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王者 > 032 新同桌
    我看到林小梦的同时,她也正瞪着一对圆溜溜的眼睛瞧着我,嘴角还露出得意的笑容。

    我不屑的撇了撇嘴巴,心里暗想真是人靠衣装马靠鞍,在学校的时候,林小梦每天打扮的跟朵圣洁的白莲花似的,几天没见马上就换了个模样。

    脸上描眉画眼不说,穿的也像个陪酒小姐一样,她现在穿件黑色的花边小短裙,没有胳膊的那种,露出白嫩的手臂和大腿,脚下面踩着一双高跟鞋,鞋跟至少有五六厘米长,看的都快跟我差不多高。

    和她一起的那两个二流子都是二十多岁大人,染着头发,胳膊上还有狼头纹身,正是昨天晚上我和胖子见到的那两个,见我眼巴巴的盯着他们看,苏菲也回头看了一眼,小声问我:“你认识?”

    我嗯了一声,说咱也走吧,主要怕这个贱人背后给我们下绊子,如果待会真打起来,我们肯定吃亏,我身上的伤还没好利索,苏菲又是个女人,胖子只能算半个人。

    我们起身往出走的时候,林小梦和其中一个混混不知道说了几句什么,那人站起来就挡住了我们去路,皮笑肉不笑的朝着苏菲说,想跟她喝杯酒。

    苏菲很不客气的骂了句:“滚蛋。”

    另外一个混混拎着啤酒瓶就站了起来,推了苏菲肩膀两下骂,是不是不给面子?

    苏菲的暴脾气肯定不能惯着他,骂了句:“你们算什么东西,给你们面子?”一把抓起旁边的凳子就要开砸,被火锅店的老板急急忙忙跑出来拦下来了。

    我挡在苏菲的前面,梗着脖子问那俩混混啥意思?两个混混回头看向林小梦。

    如果光我自己,我肯定直接跟他们干,大不了就是挨顿打罢了,可现在有苏菲在旁边,我不能连累她也跟着吃亏,就好言好语的看向林小梦说:“梦姐,咱们好歹同学一场,没必要弄的这么僵吧?”

    林小梦**嗖嗖的朝我招招手,笑着说:“成虎,你过来。”

    我吸溜了两下鼻子,跟苏菲和胖子使了个眼色,走到林小梦的桌前,陪着笑脸说:“梦姐差不多得了,在学校咱俩虽然有点小矛盾,可你现在都是社会人了,以前的事儿大人不记小人过吧。”

    林小梦这会儿狂的不行,问我以前的事情怎么算?

    我说我给你敬杯酒道个歉行不?林小梦没吭声,我拿起她桌上的啤酒倒了一杯,两手捧起冲着林小梦说:“梦姐,前面的事情是我不对,您网开一面。”

    说实话,我心里挺憋屈的,和林小梦之间的矛盾,从始至终我就没错过,可是现在形势逼人,不服软不行,只能等以后有机会再报仇,反正我知道这婊子的家在哪住。

    林小梦接过酒杯,直接从我脑袋上浇花一样淋了下去,刺激的我脸上的伤口火辣辣的疼,我使劲推在林小梦的身上,骂了句:“草泥马的,疯了吧?”

    我旁边的苏菲一个猛子蹿过来,一把揪住林小梦的头发,甩手就是一记响亮的大耳光骂她:“装你麻痹装!淋我弟弟?”那两个混混狗一样叫唤的往跟前走,我抓起凳子就往他们身上砸,高胖子和火锅店老板也上手拽,站在酒水台后面的老板娘拿起电话报警:“喂,110么?我们这里有流氓闹事,快过来处理一下吧!”

    听到老板娘报警了,两个混混这才消停,瞪着眼吓唬我们马上放了林小梦。

    苏菲压根没**他们,揪着林小梦的头发抬手又是一巴掌抽在林小梦的腮帮子,抓起刚才那半瓶啤酒,“咕咚,咕咚”顺着林小梦的脑袋就浇了下去,把林小梦吓得一个劲地尖叫。

    有个混混从口袋掏出一把匕首,指向我们威胁,再不放了林小梦就捅死我们。

    我直接掐住林小梦的脖颈拽到热气腾腾的火锅上面说:“信不信老子今天活煮了她的狗头?”林小梦再次扯开嗓门嗷嗷尖叫起来,不停的冲我求饶,吓得连爸爸都叫出来了。

    火锅店老板从旁边不住的劝说我们算了吧,待会警察就来了,事情闹大对谁都不好,我想想也是这个理,因为这婊砸已经进过一次派出所了,再去第二次我自己都觉得没脸,就松开林小梦说了句:“咱俩的事情两清了,以后你再找我麻烦,我就去你家闹,不信试试。”

    林小梦连连点头说好,颤颤巍巍的跟着那两个混混往火锅店外面跑,往出走的时候,我看到她的两腿之间往下淌着淡黄色的液体,估计是刚才吓尿了,看来林小梦这两天有点上火啊,我坏坏的想着。

    等他们跑远后,苏菲扶着我坐下,半弓着身体拿餐巾纸帮我擦脸上的啤酒泡沫,问我有没有事?

    透过她宽大的领口,我隐约看到里面的风景,尴尬的咳嗽两声说:“姐,如果你再往下弯一点腰,我估计又得见血。”说归说,我眼睛始终都没舍得挪过地方。

    苏菲红着脸推了推我脑门,骂我没正经,冲着火锅店的老板两口子道谢,刚才他们很明显的是在帮我们,如果真报警了,这会儿警察恐怕早就来了。

    老板和老板娘说话都是外地口音,笑呵呵的说没事,还说林昆帮过他们大忙,我们既然是林昆的同学就都是一家人,让我越发对“木棍哥”的身份好奇起来。

    猛不丁我发现高文杰不见了,来回找了两圈也没见到这货的影子,就问苏菲看见没?苏菲摇摇头说没注意,我心想这小子可能看到我们打起来,偷摸溜了,也符合他胆小如鼠的性格,没太当成一回事。

    从火锅店又坐了几分钟,苏菲说送我回学校,我们就离开了。

    回去的路上,苏菲骑着小踏板带着我,我坐在后面两只手尴尬的不知道应该往哪放,过急转弯的时候,苏菲踩了两脚刹车,我身体不由自主的往前拱了两下,手也很自然的搂住苏菲的小蛮腰,当我手指头碰到她腰上的时候,我能清楚的感觉到她身体颤抖了一下。

    看苏菲没有骂我,我撞着胆子,两手稍稍往上挪动了一点,苏菲轻轻拍了我手背一下,不过也没说让我松开,我美滋滋的紧紧抱住她,还把脸故意对着她的后背吹气,苏菲的后背不自觉扭动两下,闻着她身上好闻的香味,我的身体可耻的有了变化。

    当时我就在想,如果时间静止,或者这条路如果一直跑不到终点那该有多好,不过也就四五分钟的时间,摩托车就停下了,苏菲让我赶紧滚下去,我两脚还没站稳,她就发动着摩托车离开了,临走的时候,我看到她整张脸红通通的一片。

    我吹着口哨往校园里走,心想今天中午的事儿太刺激,我得赶紧回教室补一觉压压惊,走到我们班门口的时候,我看到陈圆圆背靠着栏杆站在那里发呆,不用想也知道,她肯定又是来问我林小梦去哪了,突然觉得她真可怜,真心实意的对别人,别人都把她当工具。

    我咳嗽了两声引起她注意,问她:“是找我么?”

    陈圆圆点了点头说:“我爸让你今天放学必须去我家一趟。”

    我哦了一声,直接走进我们教室,本来还觉得她可怜,可是看她刚才牛逼哄哄说话的口气,我顿时又觉得这种傻逼就算让人坑死都活该,至于她说的黑狗熊让我去他家,我压根没往心里去。

    以前害怕黑狗熊是因为他是村长,稍微使点手段,就能把我家的庄稼旱死,现在我爸都不在家了,地里的庄稼我更不在乎。

    不多会儿上课了,是我们班主任的课,这个秃顶第一件事就说调座位,我被安排到了最后一排,靠近后门的地方,旁边还守着个臭烘烘的垃圾桶,对于我来说无非就是换个睡觉的地方而已,也挺无所谓的。

    我的新同桌叫王兴,是我们班的体育委员,长得浓眉大眼挺帅气的,个头高,篮球打的也好,属于那种除了学习不咋地,其他门门都ok的班草。

    王兴从桌洞里拿出来个塑料袋,挂在我们两个桌子中间当成垃圾袋,很礼貌的跟我说,以后大家互相帮助,我笑着点点头,心想以我俩的学习成绩,以后考试基本上就是靠懵了。

    正是因为这次重新调换座位,我和王兴的关系也从陌生人变成了好兄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