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王者 > 004 梦想就是咸鱼
    黄毛捅了我一刀还不算解气,抬腿照着我脑袋“咣咣”就是好几脚,踹的我眼前发黑,冒出来好多星星,感觉好像有什么东西流进了嘴里,粘糊糊的还有点咸,应该是鼻血。
  
      这个时候猛的听到小路上有人喊我名字,我拼尽全力的吼叫:“爸,我在这儿!”
  
      那个黄毛吓得拔腿就跑
  
      不一会儿,我爸抱着一根扁担冲进了玉米地里,当看到我这个样子的时候,他的眼睛都红了,一边问我怎么回事,一边把我抱起来。
  
      我什么都没说,趴在我爸的后背上哭了,心里觉得特别委屈,陈圆圆刚才逃跑的样子一直在我脑中回放,我怎么也想不到她是这种人,我救了她,可她竟然不管我
  
      我爸背着我刚从诊所回到家,黑狗熊就怒气冲冲的掐着腰踹开了我家大门,抓着我衣服领子上来就扇了我一个响亮的大耳光。
  
      我刚刚止住的鼻血又流了出来。
  
      “老子跟你拼了!”我爸从厨房里拿出来菜刀,朝着黑狗熊就劈了过去,黑狗熊吓了一跳,松开我就往外跑,一边跑一边放狠话“给我等着!”
  
      等黑狗熊逃远以后,我爸抱着我嚎啕大哭起来,说他没本事,保护不了我,他哭,我也跟着哭,不知道是因为挨了一巴掌还是觉得太委屈,明明救了陈圆圆还受到这样待遇。
  
      晚上的时候黑狗熊又来了,这次来的时候不是一个人,带着陈圆圆,提了两箱伊利牛奶。
  
      一进门就亲热的给我爸道歉,还说近期准备安排我爸到村委会帮忙记账,陈圆圆眼神复杂的看着我,声音特别小的问我“你没事吧?”
  
      我冷笑一声把脑袋转向了别处,其实经过一下午我也想明白了,这事不怪陈圆圆,任何女生碰上那种情况肯定都会跑,只是我心里好像还有个疙瘩似得解不开。
  
      见我不说话,陈圆圆又绕到我前面,还是声音很小的说了声“对不起!”她说对不起的时候声音有些颤抖,感觉好像又要哭,弄得我一瞬间就没脾气了。
  
      “行了,翻篇吧,别人要是不知道还以为我欺负了你似的,对了?你跟何磊啥关系?为啥那孙子看到你被人绑架都不管?”我朝着陈圆圆撇了撇嘴巴,说这话的时候我声音没敢太大,生怕旁边跟我爸说话的黑狗熊听见再削我。
  
      陈圆圆的小脸瞬间红了,支支吾吾的说她跟何磊没关系,何磊也不知道她被绑架了,只是把她送到了村口那条公路就走了,而且眼神有点复杂,声音很小的问我,今天的事情能不能不要告诉别人,特别是别让何磊知道,我没有吭声,心里有点嫉妒陈圆圆那么在乎何磊。
  
      见我不说话,她又着急的推了推我,问我能不能替她保密。
  
      她要不提这茬我还几乎都忘了,听她这么一说,我又想起来之前她躺在玉米地里,那抹粉色的小吊带,还有和两根铅笔似得的大白腿紧紧并在一起时候的样子,下意识的往她的胸脯瞄了两眼。
  
      陈圆圆立马觉察出来我鬼鬼祟祟的目光,红着脸往旁边侧了侧身子,她这么一侧身,我刚好可以从侧面更清楚的看到她的胸脯,恶作剧似的故意吞了两口唾沫,我压低声音说:“不告诉别人也行,除非你亲我”
  
      陈圆圆瞬间变了脸,又羞又气的哼了一声无赖,站起身就要走。
  
      “我想让你亲自来给我补课,怎么就无赖了?你想到哪去了?”我装作一脸懵懂的样子。
  
      陈圆圆本就红扑扑的小脸蛋瞬间红到了耳根子上,朝黑狗熊和我爸说了一句:“爸,赵叔我回家写作业了!”就逃也似的跑出了我家大门,看她一扭一扭的小屁股,我心里有种说不出的痛快。
  
      黑狗熊又跟我爸说了几句话也离开了。
  
      经过这件事以后,陈圆圆和黑狗熊对我和我爸的态度好了很多,因为小腿受伤了,我爸到学校给我请了一个月的长假在家修养,每天都是无聊的躺在床上看电视,每天最幸福的事情就是下午放学,陈圆圆会拿课堂笔记来给我看。
  
      其实对于我这样的成绩渣到吓人的学生来说,就算把考试答案给我,我也记不住,不过我很喜欢看陈圆圆给我补习功课时候的样子,那时候我就觉得这个女生是天底下最漂亮的美女。
  
      刚开始的时候陈圆圆还不太乐意跟我多说话,可是架不住我脸皮厚,总是没羞没臊的跟她搭讪,一来二去我们俩的话就渐渐多了起来,有时候我故意指着她鼻子问她去哪抹的黑,然后装着帮她擦,其实就是想趁机摸摸她的小脸蛋,不过每次都被她掐的眼泪掉出来。
  
      那时候特别流行星爷的《少林足球》,里面有句很经典的台词,“做人如果没有理想,跟咸鱼有什么区别。”陈圆圆就问我,你的梦想是什么?
  
      我说我没有梦想,就想以后多挣点钱,再也不让别人瞧不起。
  
      陈圆圆笑我,说我还不如条咸鱼,咸鱼都有可能翻身。
  
      我特别认真的问她,咸鱼翻身了不还是咸鱼么?她拿书砸了一下就跑走了。
  
      可能我这个人天生就皮糙肉厚,一个多礼拜就能下地了,迫不及待的推着黑狗熊送我的那辆二手自行车跟陈圆圆一起去学校,这次陈圆圆没有让我跟在她后面,而是有说有笑的跟我骑车并行,把我美的当天晚上差点没睡着。
  
      我和陈圆圆不在一个班,她在“快”班,都是些学习成绩比较好的尖子生,每次放学老师都会拖堂,所以下课铃一响我就跑到她们班门口吹口哨,有好几次还被她班的老师骂,陈圆圆也说过我好几次,让我去学校门口等她就行,每次她这么说我都会有点不高兴,板着脸不说话,好像已经完全把她当成了我对象。
  
      那段时间正好赶上村里改造电路,黑狗熊忙的不可开交,所以每天都给陈圆圆一些钱让她在学校附近吃午餐,为了能跟陈圆圆能多呆几分钟,我骗爸爸说学校交杂费,要了五十块钱和陈圆圆一起吃午饭,最不爽的是一个叫林小梦的女生每次吃饭都会跟陈圆圆一起。
  
      有时候我都怀疑林小梦和陈圆圆是不是同性恋,俩人不管干啥都在一起,就连下课上厕所都会搀着胳膊一起去。
  
      和陈圆圆不同,林小梦是个很泼辣的女生,我见过她和学校的很多混混在一起打情骂俏,家里也应该也属于挺有钱的那种,长的好看也会打扮,梳着个齐刘海,一笑露出两颗小虎牙很可爱,经常穿件紧身牛仔裤,看得人心里直痒痒,不过她看不起我,总是没事找我茬,我也不爱跟她多说话。
  
      有次我们三人一起吃饭,她们两人要的盖浇饭,我要了份炒饼,林小梦就笑话我抠门,还说和女生吃饭都不知道主动结账,活该一辈子打光棍、当**丝。
  
      我赌气说我们家穷,林小梦鼻孔昂的特别高,埋汰我家里穷还想泡圆圆,还是让你爸妈多挣点钱再说吧。
  
      我心里那点尊严再次被践踏,气急败坏的拍着桌子吼叫,老子没有妈!
  
      当时把林小梦给吓了一跳,她指着我鼻子骂我:“在他妈给我当个老子试试?”
  
      我一点没惯着她,吓唬她:“你再指老子一下试试!”
  
      “行,你有种!放学给我等着!”林小梦一口饭没吃,就跑出了饭店。
  
      陈圆圆埋怨我一点都没有风度,跟女生一般见识,也没吃两口饭就走了,我没理她们,依旧低头望嘴里扒拉炒饼,心里却烦躁的一逼,本来以为只是一件小插曲,然而我却没想到林小梦居然真的报复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