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王者 > 033 打篮球
    坐在后排最大的好处是上课睡觉更自在,但凡让撵到最后一排的学生,基本上都属于被老师彻底放弃的那部分,只要不是太过分,老师一般不会难为。
  
      下午一共三节课,我睡了将近两节半,快放学的时候醒过来,发现新同桌王兴一只手拖着下巴正一眼不眨的盯着黑板听讲。
  
      我还心说以他这么刻苦学习的态度,成绩不应该太差才对,仔细看了两眼才发现,这货简直没谁了,桌洞里面放着个小录音机,耳机线从袖筒里穿过,手心里藏着只耳机,故意拖着下巴,其实就是为了掩人耳目,不被老师发现。
  
      见我总瞅他,王兴悄悄把录音机关掉,耳机线也收起来,小声问我有事么?
  
      我说没事儿,就是想看看你听谁的歌呢。
  
      他把录音机打开,从里面拿出盘磁带递给我,我看了眼是个叫beyond的乐队,不懂装懂的点点头说:“他们的歌蛮不错的。”实际上当时我连那个单词到底念啥都不知道。
  
      近距离看他,小伙长得确实蛮帅的,标准的国字脸,半长不长的剪发头,浓眉大眼睛,古铜色的皮肤很阳光,难怪每次篮球比赛,这小子总能把学校的那帮小姑娘迷的颠三倒四,不过没听说他跟谁处对象。
  
      王兴一脸兴奋,好像找到同道中人一样,忙不迭的点头说:“是啊,特别是那首光辉岁月,每次都能把我听的热血澎湃。”
  
      我搓了搓鼻子笑了两声,没敢继续往下接话,再装下去肯定露馅,到时候可就尴尬了。
  
      王兴看了眼讲台上的老师,压低声音说:“要不放学到我们宿舍,我给你听听beyond的珍藏版磁带吧?市面上买不到的。”
  
      我装作兴奋的点头说好,上次被何磊他们群殴,让我明白一个道理,一个人再狠终究不可能干过一群人,我需要拥有自己的小团队。
  
      高文杰够意思不过胆子太小,林昆倒是个狠角色,关键我们不是一个圈子的人,王兴挺合适的,本身就是体育生,而且人还实在不装逼,最主要的是他跟我一样都是学渣,我俩混到一起,算不上谁把谁带坏。
  
      王兴是住校生,听说他家条件不太好,反正我从来没见过他去门口的饭馆吃饭,穿的也很普通,常年就是一身校服外加白球鞋。
  
      不一会儿,放学铃响了,我故意走的比平常慢半拍,等着王兴收拾好东西,我俩才一块往外走,刚走出教室门口就看到高胖子靠在栏杆旁挖鼻屎,陈圆圆竟然也站在旁边。
  
      我装作没看见她,走过去怼了高文杰一拳头,问他中午是不是又怂了?
  
      高文杰委屈的抽了抽鼻子说,他中午有重大发现,跟踪到林小...的下落,刚想往下继续说,看了看陈圆圆,又瞧了眼我旁边的王兴就没有再吭声。
  
      我给他俩互相介绍了下,骗王兴说胖子也超喜欢beyond,没想到死胖子居然真知道那个乐队,和王兴三两句话就侃到了一起。
  
      陈圆圆看我没搭理她,寒着脸走到我身边说:“赵成虎,我爸有急事找你。”
  
      我说没时间,就催王兴带我们去宿舍,陈圆圆一下子急了,拽住我胳膊骂:“你装什么逼?”
  
      我甩开她的手,冷笑一声还口:“我从来不装你。”对于她,我现在真是越来越讨厌,看都没有多看一眼就转身离开了。
  
      我们学校规模小,宿舍楼更是简陋的不行,就在教学楼的背后,有两栋二层的老楼,分别是男女宿舍,跟着王兴往他们宿舍走的时候,我看到很多住校生拎着饭盆去食堂,高胖子嘴欠的说了句:“食堂的饭能吃么?我听说和猪食似的。”
  
      王兴停顿了下,苦笑的叹了口气说:“便宜啊,一块钱仨包子,三毛钱一份米粥,我能吃的饱饱的,外面饭店最便宜的素烧饼都得三块钱,我还吃不饱。”
  
      胖子拍了拍胸脯说,待会听完歌,我请你吃炒饼,绝逼管饱。
  
      王行笑了笑没吱声,领着我们走上二楼宿舍,楼道里散发脚臭味和汗腥气,胖子捏着鼻子来回扇风,王行的宿舍的倒是挺干净的,标准的八人间,四张上下铺铁板床,屋子里横着一根细铁丝,挂满了衣服,王行的床铺靠近窗口。
  
      正好可以看到对面的女生宿舍,高胖子两只眯缝小眼直接瞪圆,喉咙里咕噜噜的咽口水,兴奋的拉着我胳膊:“我三哥,快看快看,红色的...粉色的,我擦,还有蕾丝边的,真特么带劲儿啊...”我看到对面女生宿舍的窗台上挂了不少女生的内衣裤,此刻胖子正目不转睛的看着那些物件。
  
      我一巴掌拍在高文杰的后脑勺上骂他:“别特么丢人了。”然后冲王兴尴尬的笑了笑说:“他就这德行,从小缺少母爱...”
  
      高文杰很没出息的吧唧两下嘴巴说:“三哥我决定了,一定要住校,兴哥你们宿舍还有空床不?最好是靠着窗户的。”
  
      我一脸无奈的,耸了耸肩膀说:“劳资倒是不担心你的肾,主要怕你手受不了,从宿舍住一宿,你不得把手都磨出老茧来?”
  
      大家都是男生,王兴当然明白,无所谓的摆摆手,掀开枕头从里面拿出来一盘磁带,视若珍宝一般的在我眼前晃了晃,然后把磁带放进小录音机里,里面传出一段高亢浑厚的男声“一生经过彷徨的挣扎,自信可改变未来...”
  
      不管是声色还是节奏都特别带感,让人听着就血脉沸腾,王兴不由自主的跟着吼唱起来,高胖子抓起人家扫地的笤帚当吉他手舞足蹈的猛甩脑袋,满身肥肉狂甩,看起来特别逗比,很久之后我才知道那首歌叫《光辉岁月》,里面那句“自信可改变未来”的歌词让我足足铭记了半生。
  
      从宿舍里开了二十分钟的小型“演唱会”,亢奋的俩人才总算消停,完事后高胖子说要请吃饭,王兴犹豫了几秒钟摇摇脑袋,从床头掏出几张饭票和饭缸说请我们去食堂,还说我们不去就是看不起他。
  
      执拗不过王兴,我俩跟在他后面来到了食堂,要了十个大包子,一份鸡蛋汤,哥仨随便找了个空座就开吃起来,可能是真饿了,我感觉食堂的饭没有想象中那么难吃,跟我爸做饭的水平差不多,我们三人合用一个饭盆喝汤,那种感觉很亲切。
  
      吃完饭王兴提议去打篮球,我和胖子寻思反正回去也没事干,就跟着一起跑到了球场,王兴是班上的体育委员,篮球打的没的说,我也玩过一段时间,这中间就苦了高胖子,满头大汗的上蹿下跳。
  
      玩了没一会儿,来了三个人高马大的男生说要和我们斗牛,其中一个我早上见过,就是从厕所给胖子要烟的那个家伙,好像是叫周浩,看见周浩,胖子和王兴的脸色都有点不对。
  
      胖子害怕周浩我知道,他俩一个班的,周浩平常应该没少欺负他,可王兴为啥也是一副厌恶的样子,我就不得而知了,周浩嘴里咬着根牙签,摸小狗似的摸着高文杰的脑袋调侃:“死胖子,你是来打球的还是被打的?自己长得就特别跟个球似的,哈哈...”他旁边的两个男生也哈哈大笑。
  
      我走过去拽住周浩的手腕说:“兄弟,玩球就玩球,咱别动手动脚,你要真想试试,咱们现在就去学校外面找个地方练练。”
  
      其实我就是吓唬吓唬他,我到现在浑身还疼的不行,脸上贴着纱布,真动起手来绝对被他完虐。
  
      周浩阴沉的看了我一眼,笑了笑:“我开玩笑的,咱们玩球吧。”
  
      临开场前,王兴小声嘱咐我和胖子说:“周浩打球特别脏,小心点别让他阴你。”我俩点了点脑袋。
  
      开局没几分钟,我就感觉出来这周浩玩的确实恶心,防守人的时候,不光下手推,还拿脚绊,好几次我和他身体接触,都差点急眼,打了十几分钟,王兴正准备投篮的时候,周浩跳起来直接一巴掌呼到他脸上,把王行扇了趔趄,当时王兴就急了,猛地推在周浩的身上骂:“你他妈会不会玩?故意的吧?”
  
      “草泥马,老子就是故意的怎么地吧?”周浩也不是善茬,反推王兴,另外两个男生快速围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