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王者 > 003 陈圆圆居然是这种人
    听到呼救声我扔下自行车就跑了过去,没跑两步就看到一个染着黄毛的青年拽着陈圆圆要往玉米地里拖,给陈圆圆吓得哇哇直叫,还有一个光头推着陈圆圆的自行车扔进了玉米地里,不过我没看到刚才和陈圆圆在一起的男生。
  
      两个男的脸上都戴着一次性口罩,看不清楚长什么样子,但是眼神特别的吓人,陈圆圆正一边挣扎一边骂,看到我跑过来,她立马趾高气昂的喊道:“赵成虎,他们不让我走,快点救我,要不然我就告诉我爸你和他们是一伙的。”
  
      我心里骂了句娘,到现在还这么牛逼,早知道就不应该过来,那么有本事你咋不让跟你一起回家那小子帮你,心里虽然这么想的,嘴上肯定不能说,我看了眼那两个男的,长得都比我高、比我装,有些心虚的问:你们要干啥?
  
      那黄毛一点都不害怕,骂了我句滚蛋,再多管闲事连你一块弄,还说陈圆圆的对象欠他们钱,今天必须得还钱。
  
      陈圆圆两手护在胸前皱着眉头说:“我不是何磊的对象,我警告你别碰我,我爸是村长,跟县城的派出所所长是朋友。”说话的时候她想要推开黄毛,不过她毕竟是个女生,怎么可能拗的过男人。
  
      “别以为我刚才没看见何磊骑车带着你,你都搂她腰了,还敢说不是他对象?”黄毛一把薅住陈圆圆的衣服骂了句要么把何磊找出来,要么就替何磊还钱。
  
      何磊是刚才跟陈圆圆一起回家的那个男生,在我们学校也算是个风雨人物,长得帅,学习也好,学校里有很多小姑娘都暗恋他,我没想到陈圆圆竟然跟他在搞对象,一时间心里有种特别失落的感觉,觉得自己特傻逼。
  
      陈圆圆这时候也知道自己惹上麻烦了,慌里慌张的解释说她真跟何磊没关系,何磊把她送到村口就走了,她也不知道何磊的家在哪住,见根本劝说不了黄毛,又朝着我大喊大叫起来:“赵成虎我肯定要告诉我爸,你看见别人欺负我都不管。”
  
      我一下子火了,骂了句爱JB告谁告谁吧,老子不管了,说完以后我扭头就走。
  
      然后听到陈圆圆大声喊叫“救命啊,抢劫了!”这个时候就听见那个黄毛直接狠狠的给了陈圆圆一巴掌,这巴掌打的真响,远远的听着我都感觉疼,不忍心回头又看了一眼。
  
      陈圆圆脸上出现一个很显眼的巴掌印,哭的更加厉害了,指着我骂:“孬种,等着吧,我一定告诉我爸。”本来瞧陈圆圆哭的那么伤心,我还有点不忍心,想着回村里喊人来帮忙。
  
      看她还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我冷笑着看向黄毛说:“大哥,她家可有钱了,她爸是我们村村长,家里有好几百万呢。”然后就拔腿往村里走。
  
      陈圆圆又骂了我很多难听话,我当作没有听见继续往前走,心想你爸这么厉害,何磊又是你对象,有本事让他们来救你啊,其实我之所以放心走,主要觉得不会出什么大事,那黄毛也说了,他们要找的人是何磊,估计吓唬吓唬陈圆圆就放了。
  
      刚好可以借黄毛的手好好的教训教训陈圆圆,让他知道我这个孬种对她到底好不好,快走到村口的时候,冷不丁我看见了黑狗熊,正背着手在跟人说话,吓得我又钻进了玉米地里,让黑狗熊又看到我没和陈圆圆一起回家,肯定得揍我。
  
      在玉米地里等了两三分钟,我探头看了眼,黑狗熊居然还在,就偷偷摸摸的返回了路口,想着陈圆圆估计也被教训完了,正好回去安慰安慰她,指不定小娘们一感动,就抱住我了,我看电视里都说这么演的。
  
      等我走到路口的时候,发现黄毛竟然还跟陈圆圆拉扯在一起,已经快把陈圆圆拖进玉米地里面,陈圆圆哭的不成样子,见到我又回来,央求的朝我叫:“成虎救救我吧,我以后再也不对你喊了,肯定对你好。”
  
      我顿时有些心软了,陈圆圆虽然平常蛮不讲理,但到底是个女孩子,而且被打了那么多耳光,整个脸都有些肿了,我心里再有气也散了,走到他们黄毛和光头身边恳求道:“大哥差不多算了,你们要找的人是何磊,难为一个女生干啥。”
  
      谁知道那个光头直接从口袋掏出一把刀子来凶狠的指向我吼道:“跪下!”
  
      看到他手里明晃晃的刀子,我立马怂了,赶忙摆摆手陪笑说,我就路过的,什么都没看见!然后老老实实的蹲到了地上。
  
      “成虎,救救我吧,我以后肯定报答你。”陈圆圆满脸是眼泪的朝我喊叫,我心里说出来什么感觉,是真有心思想帮她,可我特别害怕。
  
      陈圆圆哭的嗓子都哑了,估计是看求我没有用,又开始求那个黄毛说:我爸是村长,我家有钱,你们只要放了我,要多少钱我都让我爸给你们。
  
      黄毛一巴掌甩在陈圆圆的脸上,拿刀架在她脖子冷笑“少废话,老子现在不想要钱了,乖乖的跟我进玉米地里,不然我刮花你的脸!”
  
      “进玉米地干什么?”陈圆圆鼻涕一把眼泪一把的求饶,漂亮的小脸蛋上全是泥土,看着就让人心疼。
  
      “当然是干该干的事。”黄毛在陈圆圆的胸脯上抓了一把哈哈大笑,陈圆圆吓得捂着胸脯尖叫。
  
      我蹲在地上一句话没敢吭声,像是没听见一样依旧低着脑袋,余光看到陈圆圆被黄毛往玉米地里推,陈圆圆拼命的挣扎,看着我大声喊叫“成虎,快救救我,只要你救我,以后让我干什么都行。”
  
      “闭嘴!再逼逼一句,老子立马捅死你!自己滚进去!”黄毛又是一巴掌狠狠的抽在陈圆圆的脸上,然后跟光头很猥琐的说道:“老规矩,我先爽,待会喊你啊。”
  
      陈圆圆一边哭一边往玉米地里慢腾腾的走,还回头看了我一眼,望着她央求的眼神,我心里更不是滋味了,稍稍动了动身子。
  
      “看什么看!”光头一脚踹在我身上,把我给蹬倒在地。
  
      不一会儿就听到玉米地里传出衣服被撕扯的声音和陈圆圆撕心裂肺的求饶,我听到她说,她还是处,求黄毛放过她。
  
      黄毛好像又打了陈圆圆一巴掌,而且还捂住陈圆圆的嘴巴又往玉米地深处拖去,因为声音已经越来越远了。
  
      一想到陈圆圆还是个处,如果今天真被糟蹋了,那这辈子可就真毁了,黑狗熊要是知道这件事,肯定得扒了我的皮,我和我爸也别想在村里继续呆下去,我鼓足勇气看向旁边的光头说,哥我腿有点麻了,能不能站会儿?
  
      光头没理我,掏出一根烟叼在嘴里,左掏右摸的翻口袋,最后踢了我一脚,问我有没有打火机。
  
      我说有,就站起来掏口袋,其实是想找机会跑回村里叫人,突然摸到裤子口袋有个硬硬的东西,这才想起来之前黑狗熊给过我一把弹簧刀,我觉得特酷,就一直揣在身上。
  
      见我站在原地没动静,光头皱着眉头推了我一把问我找到没有,我心一横猛的掏出弹簧刀就捅在了他的肚子上,然后又一脚狠狠的蹬在他裤裆上,光头“呃”了一声捂着肚子开始在地上打滚。
  
      第一次捅人我心里紧张的要命,甚至刀都忘了从他肚子上拽出来,撒腿就往玉米地里跑,心里祈祷陈圆圆你可千万别出事啊,不然我真死定了。
  
      跑了十几步就看到陈圆圆躺在地上,那个黄毛上衣已经脱了,衣服和水果刀扔在旁边,他背后纹着一条龙,骑在陈圆圆的身上,好像正在解皮带,一边解一边很烦躁骂脏话,估计是解不开皮带。
  
      陈圆圆哭喊着挣扎,她的裤子已经被褪到脚跟前,两条雪白雪白的大长腿夹的特别紧,来回扭动着,看的我忍不住咽了口唾沫。
  
      我悄悄的又往前挪动了几步,咬住嘴唇不敢呼吸,左右看了看周边的地上有什么东西适合当武器,最后从地上搬起来一块锅盖大小的土坷垃,慢慢的走到黄毛的身后,黄毛可能听到声音,转过了脑袋,我照着他的脑袋就砸了下去,黄毛“哎哟”一声就摔到了旁边。
  
      我这才看清楚躺在地上的陈圆圆,她的上衣被扯坏了,只剩下件小吊带,卡通小内内若隐若现,白花花的大长腿并在一起,惊魂未定的脸上沾满了泥土,红扑扑的还有几条巴掌印。
  
      见我目不转睛的看她,陈圆圆红着脸赶忙将裤子提起来,然后又胡乱套上衣服,擦了擦脸上的眼泪。
  
      “别害怕,有我呢!”我抓住她的胳膊想要把她拉起来,其实也有坏心思是想占点小便宜,这个时候就看到她脸上的表情变了,我下意识的回头看了一眼,只见那个黄毛满脸是血的站了起来,手里握着水果刀。
  
      “快跑!”我抓起陈圆圆的小手刚准备跑,就被黄毛给踹在了腰上,然后整个人失去平衡摔了个狗吃屎。
  
      “老子弄死你!”那黄毛拿着水果刀就朝我扑了过来,想要爬起来已经来不及了,我慌忙拿脚踢他,猛的感到小腿肚子一凉,接着就是一阵钻心的疼痛,就看到他手里的水果刀插在我腿上。
  
      陈圆圆吓得尖叫一声,头也不回的跑出了玉米地,当时我的心就凉了,我拼尽全力来救她,可她居然把我给抛弃了,那种感觉不知道应该怎么表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