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王者 > 019 怎么是你?
    两个染着黄毛的混混喊叫着朝我追了过来,我从何磊的身上爬起掉头就跑,临跑前又冲何磊的脑袋“咣咣”又踹了两脚,后面的两个混混其实也就空喊了两嗓子,根本没撵我。

    我大脑里一片空白,慌不择路的往前疯跑,感觉心脏都快要从嗓子眼里飞出来,一口气跑到高文杰他家楼下,蹲在楼道口我呼呼喘着粗气,不放心的一个劲回头看,看确实没人跟上来才敢上楼。

    敲开高文杰家的防盗门,这货一脸惊喜的问我跑哪去了,是不是让何磊给堵住了?

    我看茶几上摆着几盘炒菜还有两瓶啤酒,也顾不上回答他,一屁股坐到沙发上,咬开瓶盖“咕咚,咕咚”就灌了两大口,感觉今天的啤酒真难喝,又苦又涩。

    还是不放心,我又从窗户外面往下看了好一会儿,心跳速度这才慢慢缓过来,抹了把脑门上的汗珠,我把刚才将何磊“开瓢”的事情告诉了胖子,高文杰当时眼睛都瞪大了,嘴巴长得能塞下一颗鸡蛋,结结巴巴道:“你在游戏厅门口把何磊打了?”

    我点了点头,告诉他刚才何磊被我拍的满脸都是血,牙齿好像还掉了两颗,也不知道狗日的会不会报警。

    高文杰嘴巴一咧吓得差点没哭出来,坐在我旁边一个劲地拍大腿:“完了,这下死定了。”

    要说后悔,其实我心里多少也有点,不过经历了上次拍张兵的事情之后,我其实没那么紧张,只是感觉被何磊认出来肯定很麻烦,心烦意燥的说:“打人的是我,你怕个球。”

    高文杰叹了口气说:“我就是替你害怕,何磊他哥是混的,这次事情肯定闹大了。”

    我说没事,出了啥问题我自己扛,大不了我就跑路去崇州市,那时候小,想法也天真,总觉得身上揣着两千块钱,就能四海为家。

    崇州市是我们县城紧挨着的一座三线城市,比我们县城不知道大多少倍,我们村很多人都从市里打工,我一度认为我爸可能就在市里。

    看高文杰一个劲地叹气,我心里其实挺感动的,拍拍他肩膀指了指茶几上的几盘菜说:“这是给我准备的?”

    高文杰点了点头,一张胖脸几乎都快纠结到一起的说:“实在不行你去找找你干姐?你不说你干姐挺有面儿么?”昨晚上苏菲送我们回来的事情他一点都不知道,还是我今天早上告诉他的。

    我说咋去?总不能从她家门口喊吧?

    高文杰拽着我胳膊就往出走,一边走一边说:“你要是觉得不好意思,我帮你喊。”

    火急火燎的来到苏菲家门口,她家大门开着,正房亮着灯,隐约能听到里面有人说话的声音,应该是在吃饭,我竖着耳朵听了半天,也没听出来苏菲到底在不在家。

    我在犹豫要不要叫的时候,高胖子已经捏着鼻子喊叫起来:“苏菲姐,苏菲姐在家么?”

    “谁啊?”正房里传出苏菲的声音,接着她穿件很宽松的连衣裙,趿拉拖鞋,手里还拿着半个馒头,就从里面走了出来,看到是我俩以后,苏菲还有些意外,接着满是歉意的冲我说:“对不起啊三儿,今天姐有点事情的,忘记到学校去找你了,吃饭没?”

    话到嘴边,我又有点说不出口,朝她笑了笑说:“没事姐,我俩正好路过,想看看你在家没,我同学因为昨天的事情想给你说声谢谢!”

    苏菲拍了我脑袋一下笑着骂我瞎客气,还让我到她家去坐会儿,正说话的时候,从正屋里又走出来一个人,居然是昨天晚上骑摩托的那个“陈浩南”,我心里当时就涌出来一种很不舒服的感觉,看了眼她家院子,摩托车果然也停在院里。

    那男生走到苏菲旁边,挺友好的朝我打招呼,问我吃饭没?

    我点了点头,搂住高文杰的肩膀说咱走吧,别打搅人家吃饭。

    高文杰一把甩开我胳膊骂了句,这都什么时候了,你咋还装呢?然后走到苏菲跟前赶忙说:“菲姐,成虎把我们学校的一个小子给打了,他哥是社会上混的,你能不能帮忙啊?”

    “社会上混的?叫啥?”男生问道。

    “叫”高文杰刚张开嘴巴,我拽住他胳膊就硬拉着往回走,男人都有自尊心,或许在女生面前承认自己不如某个男生是件很丢脸的事情,反正那个男生从屋里出来以后我心里就开始各种不舒坦。

    苏菲快步撵上我,一把捏住我胳膊表情很严厉的说:“小三,你跟姐说到底把谁打了,是不是昨天那个?姐帮你啊。”

    我故意装出一脸轻松的笑着说,不用,我自己能搞定。

    苏菲两只水汪汪的眼睛直接瞪圆了,揪着我肩膀说:“我就问你,拿没拿我当姐看?如果没拿就算了,我也不上赶着热脸贴你的冷屁股。”我看她是真生气了,赶忙点头说是。

    苏菲这才“噗嗤”一下笑出声,安慰似的拍了拍我肩膀说,没事,明天姐去给你撑场面。

    长得跟“陈浩南”有点像的青年问苏菲:“谁啊?要不我跟你去一趟?”

    苏菲满不在乎的摆摆手:“就是个初中的小孩儿,明天我跟凌辉去一趟就行。”

    那男生嘿嘿一笑,摸了摸苏菲的秀发调戏的说,我们菲菲现在厉害了,都混成平事大姐大了,以后罩着我啊。

    没想到平常跟个母暴龙似的苏菲居然没生气,而且小脸还红了,捶了他胳膊一下娇嗔的骂了句讨厌,让我感觉他俩更像是在打情骂俏。

    可能意识到我和高文杰在旁边,苏菲有点不好意思的说:“三儿,要不到我们家看会儿电视吧?”我心里有点不是滋味的摇摇头说不了,我们还没吃饭,回去吃饭了。

    “陈浩南”还真没拿自己当外人,竟然邀请我去苏菲家吃饭,我厌恶的看了他一眼,朝苏菲招手再见,就拉着高文杰往胡同外面走。

    走出胡同,高文杰突然哈哈大笑起来,笑的快岔过气去,蹲在地上一边咳嗽一边对我翘起大拇指:“三儿?这外号可比大成子带感多了,哈哈。”不过那时候“小三”还不是个贬义词。

    “滚你妹的。”我气真不顺呢,一脚蹬在他屁股上,把死胖子踹了个踉跄。

    笑了好半天后,高文杰擦了擦眼角的泪水,搂住我肩膀说:“行了,大功告成,哥带你去潇洒潇洒?”

    我不解的问他,去哪?

    “去天堂。”高文杰贱贱的一笑整的还挺神秘,挎着我肩膀跑到街边拦下一辆三轮摩托车说了句“贸易街”,骑摩托车的大叔还用很奇怪的眼神看了我俩几眼才出发了,在那个年代“三奔子”就是我们县城高档的交通工具,街上也有面包出租车,不过价格很贵。

    高文杰说的贸易街我虽然没去过,但是前几年听黑狗熊说过,那时候我妈刚跑,黑狗熊跟我爸说实在憋得慌就去贸易街泻泻火,又花不了几个钱,本心里我一直感觉肯定不是啥好地方。

    很快到达了目的地,其实就是条不大点的胡同,两边都是小平房,平房的窗户口清一水亮着粉红色的灯,门口还立着各种各样的广告牌,有的写着“美容美发”,有的写着“按摩房”,几乎每间平房的门口都站着几个穿的很少、露着大白腿的女人,还时不时的朝我俩招手抛媚眼,一看就知道肯定不是正经人,

    我疑惑的问胖子,你带我来这地方干啥?我又不理发?

    胖子猥琐的眯着两只绿豆小眼睛,笑的特别淫荡:“不理大头,咱们今天理小头,每次我在知识的海洋里遨游了太累的时候,就会到这里放松放松。”

    我鄙夷的撇了撇嘴巴说:“拉倒吧,在知识的海洋里你丫就是条淡水鱼。”

    高文杰特别牛气的说了句别废话,就拉着我走进一家名叫“阿珍美发”的小店里,店里有个身材高挑的女人,穿条红色短裙正坐在沙发上嗑瓜子,旁边还有间拿珠子门帘挡着的小屋。

    我正奇怪,这理发店咋什么理发工具都没有的时候,那个烫着大波浪头的女人就很热情的站起来,一把挎住了高文杰说:“高少很久没来了啊。”直接让我跌破了眼镜,那女的脸上化的浓浓的妆,岁数都快赶上我二姨了,居然对高文杰撒娇。

    高文杰板着脸装的跟个小大人似得,搓了搓两手,指着我说:“今天带哥们来放松放松。”

    大波浪捂嘴“咯咯咯”的笑着说,说我懂我懂,还是婷婷呗?

    高文杰的肥脸居然红了,点点头指向我说:“给我哥们安排个好的。”

    大波浪女人眉飞色舞的比划了个OK的手势说,我们今天来着了,这几天正好有个学生妹在打工,长得也漂亮,一会儿就放学。

    高文杰坏笑两声,凑到我耳边说:“你就在这儿放松放松,我一会儿回来找你。”说完话他一溜烟跑出了理发店。

    大波浪掀开门帘领着我走进里面的小屋,里面香喷喷的,就一张床,墙上贴着几个没穿衣服的外国女人海报,冲我抛了个媚眼说,帅哥稍等一会啊,就把房门给关上了。

    事情已经这么明显,我要是还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那就真是个棒槌了,感觉特别的羞涩,而且还有点紧张,毕竟我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而且我真是第一次,正寻思待会怎么装的像经常来的样子时候,房间门开了,一个女生端着个面盆走了进来。

    当那女人抬起头跟我面对面的时候,我和她全都愣住了,异口同声的说了句“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