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王者 > 011 惹祸了
    本来还想跟人搭伙打会儿篮球的,结果人家已经开局了,所以我干脆蹲在旁边看起了热闹,周围还有不少女生装的在聊天,实际上是偷摸打量球场上那些挥汗如雨的男生。
  
      这个年纪正是情窦初开的时候,女生要么喜欢那种坏坏的小混混,要么就喜欢打球好的阳光男孩,如果两样都沾边,那在学校绝逼是校草级别的帅比,比如那个傻**何磊。
  
      一想到何磊,我就恨的牙痒痒,一定要报仇,不然他肯定还会变本加得欺负我,我正琢磨应该怎么办的时候,肩膀猛不丁被人拍了一下,吓了一大跳,我还以为逃课让班主任给抓到了,赶忙抬头看。
  
      仰头就见到一张肥嘟嘟的大脸冲我憨笑说:“大成子,你们班也体育课啊?不对这节好像只有我们一个班上体育课吧,你小子翘课啊?”这个家伙不是别人,正是今天早上我在厕所碰上的那个死胖子,我记得他好像叫高文杰。
  
      这逗比可能天生嗓门就大,一句话说的周围的人全都朝我看过来,我无语的瞪了他一眼,拔腿就往厕所走,主要也没别的地方去,我们学校很小,操场和校园连在一起,操场旁边就是教学楼和老师们的办公楼,政教处主任经常站在办公楼的窗户口偷窥,看有没有翘课的学生。
  
      我往厕所走,那死胖子像屁虫一样撵在我身后,絮絮叨叨的问我,是不是又打算去茅坑许愿。
  
      走进厕所,我不耐烦的骂了他一句,你有病吧?老跟着我干啥?
  
      他也不生气,讨好似的的从口袋掏出一包五块钱的“红河”烟冲我扬了扬说:“上节课我看见你又被何磊他们给打了,要不然咱俩联手报仇吧?”
  
      “就你?”我鄙视的看了他一眼,早上往学校走的时候,他看见何磊比看见爸爸还害怕,打死我也不相信他敢给何磊闹别扭。
  
      看我不相信,他有些着急了,拽着我胳膊急赤白脸的解释说他原来跟何磊是一个小学的,何磊那时候就老欺负他,后来上初中以后稍微好点,不过每个礼拜都会给他要钱。
  
      我想了想后说算了,我没打算报仇,然后就不再理他,随便找了间厕所蹲进去,打算熬到放学。
  
      看我不搭理他,高文杰从厕所站了一会儿就出去了。
  
      因为我妈跟人跑了,我和我爸在村里没少受人冷嘲热讽,从小我就养成了自尊心强可是又有点自卑的矛盾性格,一般有啥事我都喜欢自己扛,所以一直也没什么朋友,在班上更是属于半透明的那种角色。
  
      刚才高文杰提议联手的时候,我其实有点动心,可是转念又一想这家伙长得人高马大,差不多一米七多高,能让瘦的跟个猴似的何磊天天欺负,就知道是有多窝囊,跟这样的怂包联手,还不如我单干。
  
      一直等到放学铃响了,我也没想到有什么好办法对付何磊,打算走一步看一步,从厕所出来就直接出了校门,我们学校正对一条街,周边有几家小饭店和一个小卖部,我走进小卖部买了袋干脆面,躲在皮门帘背后往学校门口看。
  
      不大一会儿我就看见陈圆圆和林小梦从学校里走出来,两人站在大门口左顾右盼等了几分钟,何磊领着五六个男生也有说有笑的出来了,刚才打的我的那几个混蛋都在里面,然后他们就一起走进旁边的小饭店。
  
      我小声骂了句**,也不知道是说陈圆圆还是我自己,以前放学回家或者去吃饭,从来都是我在门口等陈圆圆,她一次都没有等过我,没想到现在跟何磊处对象了,情况立马翻过来,这让我心里特别的不爽。
  
      等何磊他们全都走进饭店,我打定主意从小卖部里出来,找了块砖头躲进饭店背后的一条小胡同里面耐心等待起来,学校周围的这几家饭馆内部都没有厕所,所以这条小胡同就成了很多男生方便的地方。
  
      我打算躲在胡同里,等待何磊一伙人落单进来撒尿的时候,狠狠的偷袭一把。
  
      整条小胡同里一股子尿骚气,站一会儿都觉得辣眼,最痛苦的事为了不被发现,每次有人进来尿尿,我都得故意背转身子掏出家伙装样,等了差不多快要二十分钟,始终没碰上何磊那群人出来,我正寻思要不要放弃的时候,一个长得挺像张兵的小矮子吹着口哨就走进了胡同里。
  
      我赶忙背过去身子装作撒尿,然后拿余光偷偷瞄了眼那小矮子确认,没错!就是跟何磊一伙的张兵,今天上午揍我的人里就有他,他还推了我两下,张兵压根就没往胡同里看,背对着墙根就开始放水,趁着他没注意,我深呼吸两口,咬着嘴皮就走了过去。
  
      路过他身边的时候,张兵已经尿完了,正低着头系皮带,我猛地掏出藏在怀里的砖头,骂了句“卧尼玛得!”照着张兵的后脑勺就狠狠的拍了下去。
  
      他根本没有反应过来,就让我一砖呼倒在地上,而且还是脸先着的地,趴在自己尿的那一摊上晕了过去,后脑勺上破了个口子,鲜血瞬间流了出来
  
      看到出血了,我顿时有点慌神,丢下砖头就跑出了胡同,一股劲蹿进学校的篮球场上,我的心还在“噗通噗通”的狂跳,每天中午球场都有人打球,所以我坐在旁边也不会太显眼。
  
      我浑身剧烈的打着哆嗦,不知道是害怕还是怎么,反正越想越后怕,当时只顾着报仇没想那么多,此刻我是真有点后悔了,生怕刚才那一砖会呼死张兵,如果张兵真死了,我肯定会被枪毙,想着想着我差点哭出来。
  
      猛然间我想起刚才拍张兵的砖头好像被我丢在胡同里了,上面还有我指纹,糟了!也不知道警察会不会顺藤摸瓜找到我,现在想想当时的自己确实有点可笑,可那时候不懂啊,看过几部警匪片,总觉得警察是无所不能的。
  
      可让我再回去拿砖头,我又不敢,惴惴不安的一直熬到了下午上课,我才百般不情愿的走进教室,可能就是做贼心虚吧,走进教室里,我感觉每个同学看我的眼神都怪怪的,好像大家都知道我做过什么事情。
  
      我同桌嫌弃的坐直身子给我让开道,生怕我会碰到她一样,事逼的模样看着就让人心烦,如果是平常我肯定贬低她两句,不过我今天实在没心气,也没理她,直接趴到了桌子上,刚趴下没两分钟,她就拿圆规扎了我一下,指着课桌中间的“三八线”,说我“超过道儿”了,我一下子火了,骂了句脑残吧。
  
      她得意洋洋的拿圆规在“三八线”上又描了一遍,还说过界就扎我。
  
      我小声骂了句傻逼,往旁边挪了挪凳子,转过去脑袋趴到了桌子上,整整一下午我都有些精神恍惚,一直在想被我拍了一砖的张兵到底怎么样了,上课只要一听到有人敲门,我就紧张的看是不是警察,下课也不敢出去,生怕会遇上何磊他们。
  
      好不容易等到了下午放学,虽然警察没来找我,可我还是害怕,等班上的同学都走光了,我才慢腾腾的磨蹭出去,走到学校门口,我看到五六个骑着摩托车的外校青年牛逼哄哄的在抽烟,而且聊天的声音还特别大,害怕会被找麻烦,我也没敢多看,低着脑袋往旁边走。
  
      就在这个时候,我听到一个女的喊了声“小三儿!”声音还挺熟悉的,就扬起脸朝那伙校外青年看去,结果看到了苏菲,这才想起来苏菲答应过,晚上来帮我报仇,结果出了张兵的事,我给忘了这茬。
  
      苏菲还是早上出门的那身打扮,小白体恤、紧身裤,嘴里嚼着个口香糖,靠在一辆摩托车旁朝我招手:“快过来”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