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王者 > 010 贱人就是矫情
    回到教室,已经是第二节下课了,班里的学生全都在操场上做广播体操,空荡荡的教室只有我一个人,我趴在窗户口看底下那群傻狍子蹦蹦跳跳,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暗爽。
  
      不多会儿做完操各班都解散了,校园顿时变的热闹起来,我趁机从教室里溜出来,跑到操场角落的洗手池旁,对着水龙头灌了两口自来水,实在是饿的不行了,从昨天到现在一共就吃了一桶半方便面外加半个荷包蛋,我有点后悔早上不该那么任性,把好好的一杯豆浆摔在地上。
  
      学校里倒是有个小卖部,可我不太敢去买零食,一些初三的混混经常从小卖部门口晃荡,“财不露白”的道理我还是懂得,想想再忍两节课就放学了,我又灌了几口凉水充饥。
  
      洗了把脸准备会教室,刚刚走到我们初二的楼梯口,就看到陈圆圆怒气冲冲的领着林小梦站在我们班门口。
  
      看到我以后,陈圆圆立马像只护犊子的老母鸡似得,拉着林小梦就走了过来“赵成虎你什么意思?”
  
      我瞟了她一眼,又看了看旁边的林小梦说了句没意思,就绕开她俩继续往教室走。
  
      估计是觉得有陈圆圆帮着撑腰,林小梦又牛逼起来,冷哼一声说:“不要脸,一个大男人打女生算什么本事!怪不得你爸贪污了公家钱逃跑,原来这种不要脸的精神是遗传的!”
  
      这句话瞬间惹怒了我,本来我已经走出去两三步,听到她的话又转过了身子,指着林小梦骂了句:“再逼逼,信不信我还抽你!”
  
      林小梦多少有点怕我,半个身子躲在了陈圆圆身后还犟嘴:“赵成虎,你别狂!有本事放学等着!”
  
      我虽然嘴上虽然是骂林小梦,可却是看着陈圆圆说的,我爸的事情学校除了她以外根本没人知道,林小梦能说出口,肯定是陈圆圆告诉的,那一刻我是真寒了心,朝着陈圆圆竖起大拇指冷笑:“你真行!”
  
      陈圆圆有些内疚的看了我一眼,拽着林小梦扭头就走,那一刻我心里像被刀子捅了两下一样难受,回到教室趴在桌子上,特别的想哭。
  
      猛然间我想起来我妈刚跟人跑了的时候,我爸有次喝醉酒了,搂着我大声边哭边嚷嚷“女人都是贱人”的话,我从文具盒里拿出个圆规打算在桌子上刻下“别犯贱”三个字,提醒自己以后再也不到陈圆圆面前犯贱。
  
      刚刻下个“别”字,我同桌就骂了句“有病吧?一直晃什么桌子?”惹得老师一个劲往我们这边看,弄得我没办法继续下去。
  
      我同桌是个长相一般的女生,留着个半长不长的学生头,身材干瘪,一点女人味都没有,而且嘴巴特别臭,总爱打我小报告,不过学习很好,老师也待见,怕她告我状,我没敢继续往下刻,干脆趴在桌子上睡起了觉。
  
      昨昨晚上只顾着兴奋了,几乎没怎么合眼,趴下没一会儿我就睡着了,睡的正舒服的时候,我同桌靠了靠胳膊说门口有人找我,看她幸灾乐祸的表情,我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事。
  
      我擦了擦嘴边的口水往教室门口看去,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下课了。
  
      看到何磊和几个别的班的男生站在我们班门口朝我勾手指。
  
      本来没想搭理他们,何磊和那几个男生一个劲从门口吹口哨叫唤,我们班的同学全都看我,显得我好像害怕他似得,我随手拿起英语书卷成个圆棍子就走了出去。
  
      “干啥?”我看向何磊问道,上次的事情还没跟他算账,狗日的今天如果再敢碰我一指头,哪怕是被开除,我也肯定跟他死磕到底。
  
      何磊好像得了癫痫似得,两手抱在胸前,一抖一抖,嘚瑟的不行,他旁边有个长得黑不溜秋的小矮子,上来推了我胸脯一把,问我为啥打林小梦。
  
      这个小矮子我认识,叫张兵,是我们隔壁五班的刺头,本来出来的时候,我其实已经打定主意跟何磊拼个鱼死网破,可是等真正碰面,看他们五六个人,我心里又有点打鼓,所以张兵推我的时候,我没敢吱声。
  
      见我犯怂,何磊更狂了,拿指头戳了纯指我脑门说:“你知不知道小梦是我干妹妹?”
  
      我一把推开何磊:“别特么碰我!”
  
      何磊估计也没想到我居然敢反抗,楞了下神儿,骂了句:“操,去你妈的!”然后一巴掌甩在我的脸上。
  
      接着那几个混混就一哄而上薅拽住我的衣裳想把我往楼道里拽,我也急眼了,攥着“书棍”就往何磊的脑袋上砸,不过没砸两下“书棍”就折了,其他人都跟疯了一样使劲推我、踹我,我也不管不顾了,死死的攥着何磊的衣服领子。
  
      推搡中,我脚心没站稳摔倒在地上,不过两手依旧死死的揪住何磊的衣服不松手,把他也给带倒了,五六双脚同时跺在我身上,差点把我给踩岔气,当时我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骑马似得趴在何磊的身上,照着狗日的脸就怼了一拳头。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听到一个女人喊叫:“你们是哪个班的?为什么打架?”踹我的那几个小混混瞬间一溜烟全跑了。
  
      我当时真是打红眼了,骑在何磊的身上,两只手死死的掐住他的脖子叫骂:“草泥马,你不是牛逼么?”
  
      “赵城虎,快松手!”眼看何磊已经开始翻白眼,我仍旧死死的卡着他脖子,刚才喊叫的那个女人使劲掰开我的手指头。
  
      我这才“呼呼”喘着粗气从地上爬起来,一脚狠狠的跺在何磊的脸上,何磊捂着鼻子“嗷”的叫了一声,我刚准备再给他补两脚,就被女人奋力给拽住了。
  
      何磊趁着这个时间,从地上爬起来拔腿就蹿,这个时候我才注意到,刚才拦架的女人是我们班英语老师。
  
      此刻教室门口围满了学生,英语老师骂了一句“看什么看,都回教室上课去!”这群看热闹的人才纷纷散去。
  
      “赵成虎,到底是怎么回事?”英语老师拽着我胳膊问道。
  
      “没事!”我捂着被打出血的鼻子,朝厕所旁边的水龙头走去,英语老师不是班主任,平常也挺好说话,所以我也不怕她。
  
      我凑在水龙头底下洗脸,英语老师就从我旁边站着,等我洗完以后她递给我几张卫生纸问我,有没有事,需不需告诉我们班主任。
  
      我不耐烦的摇了摇头说不用,反正告诉班主任也白扯,上次何磊他们打我,班主任还嘲讽我,恶人先告状,说什么为什么不打别人只打你,遇到事情先从自己身上找原因。
  
      英语老师叫王薇,今年才刚刚大学毕业,年轻漂亮,尤其是身材特别好,我们私下里都叫她19姐,见我鼻子还在不停的流血,19姐非要带着我去校诊所。
  
      我不耐烦的说了句,19姐你烦不烦啊?
  
      她有些懵了,问我为什么叫她19姐?
  
      我反问她:“19的英语怎么读?”说话的时候,我还故意扫了眼她的胸脯。
  
      她愣了一下,满头雾水的回了句“念neen啊?”,紧接着脸就红了,瞪了我一眼,快步朝教学楼跑去。
  
      望着她紧绷绷的小屁股,我咽了口吐沫小声心里坏坏的想着,还真是够奶挺的,其实屁股也蛮挺的
  
      结果我的鼻子又往外流出了血。
  
      从水龙头旁边洗干净脸,我也没继续回教室,又让狗日的何磊打了我一顿,实在怪丢人的,正好有个班在上体育课,我就跑到了篮球场,一边跟人搭伙打篮球,一边琢磨接下来应该怎么办。
  
      苏菲晚上才能来学校给我撑场面,还有一下午的课,万一何磊再找我麻烦怎么办?得想个法子提前报仇,最后是连**林小梦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