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王者 > 015 收利息
    高文杰一边带着我往林小梦家走,一边自顾自的点上一根烟,这货走起路来脸上的肥肉都跟着颤抖,嘴里还咬着一根烟,一点都没有牛逼的感觉,反而让我觉得很滑稽。
  
      林小梦的家也住这附近,而且距离苏菲家好像还挺近,不过胖子带我走的是另外一条路,没有路过苏菲门口,我还觉得挺遗憾。
  
      越往里走,里面的房子越旧,有的甚至还赶不上我们村的破房子,我不由好奇的问高文杰:“小地主,你确定林小梦她家从这儿住?我看她平常打扮的花枝招展,还以为家里很有钱呢!”
  
      高文杰不屑的吐了口唾沫说:“有鸡毛钱,她就是个装逼货,家里穷的要饭的碗都得管人借,还天天装的跟富二代一样,上小学的时候,就跟何磊的关系不清不楚,我亲眼见过他俩从教室亲过嘴。”
  
      上小学就知道亲嘴?那林小梦可是真够浪的,不过对于高文杰的话,我表示有所怀疑,这家伙嘴巴太大,谁知道哪句是真哪句是假。
  
      高文杰还跟我说了很多林小梦以前的事情,说她心眼很多,就喜欢跟有钱的女生交朋友,而且学习也不错,在老师眼中属于乖乖女,实际上满肚子坏水,上小学的时候和好几个女生组过一个叫“五朵金花”的帮派,专门欺负老实学生,今天跟林小梦一起打我的那几个女生就都是“五朵金花”的人。
  
      说着我也有些相信了,黑狗熊在我们村绝对算得上首富,平常给陈圆圆零花钱也都是十块二十的塞,别看陈圆圆性格刁蛮,实际上胸大无脑,谁想骗她钱,只要多说几句好听话,一点都不难。
  
      而且今天打我的那几个女生,打扮的虽然挺社会,但好像确实年龄都不大,应该跟我们差不多。
  
      我俩走到一处平房门口,高文杰指了指木头大门跟我说,林小梦家就在这儿住,说着话他就弯腰从地上找砖头。
  
      我看了眼那栋破破烂烂的平房真心够寒酸的,怎么也跟平常装的像个小公主似的林小梦没法联系不到一起,不确定的又问了一遍高文杰,你真确定林小梦在这儿住?
  
      “骗你不是人,我以前暗恋过她,偷偷跟踪过她好几次回家。”高文杰一着急给说漏了嘴,然后赶忙转移话题说,能不能别废话了,到底砸不砸她家玻璃?
  
      我心想这么晚了,也可不能把林小梦从她家再叫出来,不如先收点利息,明天放学再好好跟她算账,就点了点头,也从地上捡起来半块砖头。
  
      林小梦家住的就是那种很普通的平房,靠近街道的位置,有三四扇玻璃窗户,里面还亮着灯,隐约可以听到有人说话。
  
      “我说一二三,咱俩一起扔啊?”我嘱咐了高文杰一句,看他点头,我才开始数数“一二”结果三还没数出来,这货一激动就把砖头给抛了出去。
  
      林小梦家的玻璃瞬间碎了,里面传来两声尖叫,还有一个男人骂娘的声音,我骂了句**,也赶忙将砖头扔向玻璃,然后我俩一起转身就跑。
  
      我们两人刚刚跑出去没多远,林小梦家的大门就开了,一个五大三粗的男人攥着根擀面杖就撵了出来,一边跑一边从后面骂我们别跑。
  
      我心想傻逼才不跑呢,甩开膀子更加卖力的往前蹿,别看这死胖子混身肥肉,逃起命来可一点都不含糊,甚至跑的比我都快。
  
      跑了差不多五六分钟,就把那男人甩得没影儿了,我俩靠在一条胡同里,呼哧呼哧的喘着大气,我满脑门子都是汗,高文杰的衣服完全湿透了,刚才喝的那点酒也全部挥发掉了,胖子上气不接下气的朝我憨笑说,真他妈刺激!
  
      我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坏笑着说,那还想不想再刺激一点?
  
      高文杰脸都绿了,结巴的问我,你该不会还想再来一次吧?
  
      我点点头说,她家外墙不是还有好几个窗户么?咱们今天晚上都给它砸了咋样?高文杰有些犹豫,嘟嘟囔囔的不太想回去。
  
      我撇了他一眼说,那我自己去,反正出了事,我肯定把你供出来,其实就是想吓唬吓唬他,说完我就转身往回走,走出去没两步,高文杰就追了过来,贱笑的搂住我肩膀说:“我也没说不去啊,你看你生啥气?”
  
      最后他拍着胸脯保证请吃一个礼拜的早饭,我才搭理他,我们偷偷摸摸的返回林小梦她家,站在她家墙根底下听了几分钟后,再次捡起一块砖头一齐朝着窗户狠狠砸了上去,这次有经验了,砸完转身就跑,她家大门还没打开,我们已经跑出去老远。
  
      又休息了几分钟,我意思再来个“三进宫”,高文杰双手合十的跟我作揖说,成哥我是真跑不动了,不如咱们明晚上再来吧?
  
      我想了想,已经连续砸她家两次玻璃了,林小梦的家人肯定也有防备,指不定现在正躲在附近等我们,要是真被抓了,估计能打死我俩,反正今天晚上她们一家肯定整晚都睡不好,就点了点脑袋。
  
      高文杰这才松了口气,嬉皮笑脸的朝我抱拳头“谢好汉饶命!”,我没好气的踹了他一脚,往回走的路上,看到街边有一家烧烤摊,高文杰非说要吃宵夜,要了一堆羊肉串和几瓶啤酒。
  
      一边撸串,一边大口喝啤酒,高文杰哈哈大笑的说,他长这么大就属今天活的最潇洒,以前何磊欺负他的时候,林小梦没少从旁边加油鼓掌。
  
      我没吱声,其实心里特别羡慕他,如果我家要是有钱,我妈不可能跟人跑,我和我爸也不会受人白眼,我爸更不会跑路,陈圆圆根本不会对我这种态度,想着想着我心里就难受起来,干脆抓起啤酒瓶“咕咚咕咚”灌下去几大口。
  
      本来我们晚上就都喝了酒,这会儿高文杰心情亢奋,我情绪低落,所以又喝了不少,一来二去我们就给多了,喝完酒我和高文杰勾肩搭背唱着歌往回走,明明都已经嘴歪眼斜,走道都开始飘了,还非埋怨是路不平。
  
      喝醉过酒的人应该都知道,就是甭管醉成什么样,始终坚定的认为自己没喝多,心里清楚是咋回事,只是支配不动自己的身体,我现在就属于这种状态。
  
      走到一半,高文杰死活不走了,坐在马路牙子上冲着几个过路的女人嗷嗷怪唱:“小兔子乖乖,把腿掰开,屁股抬抬,我要进来”
  
      喝醉酒的人惹不起,喝醉酒的胖子更是不讲理,我踹了他一脚,他干脆躺在地上给我耍赖皮,含糊不清的墨迹,有本事你打死我!
  
      “真特么丢脸,你还能不能行了?”我使劲拽了拽高文杰,这家伙将近一百四五十斤,我的小体格子,根本拽不动他,气的我在他屁股上又狠狠的踹了两脚。
  
      高文杰睁着那对绿豆小眼傻笑的看了我一眼,然后又耷拉下来脑袋又继续唱:“不掰不掰我不掰,套套都不带,叔叔你真坏,呕哇”这逼唱着唱着就趴在地上呕吐起来,一股馊味,熏的我胃里也是一阵翻滚,差点吐出来。
  
      这还不算完,吐了一地黄泥浆以后,狗日的直接仰头往地上一躺打起了呼噜,任由我怎么踢打就是不见醒,把他一个人仍在大街上,我心里又过意不去,最后实在没办法,废了好大劲儿才勉强把他背起来。
  
      结果还没走出去两步,我就被他给压趴下了,半天没能爬起来,这个时候一辆摩托车从我们身边开过,摩托车上放的低音炮,开着DJ音乐“咚次咚次”的乱响,高文杰突然抬起脑袋,嗓门特别大的骂了句:“响你麻痹!”
  
      那摩托车“吱”一声就停了下来,骑摩托的是个留着长头发的青年,后面还载着个女的,我刚准备给人家道歉。
  
      那个女的很是惊讶的喊了句:“小三儿,你怎么在这儿?”说着话就赶忙往我跟前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