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王者 > 017 约架
    看班主任这么欺负我,我的火气也彻底收不住了,扯着嗓门边喊边往门外走:“你有什么权利不让我来学校?有本事咱们去找校长,校长要是也不讲理,老子就去找文教局长!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事!”
  
      刚刚还怒气冲冲的班主任听到我的咆哮,脸色当时就变得有些怪怪的,追出办公室抓着我的胳膊,声音也小了很多说:“你什么意思?你知道我什么事情?你犯了错误,还不许老师批评?”
  
      其实我知道个蛋,刚才是急眼了随口瞎咧咧,如果非说知道他什么丑事,也就是上次他让我写检查我不写,我爸买了点水果和二十斤鸡蛋,不过看这货心虚了,我心里还是很爽的,故意喘着粗气说:“今天上午迟到我有错在先,你骂我我认,可情书的事情不是我做的。”
  
      班主任扶了扶自己脑袋本来就不多的几根毛说:“成虎啊,老师也明白,你们青少年时期,对异性的那种冲动是有的,但你也不能那样啊,这件事情咱们暂时作罢,以后不要再骚扰林小梦了。”
  
      这个时候19姐也从办公室里走出来,朝我班主任说:“谁都是从这个年龄过来的,像这么大的时候,都会憧憬未来,幻想爱情,其实没事的梁老师。”
  
      班主任说憧憬归憧憬,但是他也不能上手摸人家女孩的胸吧?人家不跟她处对象,就因爱生恨大打出手。
  
      班主任这话说出来,19姐也不敢相信的看了我一眼,我更是傻了,暗想这林小梦真能瞎逼逼,可是眼下根本解释不清楚,我早上确实打了林小梦,索性干脆没有再吭声。
  
      19姐脸上带笑的拍了拍我肩膀说:“好了,这事咱们翻篇,马上快要期末考试,考完会分班,好好复习说不定你超长能跟林小梦分到一个班,这也是种动力!不过最近别再瞎闹了,男子汉要有男子汉的风范。”
  
      我知道说啥也没用,屎盆子已经牢牢扣在我脑袋上,说了句知道了,就往楼下走,下楼梯的时候,迎头碰上五班的班主任正揪着高文杰耳朵上台阶,一边走一边骂:“旷课一上午,来了就睡觉,呼噜声还打的那么响,你故意拆我台是吧?”
  
      高文杰哼哈乱叫的不住的求饶,感觉特别有意思,我们擦身而过的时候,这货居然还故意朝我眨巴了两下眼睛,没羞没臊的模样简直让我无语。
  
      下了办公楼,外面也放学了,校园里都是学生,我寻思反正也没地方去干脆蹲在办公楼旁的花池边等高文杰一块吃午饭。
  
      等了五六分钟,高文杰就屁颠屁颠下来了,朝着我咧嘴大笑:“我就知道成哥你肯定在下面等我,好兄弟讲义气!”
  
      “拉JB倒吧,我主要是没钱吃午饭。”我撇了撇嘴巴,我俩一起朝着校门口走,路上我问他,你咋这么快就完事了,我们老班训了我一节课。
  
      高文杰一脸牛逼的拍了拍胸脯说,必须的啊,小花(五班班主任外号)收了我爸好多营养品,基本上不会为难我。
  
      走出学校,我问他请吃啥,他说出了学校这片再说吧,还说学校周边的饭不好吃,我感觉他说这话的时候有点言不由衷,好像故意躲着谁。
  
      可昨天晚上喝的太多,我到现在脑袋还晕乎乎的,实在不想走,指了指对面的饭馆说:“吃份炒饼,要个鸡蛋汤算了,两腿发软走不动!”
  
      墨迹了好半天,他才不好意思的说出来原因,主要是怕碰上何磊一伙又管他要钱,我说:“怕啥?要钱没有,要命一条,何磊敢动你,我肯定上!”
  
      胖子这才不情不愿的跟我走近小饭店,进去以后高文杰来回在屋里巡视了半天,没看到何磊那帮人,这才放放心心的坐下,跟我小声说:“其实咱学校食堂的饭也不错。”
  
      我撇了撇嘴巴:“不错个蛋,鱼香肉丝只能闻见鱼香看不见肉丝,红烧肉上的猪毛比我们班主任头发还多,卖的还死贵。”
  
      有句话说的好“冤家路窄”,我俩正有一搭没一搭闲侃的时候,从外面呼啦呼啦走进来好几个人,正是何磊一伙,陈圆圆和林小梦也在,昨天被我黑了一砖头的张兵也来了,脑袋裹的跟“印度阿三”似得看着就让人想笑。
  
      见到何磊,高文杰的第一印象是低头,还故意拿脚在桌子底下踢了踢我,我没理那茬,反而故意仰起脸瞪向何磊。
  
      何磊轻蔑的吐了口唾沫,带着那几个跟班大摇大摆的走到我跟前,倒是没碰我,而是直接一巴掌拍在高文杰的后脑勺上骂:“死胖子,没看见你爹?不知道打声招呼?”
  
      “去尼妈的!你想干啥?”我站起来就推在何磊胸口上。
  
      “草泥马!怎么滴?”何磊旁边的几个跟班立马把我包围,跟我推推搡搡起来。
  
      “打架出去打!”饭馆好像换了老板,是个二十多岁的年轻小伙,长得人高马大,而且说话还带着一股横劲儿,把何磊一伙人都给震住了。
  
      高文杰也赶忙缩头缩脑的站起,拽了拽我胳膊摇头说没事,然后挨个给他们问好:“磊哥好,兵哥好,梦姐好!”
  
      “瞎了?没看见还有你磊嫂?”张兵使劲推了高文杰一下。
  
      高文杰忙不迭的点头哈腰朝陈圆圆:“磊嫂好!”
  
      陈圆圆羞涩的往旁边躲了躲,在我看来一切都是那么的讽刺。
  
      见高文杰怂,张兵拿指头又戳了戳他的脑门说,以后长点眼力劲,别跟傻逼一起出来吃饭,容易挨打!
  
      “再他妈动他一下试试?”我一把攥住张兵的手指头,用力往上一掰,张兵疼的“哎哟哎哟”就蹲到地上。
  
      饭馆老板系着围裙走了过来,捏住我的手腕操着一口浓郁的东北口音说:“我刚才说过打架出去打?听不明白?”
  
      他的手好像老虎钳子一样,只不过轻轻的攥着我,疼的我就差点骂娘,我赶忙松开张兵,说了句:“他们先找事的。”
  
      看我丢手,老板也松开我的手腕,笑着说:“我不管你们谁找事,别在我这儿闹就行,吃不吃饭啊?”
  
      见我吃瘪了,何磊得意洋洋的领着几个跟班坐到我们旁边的桌子上开始点菜,那副**样看着就让人来气,其实他也知道,凭借他们几个根本打不服我,所以故意用这种方式气我。
  
      林小梦从旁边阴阳怪气的故意说:“磊哥,今天少点几个菜吧,省的某些只能吃得起炒饼的穷逼眼馋。”
  
      陈圆圆眼神复杂的看了我一眼,拽了拽林小梦,不知道趴在她耳边说了几句什么,她这才消停。
  
      “装逼货!”我故意吐了口黏痰。
  
      “你说谁?”林小梦指着我鼻子站了起来,感觉得自己人多,这个浪货说起话格外的嘚瑟。
  
      “少他妈把你男朋友拿出来吓唬我。”我冷笑着看了眼她的指头,一般不傻的人都知道我说的什么意思。
  
      何磊拽了拽林小梦,挑衅的朝我说:“赵成虎,欺负一个女的你有脸么?有本事今天下午放学,咱们在校门口群挑,能喊多少人喊多少人,谁输了以后就喊对方爷爷,敢不敢?”
  
      群挑?我除了苏菲也就认识旁边的高文杰,肯定干不过他,这逼光是昨天喊的人就能打趴下我,我想了想说:“群挑没意思,有本事咱们单挑,敢不敢?谁输了谁喊爷!”
  
      “窝囊废,你是叫不上人吧?呵呵呵”林小梦**嗖嗖的在旁边说风凉话,本来我以为何磊肯定会找借口,没想到他居然很痛快的点点头:“行,下午放学门口不见不散!”
  
      高文杰害怕的拉了拉我说咱换个地方吧,我也较上劲了,骂了句:“谁跑谁是王八蛋,老板那桌孙子吃啥,给我上啥!”然后我狠狠的瞪着林小梦心里暗想,今天晚上一定要在半路拦下她,她不是告老师说我摸她么?那我就真当一次流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