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王者 > 021 一朵奇葩
    推还是不推?一瞬间两个声音在我脑海中不停交织纠结。
  
      刚开始时候,我还有一些理智,不断的提醒自己林小梦肯定有阴谋,她这样的女人浑身上下都是套路,我一定要小心再小心,可是紧接着林小梦一下把脑袋靠在我的胸口,闻着她发梢上好闻的香味我就醉了。
  
      林小梦用修长的手指在我脸上轻轻滑动两下娇嗔:“成虎,我从见到你的第一眼就喜欢上你了,要不咱俩好吧?行不行?”一瞬间我就彻底沦为“裤裆怪兽”。
  
      望着林小梦红扑扑的小脸蛋,还有她那迷离的眼神,我感觉自己好像喝了半斤二锅头一样,脑瓜里“嗡嗡”的,而且还有点晕,此时她的脸几乎要贴到我的脸上,嘴里哈出暖烘烘的香气更是让我直接迷失了自己。
  
      我心说管她阴谋还是阳谋,先特么推倒再说,反正这事儿我也不吃亏,心一横抱住林小梦就把嘴巴凑了上去,对于亲嘴这事儿我根本没有任何经验,完全就跟狗熊啃苞米似的胡乱瞎啃,抹的我和她满嘴都是唾沫星,我两只手在她后背摸着,摸到两条带子一样的东西。
  
      其实我不想跟她亲嘴,说不好听的就是嫌她脏,谁知道她的舌头都舔过什么玩意儿,不过林小梦却很享受,牢牢抱着我的脑袋。
  
      小舌头轻轻舔舐我的嘴唇,整得我心里有点发慌,我紧紧环抱着她舍不得撒手,其实我心里也明白,林小梦这种女人怎么可能真正喜欢我,她就是害怕我会出去乱讲,故意色诱我。
  
      她亲我,我就不停扭脑袋躲闪,两手不老实的摸挲她的后背,稍稍把手往下延伸捏了一把她的小翘臀,因为她穿的是裙子,所以比较费事儿,眼看我就要得逞,这个时候林小梦突然把我推开,娇滴滴的拿一只手推在我的胸口问:“成虎,今天的事情你会告诉别人么?”
  
      我心里暗骂,这他妈才是你的真实目的吧,当然嘴上没有说破,依旧装的像只发情的牲口一样呼呼喘着粗气狂摇脑袋说不会,上手就要抱她,反正这种事怎么算我都不吃亏,整好了今天说不定不用花钱还能挣钱。
  
      林小梦很骚气的抛了个媚眼,半推半就拱进我怀里,红嘴唇再次冲我递了过来,我顺势一把搂住她的腰,我俩的嘴巴刚刚要贴在一起,房门突然被人“咚”的一脚踹开了,两个穿着警服的壮汉直接闯进门里。
  
      我刚刚抬起头,一个家伙揪住我头发就按到了地上,照着我屁股“咣咣”就是两脚,另外一个指着惊慌失措的林小梦呵斥:“临检,双手抱头蹲下。”
  
      我的第一反应是穿鞋,身家性命全都在鞋里,反正跑也没法跑,我很光棍的蹲在地上,被两个穿着制服的壮汉在身上摸索了半天后,强推出房间,外面的理发店里蹲了好几个人,大波浪女人还有四五个身材丰盈的年轻姑娘蹲成一排。
  
      高文杰和另外几个光着膀子的青年耷拉着脑袋蹲在另外一边,我被推到了高文杰的旁边蹲下,看到我出来,高文杰偷偷摸摸的侧过脑袋看了我一眼,又低下了头,我看到他脸上还有两个红艳艳的巴掌印。
  
      我当时心里的想法就是完了,不知道我们会不会被判刑。
  
      一个满脸大胡子,长相很威严的警察走到我们几个人跟前,分别踹了我们几个一脚嘲笑:“小小年纪就不学好,简直给家里大人败兴,我要是有你们这样的儿子就羞愧的跳楼!”这话分明就是说我和高文杰,这群人里就数我俩年龄最小。
  
      他正教训我们的时候,一道身影飞快的蹿进理发店,横冲直撞的和那大胡子怼了满怀,然后拔腿往前跑了两步“哎哟”一声,踩到个饮料瓶子上,直接摔倒在地,他从地上爬起来,一看房间,使劲摇了摇脑袋骂了句:“操,跑错屋了!”两个警察冲进来按住他就是一顿暴踹。
  
      刚才蹿进来的那道身影是个跟我岁数差不多大的年轻小伙,长得挺精神的,剃着个小平头,浓眉大眼,皮肤也挺白净,怎么看都像是个三好学生的代表,就是不知道怎么会出现在这种地方。
  
      被人踢了两脚,那小子两手抱头蜷缩在地上嗷嗷直叫唤:“不闹了,不闹了,我就想上个厕所,警察叔叔咱们是不是有误会?”看到这货不着调的喊叫,我差点没乐出来,真特么是朵奇葩。
  
      大胡子眯着眼睛看了看那个家伙,脸色瞬间变得铁青,咬牙切齿的走过去,一脚狠狠的踹在他屁股上,朝着旁边的两个警察摆摆手说:“全都带回派出所去。”
  
      我们这些人就被推出了门口,临出门前,我回头看了眼林小梦,林小梦正“吧嗒、吧嗒”的一个劲抽泣,我心里骂了句活该,本来我就打算从她身上讨完便宜,明天就把这个浪货的丑事全说出去,现在好了,警察肯定会通知学校,她都等着身败名裂吧,只是可惜我把自己也给搭进去了。
  
      我们被推上一辆金杯车改装的警车里,隔着车窗玻璃往外看,我才注意到整条商业街里全都是警察和警车,不少人被抓了,先前让狂揍了一顿的小平头擦了擦鼻孔下的血迹,小声嘟囔:“这么大型的联合检查,我居然提前不知道,真**丢人。”
  
      我看他语气好像很轻松,一点都没有害怕的样子,就下意识的往他跟前凑了凑,林小梦也往我旁边挪动了两下,声音很小的哀求我:“成虎,如果待会警察问你咱俩是什么关系,你就说咱们是搞对象的好不好?早恋总比那种事强,求求你了。”
  
      我想了想觉得林小梦说的也有道理,再说为了她这么个贱人,弄得满城风雨确实划不来,不过我又不愿意太轻松的答应她,就歪了歪嘴巴摇头说了句我不怕丢人。
  
      听完我的话,林小梦眼圈一红呜呜哭了起来,我听她哭的心烦,不耐烦的说:“除非你答应我三件事,我就配合。”
  
      林小梦立马止住了哭泣,满脸是泪的朝我使劲点脑袋说,一百件事都没问题,我张开嘴刚准备提条件,坐在驾驶座上的警察扭过脸指着我们吼骂:“都闭嘴,老实蹲好,还不嫌丢人啊!”
  
      吓得我赶忙低下头再没敢吱声,我们这一大群人像沙丁鱼罐头似的挤在车顶部,警察递过来一个本和一支笔,让我们分别写下名字,写名字的时候我没敢写自己真名,改成了赵三,我看到林小梦写的是林梦,心里还骂了句心机婊。
  
      不多会儿警车就开了起来,我心里越发的没底,忍不住叹了口气,不经意间看了眼旁边的那个小平头,这家伙差点没把我逗笑,他居然倚靠在车壁上睡着了,而且还发出轻微的鼾声。
  
      到了派出所,警察没让我们都下去,而是站在车外念一个名字,下去一个人,我回头看了眼那家伙居然还在睡,甚至还惬意的拱了拱鼻子,我故意推了推他身子,他可能喝了酒,推了两下我没推醒。
  
      车里不一会只剩下我、林小梦和熟睡的小平头仨人,林小梦不住朝我哀求:“成虎,待会一定要说咱俩是搞对象的,就说我在理发店打工,你去找我玩。”猛不丁看到我旁边的小平头,疑惑的皱了皱眉头。
  
      我说:“行,但你以后每个礼拜必须给我二百块钱,而且保证不犯贱,还得帮着我给陈圆圆说好话,如果我想那啥的时候”
  
      林小梦连连答应,正好外面喊她名字,她就了下车,紧接着又听警察在底下喊:“木棍,谁他妈叫木棍,外号么?”听到这个名字,我再也憋不住了,哈哈大笑起来,旁边这哥们也太能扯了,这名字一听就是假的。
  
      我使劲推了推旁边的小平头,笑着说:“喂,喊你呢。”
  
      小平头迷迷瞪瞪的睁开眼睛,顺手抹了把嘴边的哈喇子,皱着眉头看向我:“咋了?”
  
      我说,你不是叫木棍吗?警察叔叔喊你呢。
  
      “谢了哥们。”他朝我点点头,瞪着两只满是血丝的眼睛,怒气冲冲的就走下了车,在车上我就听见他嗓门很大的咆哮,哪个傻逼喊我,老子叫林昆!
  
      我直接长大了嘴巴,这货也太牛叉了吧,竟然敢在派出所里闹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