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王者 > 029 跟着三哥走
    跟着班主任走进办公楼,路上我问他啥事,他也不吭声,直到看见屋里面还有两个穿着制服的警察,我才有种不好的预感,感觉肯定和早上陈圆圆问我林小梦去哪了那事有关。
  
      把我带到警察跟前,班主任就跟个太监似得卑躬屈膝的退出了房间,看的我牙根一阵发痒。
  
      两个警察都是二十多岁的青年,长得虎背熊腰看着就挺严肃的,一个警察坐在班主任的桌子上正低着头翻什么资料,另外一个上下打量了我两眼问:“你叫赵成虎?”
  
      我点了点头说是,心里一顿骂娘,也不知道是不是犯太岁,这两天尽跟警察打交道了。
  
      那警察问我脸上的伤是怎么来的,我说下楼梯摔得,他冷笑了一声接着问我,之前是不是和林小梦有过节?
  
      我实话实说的承认和林小梦确实吵过架,她还找校外的人打过我。
  
      那警察又问我昨天白天在哪,我说在同学家休息养伤,我们英语老师可以作证,两个警察小声嘀咕了几句。
  
      那个翻资料的那个警察回过身子看了我两眼,问我这几天有没有见过林小梦?还说她从前天晚上就一直没回家,也没来学校。
  
      我说不可能吧,昨天晚上我还在人工湖那片的夜市上见过林小梦呢,就把昨晚上的事情跟他们说了下,包括和林小梦一起的那两个二流子长相也大概描述了一遍。
  
      我说话的时候,其中一个警察拿着笔在本上记录,等我全都说完他还问我确定自己说的是不是真话,如果是就在本上按手印,以后是要负法律责任的。
  
      那时候我哪懂这些,一听要负责,还是给林小梦负责,我当然不同意了,赶忙摇了摇头说,我好像看错了,不记得是不是林小梦。
  
      两个警察态度倒是挺好的,也没有硬逼我什么,只是说如果还想到什么,就到派出所去找他们,还啰里吧嗦的讲了很多废话,说什么林小梦跟我是同学,现在失踪了,于情于理我应该帮忙。
  
      我表面上点头说明白,心里其实想着关我蛋事,从办公室出来,我看到班主任正和另外几个老师站在楼道里交头接耳的小声聊天,眼见平常在学生面前耀武扬威像个大爷似得老师们此刻比孙子还乖巧,我心里说不出来的痛快。
  
      跟几个老师问了声好,我就往楼口走,刚下台阶要拐弯,班主任从后面撵上我,问我警察都说什么了,我说就问了问我和林小梦的事情。
  
      班主任明显松了口气,问我还说别的没,我当时也不知道咋想的,捉弄他说了句,警察还问我学校有没有老师收礼。
  
      班主任眼珠子都瞪大了,赶忙问我,你是怎么回答的?
  
      我说我不知道,班主任这才连续喘了两口气,拍了拍我肩膀说你先回去上课吧,我强忍着笑意跑下楼,走进教学楼以后才哈哈大笑起来,刚才班主任那个猪头狗脸的样子简直逗死我了。
  
      很多年以后我才知道,查贪污**的事情根本不归警察管,而且班主任平常收的也就是些小恩小惠算不上贪污,只是他做贼心虚忘了这些常识。
  
      回到教室,已经开始上第一堂课了,而且还是19姐的课,我从门口喊了声报告,19姐也没难为我,直接让我回座位。
  
      往座位走的过程中,同学们全都跟看外星人似得打量我,对于这种异样的眼光,我基本上已经习惯了,挺无所谓的,反而还昂首挺胸,大摇大摆的往座位上走。
  
      我那个学霸同桌轻哼了一声,很嫌弃的把身子坐的直溜溜的,生怕我会碰到她身上,这里说下我这个学霸同桌叫王珊,人长得不咋地,但是特别能作精,套用现在流行的一句话说,就是没有公主的命,偏偏得了公主的病,仗着自己学习好,整天傲娇的不行。
  
      对于这位班主任面前的红人,我基本上不怎么搭理,回到座位上,我装模作样的拿起英语课本跟着大家一起念单词,时不时偷看两眼讲台上的19姐,前天晚上要不是她把我送进医院,我估计真得挂了,而且病假也是她帮我请的,我心里琢磨要不要请她吃顿饭表示感谢。
  
      今天19姐打扮的很端庄,乌黑亮丽的中长发束成马尾,穿件雪白色的衬衫,跟她的脸型特别配,偶尔和我眼神触碰到一起的时候,她也只是微微一笑,感觉和平常没有任何区别,看到她手握拿粉笔在黑板上写字的时候,我心里莫名有点亢奋,想起来昨天她帮我解小手的事情,脸色骤然发烫起来。
  
      其实对于我这种从学校混吃等死的人来说,上什么课都一样,唯一不同的就是哪堂课可以睡觉,哪堂课可以走神,以往上英语课,几乎都是19姐前脚进教室,我后脚就趴在课桌上开始打盹,可自从前天的事情发生以后,我就不好意思再在她课上睡觉了。
  
      我同桌像是发现什么新大陆一样,好奇的不停看我,我问她看啥?
  
      她一脸讽刺说,太阳真是从西边出来了,连你这种人都开始认真听讲,我嘿嘿一笑说,谁规定学渣就不能有上进心的。她撇撇嘴,不过对我的态度好了很多。
  
      没多一会儿,下课铃声就响了,本以为19姐肯定会喊我出去单独聊聊啥的,没想到人家压根没提这茬,合上教科书就走出教室,弄的我心里反倒有点失落。
  
      教室里一下子闹腾起来,我趴在桌子上闭目养神,刚趴下没二分钟,同桌就靠了靠我胳膊说外面有人喊我,我烦躁的抬起头,只见高文杰站在门口朝我憨笑着招手。
  
      走出教室,我问胖子干啥?
  
      胖子拍了拍鼓囊囊的口袋,搂着我肩膀说,去厕所冒两口,路上我问他,警察找他问过林小梦的事情没?高文杰很干脆的摇了摇脑袋,反问我林小梦咋了?难不成因为太浪被人强了?
  
      我说不知道,警察说她失踪了,胖子一听乐的差点蹦起来,拍着胸脯说,这种举国欢庆的的大日子,中午我请你吃好的,我一阵无语,对于专业的吃货来说,就算是清明节也能找到合适的借口胡吃海塞。
  
      不过我心里却在想着另外一件事,为啥警察偏偏就问我一个人。
  
      我俩往厕所走的路上,又碰上了陈圆圆,她冷着脸怒视了我一眼,就从我身旁走了过去,本来我也没准备搭理她,可是心里又总觉得有点不得劲,就冲她说了句,你自己长点心眼,小心何磊吧,他和那次在苞米地里绑你的那两个人是一伙的。
  
      陈圆圆根本不相信,两只手抱在胸前反而很嘲讽的说:“赵成虎,你可真卑鄙,整完我最好的姐妹,现在又诬陷我男朋...”后面那个友字没说出口,陈圆圆红着脸转身就跑。
  
      我心想反正该说的我都告诉她了,以后出什么事情我起码心安理得,招呼高胖子一声,我俩就走进男生厕所,下课的男生厕所一直都是混混们的天堂,基本上每个班抽烟的混混都从里面过瘾,经常是一根烟好几个人轮流抽,每人吸两口,就感觉有多享受似的。
  
      如果不是高文杰烟瘾太大想抽,我是真不愿意过来,我俩走进厕所,高胖子递给我一支烟,自己也点上一根,就把烟盒迅速塞进我口袋,靠在墙上吞云吐雾起来,厕所里还有不少别班的混混有说有笑的吸烟。
  
      胖子一颗烟刚抽一半,一个梳着毛刺头,嘴唇边长了一颗痦子的家伙走到我们跟前,上去推了高文杰胸口两下呵斥说:“死胖子,给我来根烟。”
  
      高文杰两手一摊说:“浩哥我没烟,我抽成虎的。”还故意拿下吧指了指我。
  
      毛刺头把目光看向了我,我思考了一下,反正也没什么,拿出来烟盒给了他一支,倒不是怕他,只要不想得罪人。
  
      他咧嘴一笑,看我夹着烟没点着,就掏出打火机想把我点上,我说不用,等着胖子抽完烟,就搂住他肩膀往出走。走出厕所高文杰哈哈大笑起来,我问他笑啥。
  
      高文杰心虚的看了眼厕所,压低声音说:“以前周浩跟我要烟,都是从里面拿出来一根给我,剩下的他自己拿走的,刚才你给了他一根,他屁都没敢放,哈哈哈,我就知道通过昨天人民广场的事儿,学校这些混混铁定都不敢招惹你了,跟着我三哥走,面子里子全都有。”
  
      我踹了他一脚,骂了句傻**,正要往教学楼走,迎面碰上了何磊带着几个狗腿子也也往厕所走,他瞪眼看我,我也不甘示弱的瞪他,从学校里我不相信他敢真把我怎么着。
  
      对视了几秒钟后,何磊挤出个笑脸,朝我握手说:“成虎,以前咱俩有点误会,也算不打不相识,去厕所抽根烟,这事儿就算过了,行不?”
  
      这逼又想耍什么阴招,我心里暗暗想着,可是拒绝,又显得我好像害怕他似的,就点点头跟着他往厕所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