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王者 > 018 报复何磊
    这顿饭吃的郁闷无比,钱没少花气也没少受,就听何磊、林小梦他们在隔壁桌哔哔哔絮叨个没完,好几次我都想跟他们干,可是看看正坐在柜台里面“啪啪”按计算机的年轻老板硬是把气咽下去。
  
      那老板胳膊上密密麻麻的纹着一条大花臂,一看就知道不好惹,在他饭店闹事,我更是自讨苦吃。
  
      饭吃到一半,何磊他们可能也觉得没意思,直接结完帐拍了拍屁股走人,临出门的时候何磊拍了拍我肩膀,笑的很狂的说,记住咱们下午的约定,我等你。
  
      我甩开他的脏手冷哼的说:“我一定会把你打出屎来的。”
  
      这帮人全都猖狂的哈哈浪笑,陈圆圆走到我跟前,昂着下巴,带着一丝嘲笑的语气说:“赵成虎,我爸让你有时间去我家一趟,他有事跟你说,反正话我是带到了,去不去随便,我奉劝你最后给何磊道个歉,你惹不起他。”
  
      我冷哼一声,仰头看向她问:“你爸知道在学校跟人处对象不?”
  
      陈圆圆娇怒得说:“你要是敢跟我爸瞎说,就给我等着。”
  
      我装作很无所谓的撇了撇嘴巴:“放心吧,这辈子我不会登你家门的!”当时心里却跟打翻了五味瓶一样,又酸又苦涩,陈圆圆的态度已经说明了很多问题,她默认了自己在跟何磊搞对象,至于黑狗熊找我有什么事情,我根本想都没想。
  
      陈圆圆跟我说完话就跟着何磊离开了饭店,只剩下我和高文杰大眼瞪小眼的互相对视,高文杰小声拿脚踢了踢我说:“别怄气,他们人多,不行下午咱请个假”
  
      我烦躁的抓了抓头皮,心里也知道刚才有点浪大了,何磊同意跟我单挑,可是又没说让谁跟我挑,而且这群逼说话肯定不会算数,不管打不打的赢,估计都会一哄而上,到时候从学校门口再挨揍,我以后就真没脸念书了,可是话已经说出口了,临阵脱逃好像更丢人。
  
      我正发愁的时候,饭馆老板从柜台里走出来,拿着个苍蝇拍“啪啪”的打苍蝇,一边打一边小声的自言自语:“明知道挨打还往前凑,不是勇气是傻逼,搁东北话叫傻篮子。”
  
      高文杰一听这话,屁颠屁颠的站起来,从口袋掏出烟盒,大献殷勤的凑到老板旁边问他有什么高招帮帮我们。
  
      老板嫌弃的瞟了眼胖子手里的“红河”烟,自顾自的从口袋摸出一包“大中华”点上,很惬意的吐了口烟雾,然后眯着眼睛说了句,这年头面子不值钱,票子才重要,有钱杀人都是小事,没钱到车站吐口痰都得罚你。
  
      然后就再也不吱声,自顾自的开始收拾起碗筷。
  
      我寻思他的意思估计是让我花钱才肯帮忙,有那闲钱我还不如直接让何磊他们抽我一顿得了,干脆朝高文杰说:“小地主,咱俩下午请假吧。”
  
      高文杰忙不迭的点了点头说好,留得青山在,才不怕没柴烧嘛,丢人总比挨打强。
  
      我点点头,脱下鞋从里面摸出钞票把饭钱结了,可能是被脚汗给浸湿了,那钱软绵绵的,还带着一股浓郁的臭味,饭馆老板全都看傻眼了,拿俩指甲缝掐着来回看了两眼,捂着鼻子朝我翘起大拇指:“兄弟,我谁也不服,就服你!”
  
      六七个菜花了八十多,肉疼的我忍不住想抽自己俩耳光子,暗暗提醒自己,以后说啥也不随便跟人装逼斗气了,其实我自己也知道没用,我这种人属驴的,顺毛捋怎么也行,逆着来,就算是陈圆圆他爹黑狗熊我也敢干。
  
      结过账,我们俩就往学校里走,校门口聚集着一小波人,都是我们学校初三的,昨天和那个“蛤蟆哥”说话的几个人也在,何磊正跟那些人有说有笑的聊天,见到我俩过来了,故意“呸”的吐了口唾沫,险些吐到我脚下。
  
      我刚想出声,高文杰拽了拽我胳膊说算了,几乎是把我推进学校里面,还不停的朝何磊他们作揖道歉,何磊在后面嗓门很大的喊:“赵成虎是男人别跑,下午放学不见不散!”
  
      听那个傻逼从门口狗叫似的嗷嗷喊,把我气的浑身直打哆嗦,真后悔当时应该问问苏菲在哪个学校,搞的我现在想找人帮忙都不知道应该去哪喊人,越走越委屈,越想越憋屈,高文杰一个劲地安慰我说别多想什么的,我回头看了眼后,心里打定的主意朝高文杰说了句:“我没事,你回去上课吧,我去告老师。”
  
      高文杰要陪我一起,我说不用,就一个人快步跑上了办公楼,其实这种事情我知道,就算告诉班主任也屁用没有,何磊是“一班”的,成绩好,而且还是学生会的,在老师面前啥时候都是一副好学生的模样,我根本告不倒他,我去的主要目的就是请假。
  
      我已经想好了,下午放学就跟踪何磊他们,反正知道我跟何磊单挑的就那几个人,先干何磊,再整林小梦,把这俩贱货都整怕了,看以后谁还敢多说什么。
  
      请假的过程很顺利,对于我这种害群之马,我们老班巴不得请个长期假,就考试的来凑个人头就好,等到上课铃响了,我正大光明的走出校门口。
  
      出了学校我也没远跑,从对面的小卖部里买了瓶饮料蹲了两节课,等到第三快放学的时候,我躲到了饭店后面的那条小胡同里,就是上次偷袭张兵的那个地方,听着放学铃响了,学校门口变得嘈杂无比,我躲在胡同口往学校看。
  
      何磊那群人几乎是最先推着自行车出的学校,牛逼闪闪的站在校门口,而且身边的人越聚越多,不光有初二的捣蛋分子,还有很多初三的混混,不大一会儿就跟滚雪球一样,围了好几十口人,那场面异常壮观。
  
      看来狗日的何磊没少喊人,看到这儿我有些担心高文杰,抓不到我,他们肯定会难为高胖子,正担忧的时候,高文杰居然跟着他班班主任从学校里出来了,何磊那群人全都跟不认识高胖子一样,谁也没上去找事,我这才松了口气。
  
      等了差不多二十多分钟,学校里的人都走的差不多了,那群人也开始慢慢散开,何磊满脸笑容不住朝着初三那些混混说什么,估计是在拍马屁。
  
      之所以躲在胡同里,一个是我想跟踪何磊,还有一个其实我想看看苏菲会不会来找我,昨天晚上她好像说过今天放学会来的,结果没来,我心里稍微有些失落,心里酸酸的想,人家估计在陪对象吧。
  
      又等了十几分钟,何磊那群人也纷纷推着自行车离开了,只是我很好奇没见到林小梦和陈圆圆,何磊他们骑着自行车有说有笑的走,我在后面不远不近的跟着,此刻正是放学下班的高峰期,路上车多人多,我也不担心会跟丢。
  
      何磊带着那几个跟班一直走进县城中心的游戏机厅门口,几个人把自行车停好,高高兴兴的跑了进去,我在不远处站了几分钟,确定他们短时间不会出来,快步跑过去。
  
      本来我想把他们的车胎全都放了气,后来又琢磨只放何磊的,倒不是觉得那些人无辜,主要是我怕万一第一个出来的不是何磊,到时候其他人都知道,肯定会有所防备,这次偷袭完全就是赌博,赌何磊他们会不会一起回家。
  
      我把何磊的两条车胎气门芯全都拔了,找了半块砖头蹲在附近的电线杆底下,静静的等他们出来。
  
      天色越来越暗,街上也越发的热闹起来,很多染着头发、身穿奇装怪服的小混混从游戏厅里进进出出,终于看到何磊一伙里的两个家伙从游戏厅里出来,我的心跳瞬间有些加快,那两个家伙压根没有任何怀疑,说说笑笑的骑车离开了。
  
      又等了几分钟,张兵和另外两个跟班也从游戏厅出来骑车离开了,也就是说现在正剩下何磊一个人,一直等到晚上九点多,何磊才背着书包哈欠连连的走出游戏厅,我感觉自己心都快跳到嗓子眼里,情不自禁的站起身。
  
      刚开始何磊没注意到自行车车胎没气,直接跨上自行车就走,骑出去没两步,骂了声操,从自行车上下来,一手扶车把,一边猫着腰看自行车胎。
  
      我深呼吸两口,慢慢就朝何磊走去,何磊全然没有发觉越走越近的我,距离何磊还有一米远的时候,我猛地握紧砖头朝着何磊的后背就狠狠拍了下去。
  
      何磊惨叫一声,连带着自行车一起摔倒在地上。
  
      拍完我拔腿就跑,也没敢看到底把他拍成什么样了,只听见何磊从后面喊了句“赵成虎!”
  
      我心里“咯噔”跳了下,被何磊给认出来了,当时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心一横又转身跑了回去,骑马似的骑在何磊的身上,抬起砖头没头没脑的往他身上拍,一边砸一边骂:“草泥马!跟我单挑不是?找人群殴是吧?”
  
      何磊被我拍的满脸是血,两手抱头不停求饶,这个时候刚好有两个混混从游戏厅里出来,叫骂着就冲我们跑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