆使劲捏,捏疼她算了,想罢,我使劲捏了一下,她喊了一声疼后,我转身就跑,钻进玉米地之后,我没敢停留,使劲的跑。

    当时心里除了有一丝复仇后的快感外,更多的怕是惊慌害怕了,我最害怕的就是陈圆圆会不会猜出来是我?按理说不会,我也穿着雨衣呢,她的脑袋也一直没转过来,没可能看见我,而且我松开她后就钻进了玉米地,她怎么可能知道是我呢?

    我也没敢多想,怕她回去后黑狗熊去我家找我,毕竟他不知道我请假了,肯定要问我为啥没跟着陈圆圆一起回家,要是去了我家发现我不在,可能会怀疑我,想完,我拼了命的往家跑,回去后将雨衣跟沾满泥的鞋子藏了起来,唯一让我有点担心的就是,我的墨镜落在那了,不会被人发现吧?黑狗熊会不会报警?不会查到是我吧?

    果然,回来没片刻功夫,黑狗熊就来我家了,见到我后二话没说给了我一巴掌,他骂我道:“你他妈的,老子让你跟着她一起回家,你他妈跑哪去了?”

    我心里有点慌,装作无辜的样子给他说我今天下午没去上课请假了,他嘴里嘀嘀咕咕着,说没什么事请个JB假,说完他就走了,这让我有点惊讶,他怎么不跟我提陈圆圆的事?他到底有没有怀疑到我?

    不过仔细一琢磨,人家不提也有他的道理,那时候村里人思想都封建,这事要是传出去,别人指不定会怎么想,到头来对陈圆圆的名声不好,要是这样的话,起码黑狗熊他不会去报警,对我来说是好事一件,这天晚上睡觉的时候,我满脑子都是今天从后面抱住她的情景,那感觉又刺激又享受,我想如果她没穿雨衣,那抱着的感觉应该会更舒服。

    第二天一大早就有人敲我家的门,我一开门,见陈圆圆站在我家门口,当时给我吓坏了,心跳砰砰的,这是她头一次主动来我家找我,我很慌张,难道她发现是我搞的鬼了?我正要问她有事吗,她给我递过来一个塑料袋,里面装了一些水果,她说这是她爸让送过来的。

    她说话的态度跟以前相比也要好很多,我心里的石头也放下了,看来她并没怀疑我,之所以对我态度好点,怕是也意识到有个男同学一起回家要安全的多,明显她被吓怕了,而且我发现,她的眼睛肿了,应该是哭成这样的,不知道咋的,看着她这样子,我居然有点心疼。

    我接过水果后,她跟我说等下去她家里一趟,她爸找我有事,说着就走了,这句话让我心又提了起来,找我有啥事?莫不是怀疑我,现在给我送水果只是先打消我的顾虑?我要去了她家,肯定少不了一番死揍,虽然这个想法有点太勉强,但我确实很害怕。

    所幸的是我想太多了,去了陈圆圆家后,黑狗熊给了我一辆二手自行车,让我以后骑着自行车跟陈圆圆一起走,还给我一把弹簧刀让我装兜里,我自然明白他这是让我保护陈圆圆呢,但我装作不明白的问他:“给我刀子干啥呀?”

    他瞪了我一眼,不耐烦的说:“给你,你就拿着,废什么话,记住,从今天开始,你天天上下学都得跟着我家圆圆,要是再请假啥的,先跟我打招呼,知道不?如果再让我知道,你敢不等我家圆圆,哼哼!”

    我点点头说知道,心里不但不害怕了,反而有点高兴,打这之后,我每天都骑着自行车跟陈圆圆一起上下学,可能是玉米地的事给她产生了心理阴影,她不再像以前那么强势那么嫌弃我,反而有点依赖我,有时候我跟她离得比较远了,她还会提醒我近一点,尤其是走到玉米地的时候,她的神色就显得很慌张,偶尔还会主动跟我说话,估计她觉得说话可以壮胆。

    我那时候都觉得,我的春天来了,要是能一直这么跟她上下学,那日子实在太舒服了,只是我万万也想不到,恶梦很快就来临了。

    记得有一天放学,陈圆圆要打扫卫生,她给我说不用等她,让我先回家,我觉得挺纳闷的,以前她打扫卫生的时候,都是让我等的,怎么这次不让我等了,我也没问她为啥,而是在校门口等她,后来她出来的时候,居然旁边跟着一个男的,这男的是我们学校的,学习特别好,两人有说有笑的,我瞬间就明白了,怪不得不让我等她了,原来有人陪了。

    陈圆圆当时看见我了,她愣了下,并没有跟我打招呼,推出自己的自行车后跟那个男的走了,不知道为啥,我心里居然有种失落感,陈圆圆一向对男生特别冷,为啥对这个男的有说有笑的,难不成喜欢人家?

    我心里难受了一会后,打算自己回家,但是走到玉米地那的时候,觉得有点不妥,要是让黑狗熊知道我没有跟陈圆圆一起回,那他不得弄死我啊,所以干脆就在这等她,差不多有半个小时左右吧,突然我听见县城方向那边传来叫喊声,好像有人呼救,在仔细一听,这声音不是陈圆圆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