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王者 > 025 苏菲的愤怒
    19姐手中捧了一碗冒着热气的骨头汤,坐到床边朝着我微笑说:“医生说你需要喝一些清淡的东西,所以我煲了汤,你尝尝合不合口。”

    我竭力从床上坐起来,隐约记得昨晚上我是枕着她的大腿去的医院,还把那辆“桑塔纳”吐了一车,内疚的说:“老师,昨天的事情真的谢谢你,还把你裙子给搞脏了,实在不行我再赔您一条新的吧?”

    19姐今天换了件花纹短袖和一条浅色的牛仔裤,一头乌黑的中长发微微披散,一双细长的眼睛在睫毛下忽闪忽闪,脸蛋说不出的水灵,听到我的话她“噗嗤”一声笑了,舀了一勺汤,细心的吹了吹喂我:“哪有老师让学生赔偿的道理,你养好身体,回去好好上课,就是对我最大的回报。”

    不知道为什么,我心里某个很柔软的地方,似乎被轻轻撞了一下,忽然有些感动,已经记不清楚我多久没有被人这样细心体贴的照顾了,好像很小的时候生病,我妈曾经带给过我这种温情。

    看我傻愣愣的发呆,19姐把勺子又往我嘴边伸了伸,温柔的说:“快喝啊,你不喝都对不起老师熬了一上午的苦心。”

    我抽了抽鼻子自己接过来碗,大口大口往嘴里灌,19姐又从旁边说:“小心烫,吹吹再喝。”我说我这个人天生皮厚不怕烫,然后举起碗挡住半个脸,不想让她看见我湿润的眼睛。

    喝完汤,19姐让我再休息一会儿,她端着碗离开了,不一会儿又拿了一条热乎乎的湿毛巾递给我,等我擦完脸,她又马不停蹄的端来一杯热水喝消炎药给我。

    看到她额头上的汗水,我抓了抓后脑勺说,老师你歇会儿吧,我自己能行,抓后脑勺的时候,不小心扯动脸上的伤口,疼的我呲牙咧嘴的“嘶嘶”了两声。

    19姐微微一笑说没事,还开玩笑的打趣:“最累的事情是帮着你们收拾屋子,我都纳闷,你们是怎么做到让袜子能立起来的?早上我看到高文杰同学居然从一堆脏衣服里找干净的穿,就帮着你们把所有衣服都洗了。”

    这句话说的我更加尴尬了,虽然那些衣服跟我没半毛钱关系,可问题是19姐肯定认为我和胖子是合租,在心里一定烙下了我也是个邋遢鬼的印象,我发现她笑的样子很可爱,左边嘴角有一个小小的梨窝,一笑两只眼睛都变成了小月牙。

    又随便闲聊了几句,19姐突然眼色一正,问我昨天是不是说假话了?其实昨天是跟人打架才会受伤的对吧?

    我当然不能承认,犟嘴说就是被人抢劫了。

    她也没跟我较真,嘱咐了我一句好好休息,就出门了,感觉她好像有点不高兴,我心里顿时有点愧疚,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了,浑身疼的要死,稍微转下身体就感觉骨头快要断掉,我恨恨的咒骂了何磊一句。

    躺到快中午的时候,19姐又来给我送饭,我有些不好意思的说想上厕所,她搀扶起我就往卫生间走,她身上的味道很别致,让人闻着有些上瘾,加上我两条腿确实有点软,身子不知不觉朝她靠了上去,19姐没有察觉,只以为我是伤后无力,努力的扶着我,一步一步往厕所走。

    她之所以叫这个外号,就是源于19的英文单词发音,我半倚靠在她怀里,胳膊总能蹭到她的胸口,那种感觉很刺激。

    走到厕所门口的时候,她依然没有松手,我尴尬的咳嗽两声,其实想提醒她松手吧,19姐似乎没理解我的意思,反而关心的问我,咳嗽的这么厉害,是不是还有哪不舒服?

    我说没有不舒服,挣脱开她的手臂,扶着墙慢慢摸进厕所,19姐跟在我身后,生怕我摔倒了,站在马桶前面我没好意思拉开拉锁,脸皮发烫的侧头看了她一眼,19姐茫然的问我,是不是手疼?说着话她就伸手帮我解开拉锁。

    我脑子“嗡”的一下直接懵了,都不知道是怎么解决内急的,就又被19姐架着回到房间,回去的路上我真是痛并快乐着,那种感觉根本不知道怎么形容。

    本来我就比同龄人早熟很多,老容易动歪念头坏想,现在又被19姐这样一个娇媚可人的美女抱在怀里走了这么久,加上她刚才居然还碰了我那里,换成是谁,能不“难受”。

    19姐全然没有在意,把我放到床上的时候,还喘着香气问我,你脸色特别的红,是不是哪里不舒服?我当然不能告诉她到底哪难受,摸了摸烫手的脸皮,朝她挤出个笑容说:“有点困了!”

    19姐很体贴的点点头,帮我将被角压好,就离开了房间。

    刚才上厕所的画面,像电影画面似的在我脑子里一直放映,我在脑子里生出很多邪恶的胡思乱想,最终都被“老师”两个字生生的扼杀了那些坏想法,我是人不是畜生,19姐是天使,我不能亵渎她。

    空气中还残留着19姐身上的清香,迷迷瞪瞪的我就昏睡过去,好像还梦到了小时候的情景,那时候我妈还在,我们一家三口坐在小院里温馨的吃饭,醒过来的时候,天色已经黑了,我发现泪水把枕巾全都给打湿了。

    摸了摸侧脸上的纱布,感觉已经不那么疼了,我爬起来准备去上个厕所的时候,听到外面钥匙开门的声音,紧跟着高文杰像是一阵风似的跑了进来,火急火燎的推开卧室门说:“三哥,出大事了,你干姐跟何磊在人民广场上约架,现在人民广场上全是人。”

    我急忙问他,苏菲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

    胖子呼呼喘了两口气解释说,中午苏菲去学校找我,结果在校门口碰上昨晚上揍我们的那群混混跟何磊一起,苏菲当时扇过何磊两个嘴巴子,两帮人没废话直接打了起来,当时苏菲就带了五六个人,所以吃了亏。

    打完架以后苏菲问胖子我去哪了,胖子把苏菲带回家,看到我满身是伤,苏菲当时就暴走了,下午上课的时候又带人闯进学校,把何磊狠捶了一顿,然后和他约架晚上到人民广场群挑。

    我急了,赶忙起身穿鞋,苏菲再怎么厉害也只是个女孩,而昨晚上打我们的那帮混子,一看就是职业的,跟他们开战,苏菲肯定吃亏,穿好鞋子我随手抓了件胖子的衣服套在身上,让高胖子带着我出门。

    高文杰犹豫的说:“咱俩这样,去了也帮不上啥忙,要不然”

    我骂了高胖子一句,扶着墙就往外面走,高文杰尽管嘴上不乐意,不过还是嘟嘟囔囔的起身扶住我,我俩一起朝外面走去,临出门前,我又从高胖子家的厨房找出来菜刀拿报纸包住藏在怀里。

    打了辆“三奔子”,直奔人民广场,我心里暗暗的想,如果何磊这个逼敢伤苏菲一根手指头,我今天就算拼了命不要,也肯定剁死他,大不了就一命换一命。

    高文杰从旁边不住的劝我,吓唬吓唬就得了,千万别真动手怎么怎么的,我也没吱声,心急如焚的朝着骑三轮摩托的司机喊快点。

    人民广场在县城郊区,以前好像确实建过一个大电影院,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拆了一半,只留下一大片水泥地铺成的广场,以前就听说县城里的混混群殴都会把地方选在那,听说那地方还死过人。

    走了差不多二十多分钟,总算到了目的地,刚下车我就看到广场上人山人海的全是小青年,有男有女很是壮观,有穿校服的小混混,也有染着头发的痞子,广场的前面停了好多自行车和摩托。

    两帮人分成两伙在对峙,一伙大部分都是穿着高中校服的学生,领头的正是苏菲,还有一伙清一色的社会混混,领头的是个剃着光头的青年,何磊就站在他旁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