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王者 > 027 原来是他
    我和苏菲站的位置最靠前,一瞬间我俩就被两边的人群给包围住了,对面何磊带的痞子们推搡不说,身后那群穿骷髅t恤的青年也不停的拥挤,场面混乱的不行,四周全是扯着嗓门不停“草泥马,草泥马”骂街的混混。

    苏菲怕我被挤伤,拿半个身子牢牢护在我前面,拽着我胳膊拼命往外挤,两旁的人你推我搡根本没有半点空隙,不知道谁的手一把揭开我脸上的纱布,昨天刚缝好的伤口瞬间开始往外冒血,粘糊糊的顺着我侧脸往下流,滴答的苏菲也满手都是。

    我们正竭力往出挤的时候,何磊偷偷摸摸的朝我们走了过来,拎着根木头棒子指着我叫唤别跑,我刚准备跟他干,苏菲已经抢在我前面一把推开他,把狗日的推了个趔趄,接着又一脚狠狠的踹在何磊的裤裆踹上,何磊“嗷”的惨嚎一声捂着命根子就跪倒在地上。

    少年人的热血本来就很容易被点燃,加上又是这种场景,我的情绪顿时有点不受控制,我攥着菜刀冲何磊骂了声“去尼玛的!”就劈了下去,苏菲赶忙拉住我胳膊往后拖,焦急的呵斥我:“你他妈活腻歪了啊?想进进去蹲大牢么?”

    正是因为苏菲拉了我一把,那一刀才没砍到何磊身上,不过也把他给吓得够呛,整张脸都变得惨白惨白,跟条狗似得捂着裤裆就蜷缩回人堆里。

    接着苏菲又回头朝凌辉那头喊了一声“开干!”凌辉摆摆手,那群高中生就也加入了推搡的行列当中。

    我有些后怕的朝苏菲说了句,姐谢谢!

    我俩还没来得及松口气,一个家伙拎着把木棍猛的朝苏菲砸了过去,苏菲当时眼睛望着另外一个方向,根本没注意到,我赶忙搂住她往后退了几步,同时拎着菜刀指向对方吼:“你再往前走一步试试,砍死你个逼养的!”

    那家伙被我吓住了,没敢硬往前冲,我手里攥着菜刀来回瞎比划,发狠的指着两边的人咆哮:“都他妈给我滚开!”还别说,这菜刀真心比砍刀、木棍啥的有威慑力的多,我就那么来回抡了两下,我们周围顿时就没什么人了。

    刚才情急之下我一把将苏菲抱在怀里,一只手刚好抓在她的胸口上,感觉软绵绵的,还下意识的捏了两把,不等吓唬住这群混蛋,苏菲就赶忙从我怀里挣脱出来,俏脸红扑扑的都像个小苹果似得,我尴尬的咳嗽两声没敢看苏菲。

    就在三帮人乱成一锅粥的时候,那个打扮的跟陈浩南似得青年揪着光头的脖领站在人群最中心喊叫:“我的兄弟全往后退,菲菲的同学也都让一下!”

    他一嗓子下去确实很有效果,混乱的广场上人流慢慢往下散开,首先是那群穿着黑色骷髅t恤的青年走到两边,接着凌辉看了眼苏菲,见苏菲点头,他也领着那帮高中党退到了广场下面,我们也趁机跟随大部队走到广场下面。

    广场上只剩下他们两人,和光头带来的那群混混围在四周,“陈浩南”一点都没有害怕得意思,单手掐着光头的衣服领口问他,这事打算怎么处理?

    光头的鼻子被打破了血,耷拉着脑袋嘴巴依旧很硬的放狠话:“刘祖峰,你别狂。我大哥马上过来,有本事你等着他来!”

    “陈浩南”讽刺的吐了口吐沫说,我等你五分钟,五分钟何苏衍不到,我今天就废了你!

    苏菲从口袋摸出一团卫生纸帮我捂住脸上的血口,非要拽着我去医院,我说咱总得等事情处理完了再走吧,人家来帮咱,咱们扭头走显得太不讲究了。

    苏菲想了想后点点头,又心疼的看了我几眼说:“你要是实在扛不住了,咱们马上走,小峰哥跟我的关系就和咱俩一样,也不是外人。”

    我嗯了一声没有再吭气,感觉心里有点堵的慌,可能是因为她说广场上那个男人的关系和我一样的缘故吧。

    见我没应声,苏菲担心的问我:“三儿,你是不是疼的厉害?不行,咱就先去医院吧?”我摇摇头说没事。

    苏菲叹了口气说,如果我哥没进去,肯定不会让咱受这个窝囊气,她还给我介绍了下那个长得像陈浩南一样的青年,说他叫刘祖峰,是苏菲亲哥哥的拜把子兄弟,从小就对她特别好。

    我厚着脸皮开玩笑说:“你哥就是我哥,嘿嘿。”咧嘴笑的的时候,挣动了脸上的伤口,疼的我“嘶嘶”了两声。

    我们正说话的时候,刘祖峰揪着光头的衣领甩手“啪”的又是一记响亮的大嘴巴子,周围的那些混混刚要往上凑,刘祖峰手脚利索的从口袋摸出把折叠匕首怼在光头的脖颈上,懒洋洋的撇了撇嘴巴:“谁再往走一步,我就从张豹的身上开个血洞。”

    光头吓得脸上一点血色都没有,结结巴巴的说:“刘祖峰,你别他妈乱来,你大哥因为什么进的监狱,你不是不清楚吧?如果啊!”他话刚说到一半,刘祖峰已经一刀捅在了他的大腿上,疼的他发出杀猪一般的哀嚎声。

    刘祖峰脸上依旧挂着懒散的笑容,从光头的大腿上抽出来家伙,撇了一眼围在旁边的混混,慢条斯理的说:“集体往后给我稍稍,我只说一遍。”

    两边的混混齐刷刷的往后倒退,光头捂着大腿上的血洞很没骨气的求饶起来,不停的朝刘祖峰赔礼道歉,还说愿意赔偿今天的所有损失,刘祖峰压根没**他,自顾自的从口袋掏出一支香烟,叼在嘴里说:“还有二分钟,何苏衍要是不过来,我今天就废了你。”

    正说话的时候,不远处开过来一辆枣红色的面包车,从面包车里下来一个染着黄毛,穿件白色紧身背心的青年,那青年从车里拎下来把半米多长的大开山,急冲冲的跑上广场,朝着刘祖峰气急败坏的喊:“刘祖峰,别他妈欺人太甚,放了我兄弟。”

    刘祖峰吐了口烟雾,一只手拎着光头,朝新来的那个青年招招手说:“何苏衍,最近混大了啊,我大哥的妹妹都敢打,你不怕他出来活剐了你?”

    何苏衍背后纹了一条青龙纹身,一看就知道是个不好惹的家伙,望着他满背的纹身,我总有点似曾相识的感觉,尤其是他和光头站在一起的时候,我更是觉得特别熟悉,可是一时半会又想不起来到底在哪见过。

    我靠了靠旁边的苏菲小声问,姐那个何苏衍是干什么的?

    苏菲说她也不认识,好像听说在县城的体育路挺出名的,估计是个大痞子。

    何苏衍似乎对刘祖峰也有点发怵,叫唤的嗓门挺高的,愣是不敢上手,就从旁边一个劲地问他,到底想怎么处理?

    刘祖峰一根烟抽完,将烟头直接按在光头的脸上,光头疼的再次惨叫起来,旁边的何苏衍眼睛都瞪圆了,骂了句“草泥马”,胳膊一挥,周围的混混再次将刘祖峰包围起来。

    刘祖峰丝毫不畏惧,速度飞快的又从口袋掏出折叠匕首狠狠的插在光头的肩膀上,混混们如同被按下暂停键一样又不动了,纷纷求助似的望向自己老大。

    刘祖峰吸了吸鼻子,脸上挂着残忍的笑容说:“张豹今天手欠打了菲菲一巴掌,我要五千块钱医药费,这事不过分吧?处理不处理?”

    光头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朝何苏衍哀求,大哥,处理吧,求求你了。

    何苏衍深呼吸两口,掉头返回面包车,从车里取出来一沓钞票递给刘祖峰,咬牙切齿的说:“刘祖峰,今天的事儿我记住了。”

    刘祖峰接过钱,嘿嘿冷笑两声,一脚把光头踹在地上,大步流星的朝我们的方向走了过来,将钱递给苏菲,然后又回头指向苏衍说:“记好了,这是我大哥的亲妹妹,如果你再敢碰她一指头,我就杀了你全家,你知道我是个什么东西。”

    何苏衍眼睛怨毒瞪向我们这头,当和我的眼神撞到一起的时候,我突然想起来到底从哪见过他了,原来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