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王者 > 009 晚上给我等好了 预祝所有高考学子,鸿运当头!
    我不知道苏菲睡没睡着,反正我基本上整晚都没怎么合眼,尤其是闻到她身上香喷喷的味道时候,我就更加的兴奋,总是故意装作翻身的样子,轻轻触碰她的后背和屁股。

    一直到天都快亮了,我才迷迷糊糊的开始打盹,结果刚刚闭上眼没一会儿,旁边的苏菲就坐了起来,使劲推了推我说,赶快起来,待会我妈就起床了,要是让她知道咱俩睡在一个床上,肯定报警!

    本来我困的正难受,听到报警俩字瞬间清醒,跟着她一起踮着脚尖往房间外面走,苏菲开大门的时候,我听到正房传出一个女人咳嗽的声音,几乎条件反射的蹿了出去。

    跑出去老远才想起来回头看看,苏菲站在门口捂着嘴巴坏笑,一蹦一跳走到我跟前,拿指头推了推我脑门说我胆小鬼,还让我等会儿,她回去换衣服。

    我点了点头蹲在胡同口等她,大概五六分钟她就从家里出来了,而且换了一种打扮风格,重新将头发披散开,上身穿了件白色的t恤,下身穿了条浅蓝色的牛仔裤,两条修长的大腿紧紧包裹在裤管里,小屁股也分外的翘挺。

    “怎么样,姐漂亮不?”苏菲原地转了了圈。

    “漂亮。”我诚心实意的点了点头,特意往苏菲的胸口瞄了两眼,发现她的胸脯好像比昨天大了一些,里面应该是穿了东西,就是不知道是不是我昨晚上摸过的那件,想到这儿我心里升出一种奇怪的惬意感。

    我们两人一前一后的走出她家这片儿,在路口苏菲说要送我去学校,我赶忙摆手说不用,最后我俩商量好晚上放学她到三中给我报仇,就在大路口分开了。

    等她走远以后,我赶忙跑进旁边的公共厕所里,想看看藏在袜子里的钱和存款折还在不在,昨晚上光顾着兴奋了,差点忘了最重要的事情。

    来回数了好几遍,确定一毛钱没少,我这才松了口气抽出来一张打算平常零花,又把剩下的钱塞进袜子里,刚走出去没几步,我就感觉肚子里咕噜噜的一阵涌动,有点想大便,从小卖店买了卷卫生纸返回厕所继续蹲坑。

    公共厕所的坑是连通的,一间一间隔开的那种。刚开始褪裤子从口袋掉了个五毛的硬币,我小小的心疼了一下,没办法,只好继续褪裤子。

    结果“咣当”又掉了个一块的,我正悲痛欲绝的时候,隔壁坑传来了一句:“妹的,你当这是许愿池啊!”

    我没吱声,肉疼的望着被越冲越远的两个钢镚儿,心里已经在滴血,三块钱都够我中午吃顿素炒饼了。

    解决完以后,我提上裤子往出走,隔壁正好也走出来个和我岁数差不多的小胖子,他用奇怪的眼神看了看我,又朝我咧嘴笑了笑问道:“你是刚才在茅坑许愿的那哥们吧?”

    那小胖子长得特喜庆的,又圆又大的肥脸,一笑起来,眼睛眯成一条线,脸上的肉堆得像“油团”,整个看起来跟年画上的“弥勒佛”似得。脸上的肉长满了,就往脖子下“溜”,脖子变得又粗又短。那脖子上的肉一层盖一层,就像叠叠的浪,身上穿件脏兮兮的海魂衫,撑得肚子紧绷绷的。

    “咳咳...”我尴尬的咳嗽了两声,往门外走。

    “哎卧槽,我想起来了,你是六班的赵成虎吧?前几天让何磊海k了一顿那小子,我亲眼看见的,你家也从这附近住啊?”小胖子一把拽住了我的胳膊,自来熟似得咧嘴笑:“我五班的,咱俩是同学!”

    “哦。”我瞅了他一眼,加快了脚步,这死胖子真心不会聊天,生怕别人不知道我被人打过一样,说的声音还特别大。

    “哥们,咱们一道去学校呗,你等等我...”死胖子赶忙撵上了我,通过他话唠似得絮絮叨叨,我知道这小子叫高文杰,也是三中的,跟我同级。

    我俩走到学校门口的时候看到何磊和好几个男生站在学校门口聊天,高文杰立马跟耗子看见猫一样,装作不认识我一路小跑进校园。

    我也没**何磊,自顾自从学校门口买了一杯豆浆往里走,虽然被他们揍过一顿,可我一点都不害怕何磊,我这个人虽然没什么本事,可打架之类的真没怕过谁。

    我捧着豆浆往学校里走,这个时候陈圆圆刚好也骑车来到学校门口,何磊跟那几个男生就嬉皮笑脸的迎了上去,何磊帮着陈圆圆推自行车,几个男生从旁边起哄“磊嫂,磊嫂...”的叫。

    陈圆圆眼神复杂的看了我一眼,然后红着脸跟何磊他们一起走向了停车棚,临走的时候,何磊挑衅的朝我吐了口吐沫,看他俩恩恩爱爱的模样,我心里说不出来的难受,气的把喝到一半的豆浆摔在地上。

    我刚走出去没两步,后面就有个人拽我衣裳,我回头看去,只见是林小梦一手拿着扫帚,一手拽我骂:“赵成虎,你什么意思?明知道我打扫卫生,还故意往地上扔垃圾找茬?”

    “我扔自己的东西关你啥事?”我没搭理她,继续往前走,比起来何磊,我其实更烦林小梦,这娘们简直就是事逼转世,不管我干什么,都看我不顺眼。

    “你把垃圾给我捡起来再走!”林小梦不依不饶的又从后面拽住我衣裳。

    我回头看了眼林小梦冷笑说:“你是不是暗恋我啊,一直拽着我不放?”

    “有娘生没爹教,就这个逼样还想追圆圆,也不撒泡尿照照...”林小梦使劲推了我一下。

    我当时就火了,指着她鼻子骂道:“你再他妈给我说一遍?”

    我俩吵架的地方正是学校的大门口,现在又是上学的高峰期,进进出出的都是学生,不一会儿我们周围就围了好多人,看到旁边人挺多,林小梦反而更牛逼了,指着我鼻子声音特别大的说:“有娘生没爹教,有娘生没爹教,有娘生没爹教,我说了三遍怎么样?”

    “去你妈的!”我一点没惯着她,抬手就扇了这个**一巴掌,林小梦捂着脸“哇”的一声坐在地上哭了起来,周围的学生也全对我指指点点。

    其实打完以后我就后悔了,倒不是听见她哭觉得有多心疼,主要是从学校大门口,被那么多人看见,我估计学校肯定又得处理我了。

    果不其然,刚回到教室没多一会儿,我就被班主任叫到了政教处,林小梦捂着脸坐在政教处里哭哭啼啼,看到她脸上的红印,我心里骂了句“活该”。

    政教处的主任黑着一张脸坐在办公桌后面喝茶水,因为他姓张,而且打人特别狠,所以学生们都私下叫他张阎王。

    张阎王放下茶杯走到我跟前,问我为什么打同学?

    我指了指林小梦说,谁让她嘴欠骂我的!张阎王气的拍了下桌子,朝我吼道:“她骂你,你就打她?”

    我一听,不对劲,这张阎王根本不讲理,完全偏向林小梦,我这是要吃亏的节奏,想了想后鼓足勇气指着他鼻子骂了句:“有娘生,没爹教!”

    政教处主任楞了,办公室里的其他老师也全楞了,张阎王喷着唾沫拽住我肩膀吼:“你他妈再给我说一遍!”

    “有娘生,没爹教!”我又说了一遍。

    张阎王对着我上去就两巴掌,我捂着脸委屈的说“我才骂了你一句,你就打我,她刚才骂了我三遍呢!”

    最后张阎王也没说出个所以然,踹了我一脚,让我回去写份五百字的检查,我心说“写你奶奶个腿”,就走出了政教处,临出门的时候,我又回头瞪了眼还在哭撇撇的林小梦,心里坏坏的想着,绿茶婊晚上放学给我等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