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王者 > 022 老子不稀罕
    我直接长大了嘴巴,暗想这货也太牛叉了吧,竟然敢在派出所里骂警察。

    正竖着耳朵偷听下面战况的时候,警察喊了声“赵三!”

    我着急忙慌的跑了下去,看到先前下来的那些人全都规规矩矩的抱头蹲在地上,不少男的都跟高文杰一样光着膀子,显然是正在“办事”的时候被抓了个正着。

    派出所的院子差不多有两个篮球场大小,停了五六辆警车,密密麻麻蹲了三四十人有男有女,此刻这些人全都仰着脸看向大院中间,那个叫“木棍”的小平头正急赤白脸的跟两个警察骂架,我估计他肯定免不了一顿胖揍,不禁替他捏了把汗。

    小平头说话特别的横,一点都不似刚才在理发店里挨揍似的窝囊样子,甚至还指着其中一个警察鼻子骂,说的话也很难听,那警察看架势是要揍他,旁边的一个警察从旁边不知道说了几句什么,两个警察臭着脸把小平头拽进了旁边的办公楼里。

    我叹了口气,听说派出所里有手铐还有电棍,这下那小子肯定免不了一顿皮肉苦,一个名字而已,也不知道那家伙置什么气,我在心里暗暗想到。

    “看什么看,滚到那边蹲下!”一个警察揪着我衣服就推倒了墙角。

    几个警察从办公楼里抬出来两张办公桌,每张桌子上都放了一部固定电话。

    一个戴着金丝框眼镜,看起来像是个领导的男人拿着个小喇叭一样的扩音器朝我们喊:“你们都犯了什么事儿,不需要我多说吧?我知道很多人是初犯,也愿意给你们个改错的机会,一个人两千块钱罚款,待会我念到名字的自己过来打电话通知,拒不悔改的,咱们派出所会通报你们的单位或者学校来领人。”

    接着他就拿起扩音器开始念名字,院里的秩序稍稍有些混乱,几个警察也都没管,自顾自的站在旁边抽烟,看到这种场景,我不知道为啥脑子里突然出现抗日电影里小鬼子欺负老百姓的画面。

    听到两千块钱罚款的时候,我脑子就有点懵,我鞋里倒是藏着不到两千块钱,可问题是我总不能一个人走吧,想到这儿我仰头来回晃了两眼,找到不远处的高文杰,就慢慢的凑了过去。

    高文杰耷拉着脑袋,正很没骨气的一抽一抽哭鼻子,我靠了靠他胳膊小声骂了句:“哭个蛋,能不能爷们点,玩的时候硬邦邦的,这会儿成软蛋了?”

    高文杰吓了一跳,仔细看了两眼是我,大嘴一咧委屈的差点又要哭出来,我狠狠的踩了他一脚:“闭嘴,你身上还有多少钱?”

    高文杰抽泣的从口袋摸出来五六张“大团结”,吸溜着鼻涕望向我说,就剩下这点了,我爸要是知道我干这种事情能打死我,而且他和我妈在外地,就算打电话也回不来,怎么办啊?

    我咬着嘴唇沉思了好半天,我俩的钱合起来可以够一个人走,胖子的父母都在外地,要是知道这事儿肯定伤心的不行,如果警察在通知学校,他指定得被开除,我反正就是孤家寡人一个,也不在乎丢人,警察爱通报哪就通报哪吧。

    想到这儿我深呼吸了两口,朝着他挤出个笑脸说,那就够了。

    然后趁着没人注意,偷摸脱下鞋子把藏在鞋垫底下的钱一股脑塞给了他。

    高文杰惊愕的长大嘴巴问我:“钱都给我了,你怎么办?”

    我白了他一眼,装出一脸无所谓的样子撒谎说,我有个亲戚是派出所的,待会你走了我找他帮忙,一句话的事儿。

    其实说这话的时候我真心在肉疼,那时候县城的普遍工资也就一个月三百多块钱,两千块钱可是大半年的收入,而且这钱还是我爸留给我的全部积蓄,还有一张存款折我藏在家里,折子上满打满算也就一千来块钱。

    高文杰拿胳膊蹭了蹭鼻子有些不相信问我,真的?

    我不耐烦的瞪了他一眼说废话,记得后半年管我吃喝就行,他这才转悲为喜朝着狂点脑袋说没问题,不一会儿就喊到了他的名字,高文杰朝我嘿嘿一笑,一蹦一跳的就跑向了办公桌,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这货是去交学费。

    交完钱,高胖子从一张纸上按了个手印就能离开了,临走的时候还不忘回头看我,我朝他挤出个笑容比划了个OK的手势,高文杰这才慢吞吞的挪出派出所大院。

    高文杰是没事了,现在我事大了,刚才那警察说的很清楚,交不上罚款会通报单位和家里,这个我到不担心,我担心的是通报完如果我还拿不出来钱会不会被判刑。

    院子里的人越来越少,只剩下不到十几个,我心里越发觉得紧张起来,不知道待会如果警察让我交钱或者喊我通知家里人,应该跟人说什么,就在这个时候,听到扩音器喊了一声“林梦”,林小梦哭哭啼啼的站起来走到办公桌后开始拨号。

    我心里一阵疑惑,这个贱人能找谁来帮她交钱?肯定不会是她家大人,难不成是何磊?看林小梦一副很有信心的样子,我更加迷糊起来,打完电话林小梦就站在旁边等,不经意间看了我一眼,嘴角上翘很讥讽的笑了,跟之前哭哭啼啼求我时候的倒霉模样简直判若两人。

    我瞪眼瞅着她,嘴巴一张一合骂了句**。

    大概二十多分钟左右,我看到两张熟悉的面孔走进派出所,竟然是黑狗熊和陈圆圆,敢情林小梦这个浪货居然给陈圆圆打电话,这逼可真是够没皮没脸的,这种事情都敢跟陈圆圆说。

    见到陈圆圆和黑狗熊,我下意识的往角落的阴影处躲闪了两下,不想让他们看到我的窘态,对于他们父女,我心里其实有种较劲的心态,一直都想等自己长大了,有一天混好了,好好羞辱他们,可是现在的情况,我好像越混越操蛋。

    黑狗熊交钱的时候,那个警察头头拿着个扩音器喊:“赵三!”

    我心里咒骂了一句,狗日的早不喊晚不喊,偏偏这个时候喊,麻痹的,不是摆明让我难堪么,就装作没听见一样,低着脑袋又往角落了缩了缩。

    “赵三!”警察头头又连续喊了两声,眼看一个警察已经朝我走过来,我也知道再藏不下去了,干脆吸了吸鼻子,大大咧咧的走了出去,黑狗熊身子背对着我在数钱,陈圆圆不停的安慰着哭成泪人的林小梦,猛不丁抬头一眼看到了我,长大嘴巴推了推旁边的黑狗熊:“爸,赵成虎。”

    黑狗熊转过脑袋,错愕的揉了揉眼睛,也是一脸不敢相信的表情小声喊了我一句。

    我感觉脸上火辣辣的烧,除了丢人还是无奈,黑狗熊知道了,也就意味着我们全村人都知道了,陈圆圆看见了,也就代表我们学校的人肯定也马上知道,看来我以后是真没脸再回村回学校了。

    我故意别过去脑袋当成不认识他们,很光棍的朝着那警察头头说:“我没钱,也没爸妈,如果你要判刑的话,我认了!”

    “小伙子,你拿我当玩笑开呢?还是觉得司法机关都在陪你做游戏?抓紧时间通知家里人,不要跟我耍花招!”那警察头头愤怒的拍了下桌子。

    我干脆豁出去了,摊了摊手臂说,我是真没钱,而且也没父母,那是我们村长,你可以问问他是不是真的。

    旁边一个青年警察,一肘子怼在我胸口,恶狠狠的骂了句脏话。

    黑狗熊马上过来劝架,慌忙从口袋掏出烟盒给几个“人民卫士”递烟说他保释我,我的钱他出了。

    我当时也是贱皮子,反而怒气冲冲的吼了句,老子不稀罕你的臭钱。

    黑狗熊愣住了,陈圆圆红着脸跑过来拽黑狗熊,一边拽一边冷哼:“爸,别管他,好心当成驴肝肺,这人就活该,他爸是贼,他干这种事情,就应该被送进监狱去。”

    我感觉心都要碎了,本以为早就习惯陈圆圆对我的冷言冷语,可是没想到她说出这些话的时候,我心还是难受的要死,越发激起我骨子里那点梗劲,朝着黑狗熊轻蔑的吐了口唾沫,骂了句虚伪!

    黑狗熊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的,最终叹了口气朝着陈圆圆说,圆圆你和小梦先回家吧,爸得保成虎,说着话就要从口袋掏钱,我当时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跑过去一把推开黑狗熊骂:“住监狱就住监狱,劳资不稀罕你的臭钱,不用你假惺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