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王者 > 026 狠人
    看到还没开打,我不由松了口气,急忙往跟前走,高文杰跟在我身后不停的小声的墨迹。
  
      苏菲和何磊两帮合起来差不多能有五六十人,大广场的底下有几层台阶,旁边围了好多我们学校初二、初三的混混骑在自行车上看热闹,我和胖子刚一出现,立马引起了他们的注意,不少我们学校的混混窃窃私语起来。
  
      我不禁有些苦笑,自从跟陈圆圆扯上关系以后,我在学校的出镜率直线上升,估计明天我又能轰动全校,此刻我整个脸还肿的像猪头似的,左边缝了五针,如果不是因为苏菲跟何磊群挑,打死我也不乐意上街。
  
      远远望去,我看到苏菲的头发扎起一条马尾,戴了个大耳环,身上穿件大红色的运动T恤,手里拎着一根凳子腿,看起来英姿飒爽,别有一番味道,正指着对方领头的那个光头青年在说什么,怕她们干起来,我赶忙挤进人堆喊了一声:“姐,先别动手。”
  
      苏菲侧头看了我一眼,眼神又惊又喜还带着一点心疼,急忙搀扶住我胳膊埋怨的说:“都成这个熊样了,怎么还到处乱跑,赶紧回去小心中风。”
  
      我吸了吸鼻子说没事,让她别管这事儿,其实我就是怕苏菲吃亏,苏菲带来的人不少,不过都是些穿高中校服的学生,再看何磊那边起码二十多个人,全都是染着红毛绿尾巴的混混,而且不少人手里还攥着明晃晃的大砍刀,都不用动手,光看气势就知道谁赢谁输。
  
      听到我的话,苏菲立马不高兴了,问我啥意思,是不是看不起她这个姐?
  
      我赶紧解释是怕她出事,苏菲脸色这才好看一点,朝我神秘的一笑,说她已经请了一个大帮手,保管对方待会吓得屁滚尿流。
  
      我来回寻视了一圈,也没发现有什么牛逼人,只见到苏菲旁边还有个留着小短头的男生,穿件白衬衫,把校服系在腰上,大概一米七多高,一双丹凤眼瞄向我滴溜溜的转,虎头虎脑的模样让人格外有好感,应该那是那种混的比较的好的学生痞子。
  
      苏菲也看出来我的猜忌,摇了摇脑袋说:“不是他,他叫凌辉是我哥们。”然后又跟那个叫凌辉的男生介绍了下我,不过没说名字,只说我是她弟弟,外号三儿,听得我尴尬的不行。
  
      就在这个时候,我发现对面领头的光头青年一直恨恨的瞪着我,好像和我有什么深仇大恨似的,那光头大概二十岁出头,穿件时下流行的花格衬衫,脖子上戴条金链子,胸口处还有纹身,其实我看他的眉眼也有点眼熟,只是一时半会想不起来在哪见过。
  
      见到我出现,何磊一下子乐开了花,狗仗人势的指着我朝光头介绍说:“豹哥,他就是赵成虎,昨天在游戏厅门口打我的人就是他。”
  
      光头青年的眼睛眯缝成一条线,冷笑的说:“我和你堂哥找他很久了,没想到真是冤家路窄啊!今天就是老天爷来了,我也肯定办了他!”
  
      这句话说的我云山雾罩,难不成我以前得罪过这个光头?我心里暗暗想着,脑海中把从小到大跟人打架的人名全都翻了一遍,也没找到这个光头,他到底是谁?
  
      苏菲一点没惯着那光头,扯开嗓门就骂:“吹牛逼呢,你动我弟弟一指头试试!”
  
      那光头冷哼一声,你帮手还没来,我等来了一起处理,今天谁也能走,就是他不许走。
  
      何磊一下子狂起来了,鼻孔朝天的冲我叫唤:“赵成虎你可真没种,躲在女人背后算什么本事?”
  
      我讥讽的撇了撇嘴说:“整的跟你不是藏在别人裤裆底下一样,有能耐咱俩单挑!”其实我说这话纯粹吹牛逼,昨晚上让他们打的够呛,现在我浑身都疼,从这儿站了几分钟,身体就开始有些发软。
  
      当着这么多人面被我鄙视,何磊那点男人的血性也彻底激出来,牛哄哄的往前一站,指着我说:“来来来,今天咱俩谁先跪下谁是孙子。”
  
      苏菲搀着我胳膊不让我上前,吐了口唾沫,埋汰何磊不要点逼脸。
  
      旁边那个叫凌辉的男生往起挽了挽胳膊说他跟何磊单挑,何磊立马又怂了,压根都不敢接凌辉的话茬,指着我挑衅:“赵成虎,你就这点本事儿,除了舔女人屁股,啥也不行,不是跟我单挑么?来啊!”
  
      他身后的那群混混全都哄堂大笑起来,各种垃圾话往外瞎喷,说我是苏菲的小情人,还说苏菲求欲不满怎么怎么的,苏菲身后的那群人也同样拿脏话怼对方,一瞬间各种问候家里十八代的话漫天飞扬,整个广场上都变得闹腾起来。
  
      眼看着苏菲的脸色越来越难看,我的火气立马被挑了起来,他们怎么骂我都行,可是骂苏菲我就受不了。
  
      我使劲挣脱开苏菲的胳膊,直接从怀里抽出来那把拿报纸裹着的菜刀指向何磊吼:“来,废物!今天爹教教你做人!”
  
      广场上顿时变得安静无比,所有人的目光全都投向何磊,何磊脸色红一阵、白一阵,好半天没敢往前迈脚,涨红着脸憋了一两分钟,才憋出来句,你拿武器算什么英雄。
  
      苏菲鄙夷的啧啧了两声,我们身后的那群高中生全都哈哈大笑,只笑不骂人,就比什么语言更打脸,何磊挤到光头青年的身旁催促:“豹哥,咱开干吧,是他们说给咱群挑的,现在又扯什么单挑,规矩不能总他们说了算吧?”
  
      光头青年沉思了几秒钟,朝着苏菲说:“妹妹,我不想为难你们一群小孩儿,我从体育路混的,我叫张豹,我大哥是苏衍,你们应该听说过,今天咱交个朋友,把他留下,你们就都可以走了,咋样?”
  
      不等他把话说完,苏菲直接打断,指了指自己的脸说:“秃瓢头,你脑袋好像被驴给踢了,现在不是你们找我麻烦,是我找你们事,首先是我弟弟被打,其次今天中午,你的人扇了我一巴掌,这笔账怎么算?”
  
      我这才注意到苏菲的左脸稍稍有些红肿,刚刚压下去的火气猛地又喷了出来,拎刀指向光头就骂:“草泥马,谁打我姐的,老子今天弄死她!”
  
      他正说话的时候,几辆摩托车的轰鸣声由远及近,我们全都扭头看去,见到七八辆摩托车,朝着我们这个方向开来,荡起一路黄色的灰尘看起来特别的**。
  
      几秒钟的时候,那群摩托车就开到了广场跟前,从摩托车上下来二十多个青年,基本上都是染着黄毛、红毛的小青年,领头的家伙我也见过,正是前天晚上在苏菲吃饭的长得有点像“陈浩南”的那个青年。
  
      新来的这群混子全都穿着黑色的T恤衫,胸口上画着个狰狞的骷髅头,每个人手里都拎根一米来长的棒球棍,拖着地就走了过来,棒球棍拖着地面的声音让人格外牙碜。
  
      光头看到“陈浩南”一伙人脸色瞬间变得比吃屎还难看,一对老鼠眼阴沉沉盯着我和苏菲。
  
      “陈浩南”走到我们身边,伸手轻轻抚摸了下苏菲的秀发,很阳光的咧嘴一笑:“没来晚吧,小丫头。”然后又冲着光头说道:“张豹,你现在可真是混大了,都开始欺负初中生了,了不起啊!”
  
      苏菲装出一副受了大委屈的模样,嘟着小嘴说:“祖峰哥哥,他们刚才骂了我很多难听话,那个光头还扇了我一巴掌!”说着话,她指了指自己红肿的脸庞。
  
      光头寒着脸低吼:“刘祖峰,今天的事情和你无关,我不想”
  
      哪知道“陈浩南”一个箭步蹿过去,抬手就是一记响亮的耳光抽在光头的脸上,接着揪住他的衣服领子,拿膝盖狠狠的磕了两下,把光头打倒在地上骂:“你他妈动我大哥的妹妹,就跟我有关系,操尼玛!哪只手扇的?老子今天剁了哪只手!”
  
      “草踏马的,敢打豹哥,干他!”何磊喊了一声,那群混混呼啦一下涌动过去。
  
      我们旁边的那群穿黑色骷髅T恤的青年也纷纷包围过去,两帮人马推推搡搡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