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王者 > 034 和19姐谈心
    我赶忙走过去拦架,一手推着周浩,一边拿后背挡住王兴,不停的冲他俩说“算了,算了,因为打个球不至于。”
  
      现在这架势我直接动手不太现实,虽然我有打算和王兴以后一块玩,可这才第一天接触,我不了解他,他也同样不了解我,我们的关系就是普通同学。
  
      周浩仗着自己人多,说起话来特别狂,指着王兴的鼻子骂,小逼崽子想干你不是一天两天了。
  
      王兴同样不服气,扒拉着我要养前冲,跟周浩对喷脏话。
  
      他俩都属于人高马大的那种,加上旁边还有两个家伙推搡,我根本拦不住,周浩猛的拽住我衣服推到旁边,差点把我推倒,接着一把揪住王兴的脖领,王兴也薅着周浩的衣服,俩人摔跤似得揉到一块,在篮球场上打起滚来。
  
      这样一来,别说是我,就连和周浩一起的两个男生也没法上手,球场边不一会儿就围了好多人看热闹,对于学生来说,看打架其实比考试更带劲儿。
  
      周浩和王兴从地上滚了差不多五六分钟,谁也没讨着便宜,最后被两个老师给拽开拉到办公楼里,球场上看热闹的人群这才散开,我想了想后招呼高文杰离开学校。
  
      路上我问胖子,那周浩什么来路?感觉挺牛逼的。
  
      胖子说周浩也是住校生,从上一届退下来的,认识不少初三的人,在五班横的不行,王兴估计要惨了,今天晚上铁定得在宿舍被群殴。
  
      我俩边聊边往学校外面走,说正经的我其实很想帮王兴,那个周浩太嚣张,可是从学校里干架,本身就是一件很傻逼的事情,不管对错,只要动手让老师抓住就肯定没理。
  
      我心里想着明天是周六,中午放学住校生基本上也离校,大不了和王兴商量从半路上堵周浩,周浩既然也住校,说明家肯定不是县城附近的,一定会坐城乡区间客车回家,到时候再去找找林昆帮忙,这事儿应该没问题。
  
      回到高文杰他家,我俩闲扯了一会儿就准备睡觉,就在这个时候,房门突然被人敲响,我害怕是胖子他爸妈回来,让他赶紧去看看,胖子透过猫眼瞄了瞄说:“没事,是英语老师。”才打开了防盗门。
  
      我们学校的老师少,通常一个老师代好几个班的课,我是六班的,胖子是五班的,所以我们的老师基本上都一样,打开门以后,19姐笑容满面的走了进来。
  
      她今天穿了件粉色的背带短裙,头发是披散开的,白里透红的小脸蛋看起来就跟邻家大姐姐一样和蔼亲切,进门以后先问我俩吃过饭没有,又看了看我脸上的伤口提醒,记得别湿水,夏天容易感染,听得人心里格外的舒服。
  
      看我和胖子都有些拘谨,19姐笑着说,她就是想来跟我们谈谈心,让我们别紧张。
  
      我心想能不紧张么,学生素来和老师就是天敌,那些成绩好的学霸还无所谓,像我和胖子这种混吃等死的渣子听见老师训话就头大,如果是别的老师还无所谓,他们该嘟囔嘟囔,我反正左耳朵进右耳朵出,可19姐对我确实挺好的,万一要是真给我定下来点什么学习目标,我都不知道应该咋办。
  
      19姐见我俩还是一副精神紧绷的样子,捂着嘴巴“咯咯”笑了起来,指着我说:“这还是咱们连班主任都不鸟的赵成虎同学么?就这站姿,你都能去**当仪仗队了。”
  
      我尴尬的憨笑两声,我这个人脾气倔,服软不服硬,如果是班主任那个秃头跟我逼逼,我肯定不带惯着他,可现在换成19姐了,确实有点手足无措的感觉。
  
      19姐让我们都坐下,问我俩以后有什么理想,胖子没吭声,低着脑袋像是在思考,其实两只眼睛一直在19姐白玉似的小腿肚子上来回扫视,没有任何坏想法,单纯就是不知道应该往哪看。
  
      我大大咧咧的说:“我以后要当科学家。”
  
      这种类似公式似的回答,直接把19姐给逗得笑喷了,我记得上小学一二年级的时候,老师总会问:“你以后长大了想干什么?”那时候好像挺流行回答当什么科学家、歌唱家的,脑子里就牢牢的记住了这个梗。
  
      看19姐笑的花枝乱颤,我也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后脑勺小声嘀咕,其实我没啥梦想,就希望我爸能回来陪陪我。
  
      19姐沉默了一会儿说:“你听你们班主任说,你父母离婚了,你爸因为一些经济问题,现在人也失踪了,是这样么?”
  
      我点点头,叹了口气说:“嗯,我上小学的时候,我妈嫌弃家里穷跟着男人跑了,我爸性格软,去找人家说理,还让揍了一顿,那时候小不懂事,经常哭着喊着要妈妈,每次都让我爸把我揍得鼻青脸肿。”
  
      19姐没有吱声,不过眼神中却透漏出一股心疼。
  
      我接着说:“后来长大了,也知道我妈不可能再回来,就不再闹腾,想着自己以后一定要有本事,谁知道我爸又出了事,村里人都说我爸偷了大家集资买化肥的钱,我不相信我爸是这种人。”说着话我的情绪就变得有些激动。
  
      19姐听的眼睛红红的,好半天后握住我的手说:“成虎,以后有什么困难就来找老师帮忙,老师肯定不会让你被欺负。”
  
      我当时心里好像被注入一股子暖流,嘴巴一咧,“哇”的一下就抱住了19姐,19姐本来想推开我的,可能又觉得有点不合适,红着脸轻轻拍打我的后背安慰。
  
      我能感觉到19姐的身体稍稍有些颤抖,大概很紧张,她呼吸的时候,我胸口有种被挤压的感觉,鼓囊囊的,我脑子也顿时清醒过来,天呐,我居然抱住了19姐。
  
      赶忙从她的怀里挣出来,结结巴巴的道歉说:“老师,我刚才情绪有点失控了,对不起啊。”
  
      19姐顶多比我们大个五六岁,一张俊脸直接红到了脖子根,整理了下起皱的胸口说没事,然后让我们早点休息,以后在学习和生活上遇到什么困难大可以去找她,就急冲冲的离开了,怎么看怎么有点落荒而逃的意思。
  
      等她走了以后,我擦了擦眼角的泪水,心里头有种没办法用语言形容的异样感觉。
  
      高胖子从旁边吧唧嘴调侃:“19姐身上香不香?奶挺姐是不是真奶挺啊?”
  
      我上去一巴掌拍到胖子的后脑勺上骂他禽兽。
  
      高文杰摇摇头说:“骗你不是人,三哥,我刚才真被你感动了,没想到你这么不容易。”
  
      我不耐烦的撇撇嘴说:“行了,这事别出去跟人瞎逼逼啊。”就躺到沙发上闭眼打盹,心里有种挺复杂的情绪,我能感觉出19姐对我好,人也很善良,但绝对只是老师对学生的照顾,胡乱琢磨着我就睡着了。
  
      早上去学校的路上,高胖子还拿我昨晚上抱19姐的事开玩笑,我气的踹了他屁股一脚,这货才消停。
  
      回到教室,发现我同桌王兴早早就来了,还真让胖子给说准了,王兴昨晚上肯定被群殴了,半张脸肿的高高的,校服裤子上还有一摊干涸的血迹,无精打采的趴在课桌上。
  
      我把从学校门口买的豆浆递给他,问他昨晚上啥情况?
  
      王兴苦笑的指了指自己脸说:“昨晚上让七八个初三的住校生把我干了,我把周浩的鼻子也给打破了,喏...”他指了指校服裤子上的血迹跟我说。
  
      我问他学校知道这事不?
  
      他说不知道,熄灯以后周浩带着人去寝室打的他,周浩让他下个礼拜拿五十块钱保护费。
  
      我问他给不给?
  
      王兴愤怒的吐了口唾沫说:“我给他麻痹,下了礼拜老子带把刀来学校,谁敢动我,我就穿了谁!”他说话的时候情绪特别激动。
  
      我说没必要为了个傻逼赔上咱自己,不值得,今天中午放学,我跟你一起收拾周浩。
  
      王兴苦笑了一下说了声谢谢,让我别担心。
  
      我说:“周浩不就是觉得自己从初三留级下来,认识几个初三的人牛逼嘛?我去初三找个哥们,跟我一起吧!”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