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王者 > 014 酒壮怂人胆
    不知道谁喊了句“警察来了”何磊和这帮混混全都一溜烟跑了,林小梦和陈圆圆也跟着他们一起跑。
  
      我坐在地上捂着脑袋,好半天才缓过来劲儿,脑袋晕乎乎的,鼻子被打出了血,糊的满脸都是,胳膊和衣服上全是脚印,肚子和后背也有点难受。
  
      挨顿打倒没啥,主要我觉得太埋汰了,从学校大门口被人揍不说,其中还有林小梦和好几个女生,不用想也知道我明天肯定又成了学校的知名人物。
  
      猛不丁我想起来刚才是因为有人喊了句“警察来了”我才得救的,抬起头来回寻找起来,周围全是我们学校的学生,好多人捂着嘴一边都偷笑一边窃窃私语,全都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也没看出来刚才那一嗓子到底是谁喊的。
  
      见到没什么热闹可看了,旁边的人也慢慢散去,我从地上爬起来,拍了拍身上的泥土和脚印,吐了口带血的唾沫返身往校园里走,走到水龙头跟前,一边洗脸一边想刚才的事情。
  
      其实我一点都不觉得丢人,刚才起码有十几个人打我,可我没怯场,该还手还手,就是结局惨了点。
  
      洗干净脸,我正寻思到底是去网吧过夜,还是回村里的时候,身后猛地伸出一只胖乎乎的手,手里还攥着一团卫生纸,给我吓了一跳,我回头看去,只见是那个叫高文杰的死胖子憨笑的问我:没事吧?
  
      刚挨完打,我心情本来就不好,再被他这一折腾,火气瞬间就上来了,瞪着眼骂了他句,傻逼吧你,人吓人,吓死人,你知不知道?
  
      高文杰稍稍愣了下,有点委屈的说:我没别的意思,就是看你挨打了,帮你拿点纸!
  
      听他的声音感觉跟刚才喊“警察来了”那个人有点像,我就问了句,刚才是你喊的不?
  
      高文杰心虚似的缩了缩脖子,来回看了半天,确定周围没有人,才快速点了点脑袋,然后还不放心的小声说了句,你千万不要告诉别人,要不然何磊肯定揍我。
  
      我笑骂了句,瞅你那个窝囊样子吧,他打你,你不会打他啊!其实说这话的时候,我心里还是稍微有点小感动的。
  
      接过他手里的卫生纸,我在脸上胡乱蹭了一把,感觉卫生纸一股臭烘烘的味道,就皱着眉头问他:“你从哪弄得纸?”
  
      高文杰眯着两只跟绿豆似的小眼睛,指了指旁边的厕所说:“厕所捡的,你放心肯定没人用过。”
  
      “滚你大爷的!”我一脚踹在高文杰的屁股上。
  
      经过这么一闹腾,我跟高文杰的关系近了很多,我问他晚上去不去网吧通宵,他摇了摇头说,他家就有电脑,想玩什么去他家玩就好,他爸妈都不在家。
  
      零几年那会儿,电脑和手机可不像今天这么普及,那时候谁家要是有电脑绝逼都是有钱户,通讯工具基本上就是固定电话,手机是蓝频的,不过也都是有钱的大老板才能用得起,我们村好像就黑狗熊有部摩托罗拉的手机。
  
      我一听直接乐了,怪不得何磊那孙子老管他要钱,敢情这家伙还是个土豪。
  
      我开玩笑说:“没看出来你丫还是个小地主啊?”从那以后“小地主”的这个外号就伴随了高文杰大半辈子。
  
      高文杰拍了拍身上脏兮兮的海魂衫,很猥琐的咧嘴一笑,伸出两根手指头说:“地主都有俩特点,第一没文化,第二有钱,没文化我已经具备了,就差第二点了。离成功就差那么一点,我得加油!”
  
      “废什么话,还走不走啊?”我又从他屁股来了一脚,我俩勾肩搭背的往他家走去,高文杰的家也住在苏菲那一片,不过住的是家属楼,那个年代只有有钱人才住得起单元房,对高文杰的身份我不由有高看了一眼,感觉这货家肯定比黑狗熊还有钱。
  
      高文杰家住二楼,三室一厅的大房子,地上铺着地板砖,屋里装修也挺好的,客厅正中间放着一台三十多寸的大彩电,我跟个乡巴佬似的从他家每个屋子都转了一圈,“卧槽!卧槽!”的惊呼声就没停过。
  
      高文杰从冰箱里拿出来两罐“健力宝”递给我一瓶,带着我进了他的小屋,他屋里弥漫着一股脚臭气,衣服、袜子扔的满地都是,靠近床头旁边摆着一台大脑袋电脑,键盘上全是灰,床上扔了好几本那种写真集,整个屋子比猪窝也强不了多少。
  
      不过我也开了眼界,第一次看见袜子硬的居然能立起来。
  
      我有点理解这家伙为啥总穿海魂衫了,毕竟海魂衫蓝白相间,耐脏很多
  
      同样都是脏的一逼,可是苏菲的房间却比高文杰的屋子强了不知道多少倍。
  
      “那啥,抽烟不?”高文杰一点没觉得不好意思,从口袋掏出半包“红河烟”递给我一根。
  
      我寻思要是让这逗比知道我不会抽烟,真挺丢人的,就装模作样的拿起来一根,高文杰替我点上,我学着我爸的平常吸烟的样子使劲抽了口,一下子被呛的咳嗽起来,咳的眼泪直流。
  
      “哈哈,大成子,原来你不会抽烟啊?”高文杰看我的狼狈样子,从旁边哈哈大笑起来,狗日的长得本来就胖,一笑腮帮子上的肉都跟着一起动,看起来分外的喜感。
  
      “滚蛋。”我没好气的骂了他一句,把半根烟直接拿脚踩灭,一屁股坐在床上随手拿起本写真集翻了两页,里面全都是那种穿的很少的美女照片,看的我居然有了反应,我赶忙加紧双腿,把写真集丢到了旁边,骂了他句,真他妈不要脸。
  
      高文杰宝贝似的将几本写真集整整齐齐的摞好,小声嘟囔:“我不要脸是我的事,别扯上我妈。”
  
      我有点饿了,问他家有什么吃的没,他摇摇头说他一般都是去楼下的小饭店吃饭,就带着我出门,从楼下的小饭店里要了炒了三个菜,又点了两份米饭,吃到一半的时候,高文杰问我会不会喝酒,当着死胖子的面,我肯定不能承认自己不行,就拍着胸脯吹牛逼“白酒一斤半,啤酒随便灌。”
  
      这个实诚的胖子居然真要了几瓶啤酒,虽然是第一次喝啤酒,不过我感觉挺一般的跟喝水差不了多少,谁知道喝了差不多两瓶,后劲儿就上来了,我俩说话的嗓们也不由提高了很多。
  
      我红着眼睛问他:“小地主,你家那么有钱,怕个毛线何磊,大不了花钱找几个杀手灭了狗逼!”
  
      高文杰也喝的有点大,两只本来就小的可怜的眼睛,这下干脆看不见了,长大嘴巴说我幼稚,还说何磊他哥是县城的大痞子,蹲过好几年的监狱,听说还敢杀人。
  
      我撇了撇眉毛说吹牛逼呢,谁家也没有杀人许可证,明天老子去学校还干何磊,干不过也硬干,大不了鱼死网破。
  
      我俩絮絮叨叨的聊了很多,期间高文杰去厕所吐了一回,吐完以后回来拍着桌子跟我说他好可怜,他爹他妈常年都在外地做生意,一年都顾不上管他。
  
      闹的我心里有点难受,我说你知足吧,好歹你还知道你爸妈在哪,我现在一提到我爸就想哭,我俩胡言乱语的喝了很多酒,不知道为啥反而越喝越精神了。
  
      结完帐出门的时候,高文杰突然神秘兮兮的问我,想不想报仇?
  
      我立马来了精神,问他知道何磊在哪?
  
      他说不知道,不过他和林小梦也是小学同学,知道林小梦家在哪住,要不然咱俩去砸她家玻璃吧?
  
      我想起来上次把陈圆圆拖进苞米地的事情,坏笑着说砸玻璃多没意思,要干就干笔大的,真是酒壮怂人胆,喝多酒的我俩说着话就往林小梦家走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gegegengxin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