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王者 > 016 情书?
    从摩托车上下来一男一女,男的长得高高瘦瘦,刀子脸大眼睛,模样也挺帅气的,留着个那时候很流行的“陈浩南”发型,一看就知道是混的。

    女的披散头发,上身穿件白色的蕾丝短袖,底下穿条黑色的紧身皮裤,一对美腿又细又直,令我万万没想到的居然是苏菲,苏菲一脸惊愕的看向我:“小三儿,你怎么在这儿?”

    我楞了下,尴尬的指了指躺在地上正不停说着醉话的高文杰说,同学喝醉了。

    此刻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了,苏菲的小脸红扑扑的,吹出来的口气里还带着一股淡淡的酒味,显然也肯定喝过酒。

    一瞬间我心里有点不得劲儿,下午从面馆出来,苏菲火急火燎的说有急事,原来是陪旁边的男生去喝酒,我不由又多看了眼旁边的那个男生。

    那男的大概十**岁,皮肤很白,薄薄的嘴唇确实和古惑仔里的陈浩南有点像,见苏菲认识我,也没多说什么,微笑的朝我点了点头,跟他比起来,我莫名有股子自卑感,很久之后我才知道那种感觉叫嫉妒。

    苏菲蹲下看了眼高文杰,埋怨的说:“小孩家没事喝那么多酒干啥,他家在哪住?我送他回去!”说着话她弯腰扶高文杰。

    我赶忙说不用,我自己能行,那个男生已经把摩托车推了过来,和苏菲一起把高文杰扶搀上了摩托车。

    苏菲问我家在哪住,我不情不愿的从前面带路,路上她问了我好多话,我都是随口敷衍,可能是因为有陌生人在的缘故,我感觉跟苏菲有了距离。

    那男生看起来长得很瘦,但力气却很大,一个人把高文杰背上了二楼大气都不带喘的,把我们送进屋子里,苏菲说明天到学校找我。

    就和那个男生离开了,临走的时候,苏菲还很亲密的搀扶那个男生的胳膊,两人男的帅,女的漂亮,看起来确实很配,我心里酸溜溜的,特别不舒服。

    等他们走了以后,我躺在高文杰家的沙发上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脑子里一直回忆昨天晚上跟苏菲躺在一个床上的事情,越想越烦躁,干脆从胖子的口袋摸出烟和打火机,学起抽烟。

    我一边剧烈咳嗽,一边固执的往嘴里抽烟,抽了四五根也没学会,反而有点晕了,他妈的!真没用,抽烟居然都能抽懵了,我赌气的扇了自己一巴掌。

    从沙发上挣扎了好半天,我才总算有点困意,迷迷糊糊的睡过去,结果毫无悬念,第二天我和高胖子华丽丽的迟到了,我俩睁开眼的时候,已经是中午。

    高文杰当时脸都吓白了,拽着我急急忙忙的往学校跑,我其实挺无所谓的,自从我爸失踪以后,我对上学越来越不感兴趣,甚至都有种让念就念,不让念拉倒的心理。

    我俩来到学校,已经是第四节课,高文杰是五班的,我是六班的,两个班紧挨着,他从班门口报告了一声就进去了。

    我站在我们教室外面喊了五六声“报告”里面都没人应声,整个走廊里就听见我一个人“报告,报告”的喊。

    喊到第八声的时候,我们班主任才总算黑着脸从教室里出来,上下打量了我两眼,说:“跟我到办公室来一趟”就夹着书往前走。

    走进老师办公室的时候,里面还有五六个老师,我们班主任把书往桌子上重重的一摔,怒气冲冲的踹了我一脚,骂我还要不要脸,旷了整整一上午课,不想上就赶紧滚蛋,别拖整个班后腿。

    我也知道这事理亏,低着脑袋不停道歉,上午家里有急事,没来得及请假,以后肯定注意。

    我们班主任是个三十多岁的中年人,头发有点谢顶,人特别势力,班上那些成绩好,家里条件好的同学,他从来不会为难,对于我这种学习不咋地,家里又穷的一逼的人,可就没有那么好脾气,说话尖酸刻薄,而且还会动手。

    他正训我的时候,林小梦抱着一大摞作业本走了进来,幸灾乐祸的看了我一眼,装模作样的在整理作业本,实际上是偷听班主任训我。

    看我们班主任差不多消气了,林小梦这个贱人居然走到我们班主任跟前小声说了句:“梁老师,有件事情想跟您汇报。”

    班主任一看是“快班”的学生,态度瞬间来了个三百六十度大转变,笑呵呵的说,有什么困难需要老师帮忙啊?

    林小梦立马像是受了委屈一样,眼睛都红了,看了我一眼,娇滴滴的说她不敢在屋里说,让班主任跟她出去一下,我心里当时就升起一丝不好的预感。

    班主任弥勒佛似得笑着和林小梦走出办公室,几分钟以后他暴跳如雷的回来了,上来就一脚蹬在我屁股上,把我踹倒在地上,骂我给六班败兴丢人,不想上就赶紧滚回家。

    我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就稀里糊涂的挨了一脚,郁闷的差点想跟他干架,实在想熬张毕业证,就强忍着没吭声。

    又骂了我几句后,班主任喷着唾沫点着我脑门骂:“你们这班是我教过最差的一届,你更是我教书十几年见过最不要脸的学生,下午让你爸来学校一趟,我需要跟他好好沟通!”

    “我爸不在家,去外地打工了。”我朝他说道。

    班主任气的拍了下桌子,吼:“那让你妈过来。”办公室里的老师全都看向我们这边。

    我说我没有妈。

    班主任阴阳怪气的撇了撇嘴巴说了句,怪不得这么没教养,嘲讽的意思再明显不过。

    我当时就有点不高兴了,我说我迟到跟教养有啥关系?你凭什么这么说我?

    班主任“腾”一下站起来了,推了推我肩膀吼:“不想上就滚,学习方面没看你这么有脾气呢?”看样子还准备打我。

    我也没怵他,横着膀子嗓门很大的说行,那你把学费退给我,我马上就走。办公室里的那几个老师都过来劝架。

    这个时候,我们英语老师19姐走了过来,语气很诚恳的跟班主任说:“梁老师,咱们是教育工作者,我觉得你刚才那话说的太有失水平了!”

    “教了十几年书,我不知道怎么说话?像这种烂泥扶不上墙的渣子,到学校就是混日子,以后肯定考不上高中,出去以后也是流氓!”班主任彻底成了疯狗,逮谁咬谁。

    其他几个老师也劝班主任消消气,说我毕竟是个孩子,有啥事慢慢说,19姐好像保护似得挡在我前面,朝着班主任说:“梁老师,赵成虎这样的学生本来就应该多关爱,你这样说话多伤人自尊心?”

    我们班主任冷笑两声看了看我说:“他还有自尊心?臭不要脸的东西,自己不学习就算了,还去影响别人,居然给人家二班的林小梦写情书,林小梦拒绝他,昨天早上在学校门口打了人家一巴掌,比无赖还无赖!”

    我当时眼睛都瞪大了,有些懵逼的问他,我什么时候给林小梦写情书?

    班主任从口袋摸出一件粉红色的信笺“啪”一声拍到桌子上,骂我:“我就知道你这种人没有证据肯定不会承认,自己看!”

    我拿起那张所谓的“情书”看了两眼,只看到前面的署名就被恶心到了,“亲爱的梦梦”,可是那字体确实有点像我写的,这是怎么回事?

    猛不丁我想起了陈圆圆,一定是陈圆圆写的,之前为了救她,我腿受了伤,那几天陈圆圆一直帮我补课,有两次她还模仿过我写字,这封情书肯定是陈圆圆伪造出来的。

    这种事情我肯定不能承让,我看向班主任很认真的说,情书不是我写的,不管你信不信都不是我写的。

    班主任看都没看我一眼,摆了摆手说:“不用解释了,下午把你家长喊过来,喊不来你也不用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