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王者 > 023 女生像沙子
    黑狗熊被我撞了个趔趄,手心里攥着的十几张钞票全都掉在了地上,不敢相信的看向我。
  
      我其实也有点吃惊自己刚刚的举动,从小我就害怕黑狗熊,他是我们村的村长,长得又丑又壮,而且经常欺负我和我爸,不夸张的说前几年我从村里见到他都是绕道走。
  
      可我一直都认为我爸跑路的事情和他有关,所以从离家出走的那天开始我就深深的恨上了他,撞了黑狗熊一下,我硬着头皮瞪向他说:“我不喜稀罕你的钱,也不用你保释,如果你真想当好人,就把我爸找回来。”
  
      陈圆圆跑过来一把推开我叫骂:“赵成虎,你有病吧?我爸好心好意的帮你出钱保释你,你装什么装?小梦说的没错,你这种人天生龌蹉,上次玉米地的事情说不定就是你找人合伙做的吧?”
  
      前面的话我没听进心里,可是后面的那句我听的真真切切,林小梦告诉陈圆圆上次玉米地的事情是我找人合伙做的?最关键的是陈圆圆居然信了。
  
      当时我的心就凉了,感觉好像滴血一样难受,我拼尽全力的救她命,她居然那么想我,我也终于知道为什么陈圆圆后来会对我爱答不理,也就是这一刻我在心里发誓,跟陈圆圆的关系一刀两断。
  
      看我不怒反笑,陈圆圆气鼓鼓的搀着黑狗熊的胳膊往回拽,一边拽一边说:“爸,这样的人渣咱别管,让他自生自灭吧。”
  
      这个时候那个警察头头,不耐烦的走到我们跟前,看向黑狗熊问这事他到底还管不管,不管就把我送进看守所去拘留,他说话的时候还在我胸口上使劲推了一下,两个警察反扭住我胳膊就往旁边拽。
  
      哪知道黑狗熊突然急眼了,甩开陈圆圆的胳膊,上手就扯住那警察头头骂叫:“我们又没说不交罚款,你凭什么动手?谁给你的权利打人?知法犯法?”
  
      旁边站着的几个警察立马全跑了过来,跟黑狗熊拉扯在一起,陈圆圆从旁边急的又蹦又叫直接哭了起来,林小梦到好像没事人一般,两手环抱着胸前脸上带着贱笑看热闹,我从旁边也没反应过来,怎么都想到黑狗熊居然会因为我跟警察动起手,一瞬间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黑狗熊本身长得就壮实,两只手攥住警察头头的领口死不松手,鼻子“呼呼”喘着粗气说:“咱们有理讲理,你要是不讲理我就找个说理的地方去,我以前是南庄村的村长,县城也认识几个朋友。”
  
      不知道是被黑狗熊的话吓到了,还是真觉得自己理亏,那头头招呼旁边的几个警察松手,朝着黑狗熊好言好语的道歉,他说刚才有点冲动了,还热情的拽着黑狗熊去办公室里聊几句。
  
      黑狗熊神色复杂的看了我一眼,又让陈圆圆赶紧回家,就和那警察头头走进了办公楼,几个警察一时间也没敢再呵斥我,让我往旁边站站,他们接着喊人交罚款。
  
      陈圆圆和林小梦没走,而是站在不远处等着,陈圆圆急的一个劲地抹眼泪,林小梦虚情假意的安慰,猛不丁陈圆圆红着眼睛走到我对面说:“赵成虎,你这样的人就应该去死,做出这种事情,还连累我爸给你擦屁股,自己好像还跟大爷似的,活该你妈跟人跑,你爸偷东西!”
  
      我看了眼陈圆圆,又看了看旁边的林小梦,点点头说:“第一次看到你这种胸小无脑的傻逼娘们,你早晚让那个**把你卖了都还帮着人家数钱,我做的事情不光彩,她做的是不是更下贱?”
  
      林小梦掐着腰急赤白脸的骂我:“赵成虎,我怎么了?我只是利用课余时间在理发店当学徒工挣点零花钱,谁知道那理发店是那种地方,我是被连累的,你难道没看见?”
  
      我冷笑着指了指脸,又朝她翘起大拇指,就没有再废话。
  
      陈圆圆还以为我要动手,赶忙把林小梦护在身后说,没想到你年纪轻轻的竟然去那种地方,还强迫梦梦和你那样你好自为之吧。
  
      我怜悯的看了眼陈圆圆,往旁边又走了几步,林小梦看来就是用这样的理由骗过了陈圆圆的,在陈圆圆心目中我反正已经是个垃圾,多说毫无意义。
  
      可陈圆圆依旧不依不饶,跟屁虫似的撵到我脸前,嗓门尖锐的开骂,她问我心是什么做的,她爸这么帮我,难道我就没有一点感动?啰哩八嗦的说了很多难听话,我一个字都没回她,因为在我心目中她已经从女神跌落成傻逼。
  
      几分钟后,黑狗熊和那警察头头从办公楼里出来,黑狗熊走到我跟前说:“可以走了,有些话我想和你谈谈,我知道你现在心里肯定特恨我,等你火气稍微小点可以到家找我,有什么需要帮助的,也可以找我。”
  
      我撇了撇嘴巴哼了一声说,钱我一定会还给你的,就径直往派出所大门走,陈圆圆从背后又骂了我好几句难听话,最后还是被黑狗熊给喝住的。
  
      陈圆圆气的拽着林小梦快步从我身边走过,路过我跟前的时候,她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丢了句,以后在学校给我小心点,然后和林小梦甩着胳膊就离开了。
  
      我此刻的心情挺茫然的,说不出到底是难过还是开心,低着脑袋往高文杰家的方向走去,没走两步,就听后面有人“哥们,哥们”的喊我,声音好像还挺耳熟,我就扭过了脑袋。
  
      只见先前被两个警察拽进办公室的那个小平头居然完好无损的跑出来,正从后面朝我招手,跑到我跟前,那小平头从口袋掏出一包“玉溪”递给我一支,没头没脑的说了句:“兄弟,今天的事情替我保密啊。”
  
      我一脸懵逼的问他,保啥密?我又不认识你。
  
      这下他眼睛瞪圆了,咳嗽了两声指了指自己:“你不认识我?难道你不是三中的?我记得好像见过你啊。”
  
      我说是三中的,不过真不认识他。
  
      他这才松了口大气,替我把烟点着,坏笑着说:“兄弟,你挺有骨气的!刚才我从屋里看的清清楚楚,宁愿蹲监狱也不受仇人恩惠,带种!对了,其实你喜欢那个陈圆圆吧?”
  
      我说:“你认识陈圆圆啊?”
  
      他得意洋洋的点了点头,很臭屁的说了句整个三中的美女资料我都一清二楚。
  
      我以为他也看上陈圆圆了,就说以前我确实喜欢陈圆圆,不过今天开始跟她没有任何关系,你想追随便追。
  
      他哈哈一笑说:“女生就像沙子,想要抓住她,那就得把她弄湿。”然后哼着小曲离开了。
  
      我傻愣愣的望着这个情圣一样的家伙,也觉得有点眼熟,好像确实在学校见过他,只是想不起来这家伙到底是哪个班的了,按理说初二有点名气的人我都知道,难不成他是初一或者初三的?
  
      我正胡乱琢磨的时候,肩膀被人重重的拍了一下,吓了我一个激灵,骂了一句“操”回头看了过去,只见高文杰气喘吁吁的出现在我身后,孙子似的累的上气不接下气。
  
      我疑惑的问他,怎么又跑回来了?
  
      他一只手拖着膝盖,另外一只手从口袋摸出来一沓崭新的百元大票说他来给我交罚款,还说一猜就知道我刚才肯定在骗他。
  
      我心里如同一股暖流滑过,笑闹着在他后脑勺上扇了一下说,明知道老子说假话,你特么走的还那么无牵无挂,狼心狗肺的东西。
  
      他搓了搓鼻子嘿嘿傻笑说他当时真害怕,还问我怎么出来的。
  
      我说:“越狱,你信不?”
  
      这货的脸色立马变了,拽着我胳膊就往派出所里面走:“三哥,我把家里的彩电和冰箱卖了,咱现在兜里有钱,跟我去自首。”
  
      被胖子傻乎乎的举动感动的我差点掉眼泪,我说自首个蛋,我叔来保的我,然后一把揪起他耳朵骂:“你麻痹,你个败家子!你家的冰箱和彩电起码值一万多吧?你爸妈回来不得打死你啊!”
  
      他无所谓的摆了摆手,说了句让我铭记一辈子的话,他说兄弟比钱重要。
  
      我俩说着话往回走,走到高胖子家小区门口的时候,看到那里堵了好几辆摩托车,旁边还蹲着十多个染着黄毛红毛的小青年,手里都拎着洋镐把,脑袋上缠着纱布的何磊也在其中,见到我俩,何磊尖叫一声:“别让他们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