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王者 > 006 玩游戏的大白腿
    我爸这个人,我再了解不过,他胆子小甚至可以说有些懦弱,怎么可能贪污村里的钱?关于这点我无论如何也不敢相信,可是根本没有人听我解释,在他们的眼里我现在就是过街老鼠,不管谁看到我,都会吐唾沫骂我爸是贼。
  
      对于才刚刚满十四岁的我简直就是一场浩劫,整整一天我都躲在家里不敢出去,外面时不时会有人来砸门,往院子里扔砖头,窗户玻璃也被砸碎了好几块,除了抹鼻子掉眼泪,我什么都做不了。
  
      晚上九点多的时候,外面又有人拍门,我抱着脑袋藏在门后面小声的哽咽,“成虎,是我!”这次敲门的居然是黑狗熊,黑狗熊站在院墙外面喊:“孩子到我家吃饭吧。”
  
      我犹豫了很久,最后还是扛不住饥饿和恐惧跟着黑狗熊去了他家,黑狗熊老婆死的早,家里一共三个闺女,大闺女嫁到县城,二闺女在外地念大学,家里只有陈圆圆和他两个人,看黑狗熊领着我回家,原本正趴在桌上写作业的陈圆圆顿时间疑惑的看着我俩。
  
      黑狗熊也没多说什么,让我先坐会儿他去帮我热饭,等他离开以后,陈圆圆站起来问我:“看你爸平常挺老实的,没想到居然是那种人?我爸好心让他去村委会当会计,他居然偷公家的钱,还连累我爸也被免职了。真是活该啊!”她说话的语气充满了鄙夷,让本来就委屈的我瞬间有些急眼。
  
      “不是我爸做的!”我固执的解释,尽管我也知道根本解释不清楚,可是谁会愿意承认自己的亲爹是个贼呢。
  
      “那他为什么会跑?你爸就是个小偷,你也是个贼,我要把这件事告诉同学,让全校的人都知道。”陈圆圆冷笑着抱起书包就往她屋里走。
  
      “你放屁,你们全家才是贼,我爸没有偷东西”我一把拽住陈圆圆辩解,急的眼泪都掉了出来,不敢想象如果全校的学生都知道这件事情,以后我还怎么上学。
  
      “圆圆,不许乱说!”这个时候黑狗熊端着一碗饭走进了屋里,呵斥了陈圆圆一句。
  
      陈圆圆冷哼一声,推开我关上了她房间的门。
  
      黑狗熊把饭递给我:“成虎你别和圆圆一般见识,村里的钱不是你爸偷的。”
  
      我当时心里特别委屈,也很天真,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搂住黑狗熊的胳膊哀求:“陈叔那你拿大喇叭广播一下,说我爸不是贼,跟警察求求情吧。”
  
      黑狗熊叹了口气,摸了摸我脑袋什么也没说。
  
      我瞬间就愤怒了,将碗“啪”的一下摔到地上,指着黑狗熊骂:“肯定是你,是你害的我爸!”骂完以后我就往出跑,黑狗熊在后面边喊边追我,可他怎么可能撵得上我。
  
      我顺着村里的小路一直跑到了县城,东游西逛了好半天也不知道应该去哪,望着空荡荡的街道,有点害怕,最后看到一间网吧门口的招牌还亮着灯,就走了进去。
  
      以前过礼拜天的时候,我和同学也在网吧玩过,不过我手笨打字很慢,也不爱玩游戏,感觉里面乌烟瘴气的就再也没去过,可是现在我别无选择,村里的人恨不得打死我,刚才又得罪了黑狗熊,更不能回去了,一想到爸爸我又想哭。
  
      好在出来之前一直揣着我爸留给我的几百块钱和那张存款折,不用担心没有钱上网,听班上的同学说,网吧小痞子很多,所以进网吧之前我就把钱和存款折藏在了袜子里,只拿出来一张大票用来上网。
  
      这间网吧不算大,但是人很多,而且上网的都是一些跟我年龄差不多大或者稍微大一些的小孩,我从角落里开了一台机器,又要了一桶泡面,戴上耳机边看电影边吃泡面,惴惴不安的心情这才稍稍有些平静。
  
      我旁边坐了一个留着披肩发的女生在玩一种打枪类的游戏,看起来画面特别的逼真,开枪的时候子弹壳还会往外飞,所以我时不时的伸直脖子偷瞄两眼,那女生岁数应该比我稍微大一点,长得挺漂亮的,有点像“张柏芝”,嘴里歪叼着一烟,耳朵上还戴着个十字架的小耳钉,穿一条蓝色的牛仔短裤,两条白花花的大腿一抖一抖很有节奏感。
  
      每次被人打死她都会着急的摔键盘,然后很不雅观的骂上一句“我操!”或者“麻痹!”
  
      有一把她又被人爆头打死了,愤怒的差点摔了键盘,侧头看了我一眼,正好看到我正盯着她屏幕,就问了句:“你也玩CS啊?”
  
      我摇了摇头,赶忙转过来脑袋继续吸溜方便面,她好像骂了一句什么,没听清楚,即使听清楚了我也不敢吭声,等一会儿她不注意了,我又扭头开始看她打游戏,时不时还偷偷撇两眼她颤颤巍巍的大白腿,每次看都忍不住咽口唾沫。
  
      说实话这个女生打游戏的技术挺高的,基本上杀好几个人才会死一次,每次看到她被打的只剩下血皮,我从旁边都要跟着捏一把汗,在网吧的时间过的特别快,不知不觉中就已经到凌晨三点半了,这时从外面走进来三个流里流气的小青年,看架势应该都是喝了酒的,走起路来一摇三晃。
  
      其中一个小黄毛看到了我旁边的女生,拽了拽同伴,几个人淫笑的走了过来,我本来还想提醒那女生的,可是看到几个小混混已经走到我们跟前,就没敢出声,装作什么也不知道的样子继续电影。
  
      一个留着短头发,侧脸上有一条疤的青年直接坐在女生另外一边的椅子上,伸手“啪”的一下就拍在了那女生雪白的大腿上。
  
      女生吓了一跳,摘下耳机就摔到了键盘上,愤怒了骂了一句“操,干什么?”
  
      “菲菲,从电脑上玩狙多没意思?要不咱俩开个房,玩玩我这把大狙怎么样?”染着红色头发的青年猥琐的摸了摸自己裤裆贱笑道,旁边几个小混混全都哈哈大笑起来。
  
      “回家玩你妈去,滚蛋!”女生咒骂了红毛一句。
  
      “装什么逼,以前你哥在外面的时候,我不敢惹你,现在他进去了,你还给我狂?”脸上有疤的青年喷着唾沫骂道。
  
      另外一个烫着爆炸头的青年拍了拍我的肩膀冷声道:“兄弟,换台机器吧?”
  
      我忙不迭的站起身说好
  
      谁知道刚刚站起身子准备走,爆炸头一脚踹在我屁股上骂了句,生孩子呢,这么墨迹?我也没吭气继续往前走。
  
      刚走出去两三步,那个爆炸头拽住了我衣裳,贱笑道:兄弟借点钱花。
  
      我紧张的摇了摇头,说我没钱。
  
      那爆炸头上来就是一肘子捣在我胸口,指了指我刚才吃的泡面桶说,没钱还能吃得起桶面?说着话上来就要搜我身,我紧紧的捂着口袋不让他碰。
  
      爆炸头和小黄毛一左一右围住我,小黄毛拿指头戳我的脑袋,吓唬我是不是想死,我捂着口袋不敢说话,脸上有刀疤的青年站起来一巴掌甩在我脸上,很强硬的从我口袋把钱抢了出来,一脚踢在我肚子上说等会再收拾我,就又坐回女生的旁边纠缠起来。
  
      整个网吧的人几乎都仰着脸看向我们这个角落,我脸上火辣辣的疼,但是害怕他们会再打我,站在旁边没敢动,鼻子酸酸的,泪水在眼眶里不住的打转,猛然间我隔着裤子口袋摸到了黑狗熊给我的那把弹簧刀,犹豫了半天还是胆怯的放弃了。
  
      脸上有疤的青年特别牛逼的站起来指向网吧里的人骂道:“都他妈看瘠薄毛呢?谁想死就再看一眼试试。”所有上网的人清一色低下了脑袋,那青年得意洋洋的拽起女生想往起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