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王者 > 008 美丽的一夜
    她将披肩发扎起来,在屋里来回转了几圈后,从立柜里拿出来一条褥子铺到地上,红着脸说:“要不今晚你打个地铺吧?”
  
      我当时就有些不乐意了,斜眼指了指地铺问她:“你让我去地上睡?”
  
      “算了,我睡地上吧。谁让你是小弟弟呢,姐姐让你。”她捂着嘴巴笑了笑,很大大咧咧的盘腿坐在了地铺上,从口袋掏出来一盒两块五的“五朵金花”香烟,冲我晃了晃问道:“抽么?”
  
      我说不会,就很不客气的坐到了她床上,从我的角度刚好可以看到她两条大白腿,还有里面的黑色小短裤,她一边吞云吐雾的吸烟,一边玩世不恭的看向我:“我叫苏菲,你呢?”
  
      生怕她注意到我的目光,我故意咳嗽了两声,拿手在脸前摆了摆做出驱赶烟的样子,小声回答:“成虎,赵成虎”
  
      “成虎?哈哈好土的名字,不是有个成语叫三人成虎嘛,我就喊你小三儿吧!三儿,以后有事菲姐罩着你哈!放心,明天我就找我哥的朋友,好好教训刀疤一顿。”苏菲像个女土匪似的站起来,拍了拍我肩膀。
  
      “对了,你在哪念书啊?以前怎么没在畅想网吧见过你。”苏菲咬着烟嘴问我。
  
      我有点困了,打了个哈欠回答:“三中,我是第一次上通宵,没想到就碰上这种事。”
  
      苏菲老气横生的弹了弹烟灰笑着说:“原来是初中的小屁孩,怪不得那么小,不过你今天晚上挺爷们的,居然敢拿刀吓唬刀疤!”
  
      我撇了撇嘴巴没吭声,心说吓唬他算个蛋,老子前几天刚在玉米地里捅过人呢,说到“捅人”,我又想起了陈圆圆,心里不由一疼,我为了她那样,她居然跟何磊处对象,还冤枉我爸是小偷,想到这儿我心里生出一股报复的心理,看向苏菲讨好的笑:“要不我认你当干姐吧?”
  
      “笑的这么贱,肯定是有事求我。”苏菲豪爽的拍了拍胸脯:“行啊,看在你今天救了我一命的份上,有什么要求都能说。”她连衣裙里好像什么都没穿,拍胸脯的时候,真的有点“花枝乱颤”的感觉。
  
      “真的什么要求你都答应么?”我下意识的瞟了眼她的胸脯。
  
      “滚,我可是你姐。”苏菲的脸瞬间红了,在我后脑勺上轻轻拍了一下,她要不这么说,我还没往那头想,听她这么一说,我顿时忍不住咽了口唾沫。
  
      “姐,我们学校有个叫叫林小梦的女生特别贱,想跟我搞对象,我不答应,就找人打我,你能不能帮我报仇?”本来我是想让苏菲有时间到学校帮我收拾陈圆圆一顿的,可是最终还是没狠下心,把陈圆圆的名字改成了林小梦。
  
      “就你这熊样,还有人非跟你搞对象?”苏菲一脸的不相信,我那时候才十四岁,虽然长相遗传了我爸还算凑合,不过家里条件不好,所以又黑又瘦,头发还带点自然黄。
  
      被她轻视我有些不高兴,摆了摆手说算了。
  
      她哈哈一笑,把手搭在我肩膀上说:“哟,脾气还不小,明天姐给你报仇,放心吧姐一个人挑三个都没问题”
  
      “嘁”我晃了晃肩膀摆开她的手,刚想说忘了你刚才被刀疤欺负的哭鼻子的时候了,结果肚子很不争气的咕噜了两声,而且声音还有点大,瞬间就尴尬了。
  
      “饿了啊?等我一会儿,正好我也饿了。”苏菲光着脚丫从地铺上爬起来,把烟头塞进桌子上的易拉罐里,蹑手蹑脚的跑出房间,等了两三分钟见她还没回来,我站起身伸了个懒腰,冷不丁看到床上的被子底下压着件白色的小罩罩
  
      伸直脖子往门口看了一眼,见她没有回来,我快步跑过去把门关上,然后做贼心虚似的抓出来那条“小可爱”放到鼻子底下闻了闻,害怕让发现,又快速塞回被子底下。
  
      刚塞进去没一会儿,苏菲就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方便面放到书桌上,朝我微笑说:“尝尝我的手艺,专门给你荷包了个鸡蛋。”
  
      我点点头抓起筷子就往嘴里扒拉,她从旁边看了几秒钟说:“三儿,给我留一口啊,我也饿了。”
  
      我有点不好意思了,又吃了两口就把碗又推开她说:“你吃吧。”
  
      苏菲坐到我旁边,挑起几根面条放在嘴里说:“咱俩这也算间接亲嘴哈?喏来尝尝姐姐的荷包蛋。”她说着话夹起咬了一半的鸡蛋放到我嘴边。
  
      本来听她刚才的话我就有点害羞,加上她现在又做这么亲密的动作,一瞬间我的脸都烫了起来,往旁边挪了挪屁股。
  
      “咋了?嫌弃我啊?”苏菲看我愣着不张嘴催促道。
  
      其实我哪有半点嫌弃她的意思,只是觉得有点不好意思,她估计也没多想,直接把鸡蛋塞进我的嘴里,笑着说:“怕啥,就算真亲嘴也不会怀孕。”
  
      “那干啥会怀孕?”我声音小到自己都快听不见。
  
      “你想试试不?”苏菲放下筷子,大大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看向我,脑袋距离我也越来越近,嘴里呼出来的香气吹的我鼻子痒痒的,那一刻我觉得自己心都快要蹦出来了,不自觉的又往旁边挪了挪身子。
  
      “哈哈,小屁孩!就这点道行还想调戏姐姐?”苏菲突然哈哈一笑,端着碗就走出了房间。
  
      我抓了抓头皮没吭声,感觉心跳的实在太厉害,有种很奇怪的感觉,甜滋滋的还想小猫挠心一样痒痒的,苏菲长得很漂亮,大眼睛双眼皮,高鼻梁,一笑还有两颗小虎牙,一点都不比陈圆圆差,而且比起陈圆圆身材不知道要好多少倍,总之和她呆在一起感觉很舒服。
  
      很快苏菲就又回来了,问了我一句:“吃饱没?”我点了点头。
  
      她说,那就睡吧,就把屋里的灯给拉灭了。
  
      我沉默了几秒钟后,脱掉鞋也躺倒了床上,故意趁着屋里黑,心底感觉格外的刺激,那时候我还没意识到这是一种心理疾病。
  
      几分钟后,苏菲突然从地上坐起来,捏着鼻子说:“小三儿,你这脚也太他妈臭了吧,比我们学校门口卖的臭豆腐还味儿。”
  
      吓了我一跳,幸亏屋里黑,看不到我的脸色,我估计自己这会儿脸能红脖子粗。
  
      “要不你也到床上睡吧。”我心虚的小声说。
  
      “主要我怕你占我便宜,咯咯咯”苏菲发出银铃般的笑声,不过还是爬起来躺倒了我旁边,还故意拿身子拱了拱让我往里面躺一点,她身上热乎乎的,身子往里拱我的时候,胳膊正好跟我的胳膊摩挲在一起,又软又滑。
  
      我赶忙将两腿蜷起,侧着身子背对她,怕她会发现,单人床本来就有小,我蜷起身子我们两人显得更加拥挤,苏菲也把身体转过去,我们两人的后背顿时紧紧贴在一起,我不知道她热不热,反正我燥热的脑门就开始往外冒汗。
  
      几分钟后,苏菲稍稍动了动身体,舒服的我差点叫出来,她小声问我:“小三儿,你为什么不回家啊?”
  
      “不想回去。”我不想把我爸的事情告诉别人,可能是心中仅剩的那点虚荣心作祟,我从小就很不喜欢看别人怜悯的目光。
  
      她淡淡的哦了一声,就不再说话,沉寂了足足能有十多分钟,我听她那边发出轻微的鼾声,才敢稍稍动弹了下身体,本来我想要擦擦后背的汗水,谁知道不小心碰到了她屁股,苏菲的身体轻轻颤抖了一下,还“嗯”了一声,惊慌的往外又挪了挪了身体。
  
      她哼的这一声,让我感觉特别的兴奋,我故意动作幅度特别小的拿后背轻轻蹭她,她的呼吸声也变得越来越急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