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王者 > 028 真相大白
    当和何苏衍的眼神碰到一起的时候,我猛的想起来他是谁了,两三个礼拜以前,就是他和那个叫张豹的光头把陈圆圆绑到玉米地的,怪不得看到他俩的时候我会觉得特别眼熟。
  
      只不过当时这两个王八蛋脸上都带着口罩,一时间我没认出来,这下终于真相大白,何苏衍是何磊他哥,也就是说那天的事情全都是计划好的,说什么何磊欠钱不还啥的都是借口。
  
      何磊这个逼真是个彻头彻尾的人渣,我心里恨恨的想着,可是转念又一想陈圆圆这个傻娘们不是总认为除了我以外世界上的人都是好人么,让她自作自受吧。
  
      何苏衍狠狠的瞪了我一眼,似乎想把我的模样记清楚,然后又冲刘祖峰丢了几句狠话后,就带着张豹和那群混混离开了,那帮混混有骑摩托的,有钻进面包车里,不大一会儿就走的干干净净。
  
      刘祖峰手里捏着五千块钱递给苏菲说,小丫头这是你应得的医药费。
  
      苏菲红着脸不肯接,还说这钱跟她没关系,把我从旁边看着干着急没办法,推让了半天苏菲还是不要,刘祖峰微微一笑,指了指我说:“你看这小子挨的熊样,换药缝针就得不少钱,还有你喊这么多同学过来,也不能让大家白忙活,快拿着吧。”
  
      苏菲仍旧支支吾吾的拒绝,刘祖峰从里面数出来几张揣到口袋说他拿一千块钱给兄弟们加油,就把剩下的钱硬塞到苏菲的手里,不等苏菲拒绝,刘祖峰说还有别的事情,就招呼那群穿骷髅头T恤的青年们骑摩托车离开了。
  
      等他们都走远以后,我舔了舔嘴唇憨笑说,姐,小峰哥真场面,霸气还帅气。
  
      苏菲白了我一眼,笑骂我见钱眼开,从剩下的四千块钱里数出来一半给了那个叫凌辉的男生,让凌辉看着安排,是请大家吃饭,还是分了都随便,把那群高中生全都高兴的不行。
  
      然后她又把剩下的两千块钱一股脑递给我说,小峰哥都说了,就数你挨的最厉害,这钱你拿着买点好吃的。
  
      我相信只要是个正常人见到钞票没有不亲的,我自然也不例外,刚想要拿钱,冷不丁看到苏菲侧脸上的巴掌印,心里猛地颤抖了下,整件事情虽然是刘祖峰解决的,可没有苏菲帮忙,人家认识我是个6啊。
  
      指不定最后赔钱的那个人还得是我,苏菲忙活了大白天,自己还挨了一巴掌,结果一毛钱好处没有,这钱于情于理我不能接,我咳嗽了两声坏笑说:“姐,我口袋漏,你帮我先拿着吧,咱俩不分你我。”
  
      苏菲还想说别的,我捂着脸哎哟哎哟惨嚎起来,这个时候消失了大半天的高胖子不知道突然从哪蹿出来,跟苏菲一起搀住我,让两个男生骑车把我们送回了县城。
  
      回到县城,苏菲本来是想让我到大医院去的,我嫌弃药费太贵,找了家小诊所换了换药,完事后我们仨人随便找了家小饭馆要了俩菜边吃边闲聊,期间苏菲好几次要给我钱,都被我找借口转移了话题。
  
      我问苏菲,姐你亲哥到底是干什么的,为啥小峰哥说起来他的时候感觉特别激动。
  
      苏菲好像不太想回答,拿着筷子轻轻敲击盘子边,发出滴滴答答的脆响,好半天后挤出个笑脸说,我哥是个劳改犯,前段时间失手伤人,让法院判了三年,然后就再没吱声。
  
      我叹了口气说,对不起啊姐,以后我肯定混出个人样,像小峰哥那样保护你。
  
      苏菲吸了吸鼻子,在我后脑勺上拍了一下开玩笑说:“等你以后有了对象,要是还记得我这个姐,我就知足咯。”说这话的时候,她脸色稍微有些失落,从口袋掏出烟盒,点燃一支叼在嘴里,长长的吐了口烟雾。
  
      我激动的一把攥住她的小手,一着急说漏了嘴,说万一我对象就是你呢,结果这话说完,我和苏菲都给闹了个大红脸,苏菲红着脸像是一只惊慌失措的小兔子一样,着急的把手从我掌心里抽出来,点了点我脑门说不许乱想,我是你姐,然后把账结了,丢了句我还有事,就逃也似的跑出了门口。
  
      看到她落荒而逃,我心里有点失落,苏菲的意思很明显,就是拒绝我,想想也是,我这样的人要啥没啥,拿什么跟她处对象,不过想娶苏菲当媳妇的种子却在我心里迅速生根发芽,而且比当初对陈圆圆还要强烈一万倍。
  
      吃罢饭,把菜刀放回家,我和高文杰溜溜达达的街上散步,我这副尊荣现在走到哪都是焦点,我也不在乎那么多,和胖子一起来到县城的人工湖旁边,这附近有个小广场,一到晚上就有很多人从广场上摆夜市,吃的、穿的,小玩具,卖啥的都有,昨天挨揍衣服被扯坏了,我寻思从夜市上买两件便宜衣裳换洗。
  
      我问高文杰刚才群殴的时候跑哪去了,他低着脑袋特别不好意思的说他害怕挨打,就躲到了广场的下面,还说这次我在三中真的出名了,尤其是拎着菜刀跟何磊叫板的时候,好多初二初三的混混都在下面夸我。
  
      我撇了撇嘴巴说有个蛋用,其实心里头有点飘飘然,就趁机教育他说,要想不被欺负,就得学会欺负人,我说这话的时候,胖子一脸认真的狂点脑袋,实际上我也知道就是对牛弹琴,他的胆儿太小了,真属于那种你扇脸,他还屁颠屁颠问你手疼不疼的熊包,想要一下子改变实在太难。
  
      我正跟他传授经验怎样当一个合格的混蛋的时候,这货突然拽了拽我胳膊,指向前面的一个小地摊说:“你看那女的是不是林小梦啊。”我顺着他的指头看去,果然看到林小梦和两个男的正蹲在一家卖荧光棒的地摊前面挑挑拣拣。
  
      那两个男的一看就是那种街上混的二流子,大晚上的还戴着蛤蟆镜,穿件黑色的半截袖,故意把袖口挺到肩膀上,露出胳膊上的狼头纹身,跟得了癫痫似的一颤一抖的和卖东西的小贩说话,林小梦这个浪货装的好像清纯美少女似的低着头从旁边捂嘴轻笑。
  
      我不屑的吐了口唾沫,搂住高胖子肩膀掉头就走,我现在这架势肯定干不过人家,高胖子只能算半个人,如果林小梦犯贱,今天晚上我俩又得挨揍。
  
      回到家简单洗漱了下后,我以病人的理由名正言顺的占了胖子的小床,他一脸不乐意的抱着那几本明星写真滚到客厅去睡觉,走的时候还嘟嘟囔囔的说从客厅撸的没感觉。
  
      第二天一大早,高胖子就喊我起床去上学,本来我还打算以受伤为借口在家多躺几天的,可是转念又一想,胖子如果去学校,中午我连吃饭的钱都没有,反正一个人从家里呆着也没意思,还不如到教室混日子,起码热闹点。
  
      我俩从楼下买了套煎饼果子,边吃边往学校走,走到大门口的时候,看到陈圆圆正左顾右盼的站在校门外来回张望,我正琢磨要不要把何磊和他哥的事情告诉她,就当是还黑狗熊人情的时候,陈圆圆寒着脸朝我走了过来,语气特别冰冷的说:“赵成虎,你把小梦弄到哪去了?她家找了她一晚上,我告诉你,现在已经报警了。”
  
      我立马也怒了,瞪着眼问她啥意思?我说我是林小梦她爹啊?她去哪跟我有什么关系?
  
      陈圆圆像个老母鸡似的,红着眼睛骂我不是男人,还说只有我和林小梦有仇,林小梦一夜没回家,肯定是我使的坏。
  
      我也没惯着她,讽刺的吐了口唾沫说:“谁知道林小梦是不是又缺钱了,跑到哪个洗头房去挣外快。”我说这话的时候嗓门也大,很多同学都看向我俩。
  
      说完我拽着高文杰就往学校里走,哪知道刚走到我们班门口,我就被班主任喊到了办公室,办公室里还有两个穿制服的警察。
  
  泰国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视频曝光 扑倒男主好饥_渴!!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 meinvxuan1 (长按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