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王者 > 036 批斗大会
    19姐焦急的搀住王兴,又招呼了两个同学帮忙,把王兴搡着往学校医务室走,至于我和胖子还有周浩几个人则被林昆硬推进学校的政教处。

    这中间我和周浩嘴都没闲着,一直骂骂咧咧的互喷脏话,周浩不鸟我,我同样也不**他,加上林昆故意挡在我们中间,我知道根本打不起来,没多会儿政教处的张阎王和一个副校长也走了进来,身后跟着我们班班主任和五班的班主任。

    张阎王黑着脸围着我们几个闹事的学生,来回转了两圈,推了周浩肩膀一把问他:“说说吧,怎么回事?为什么在学校大打出手?”

    周浩红着脸好像一副受了多大委屈的样子说王兴偷他钱,还把具体细节形容的有模有样,如果不是昨天下午我和胖子一直跟王兴在一起的话,我都差点相信是真的。

    问完了周浩,张阎王又问我为什么动手?我说王兴和我是同桌加朋友,看到他被打我本来想去拦的,结果周浩他们不分青红皂白上来就拿凳子腿砸我,我才被迫的还手,反正都是编瞎话,我也信口胡诌起来。

    我说这话的时候,林昆从旁边点了点头,说他确实看到是这么回事。

    周浩顿时急眼了,骂林昆放屁,张牙舞爪的差点要揍林昆,如果不是张阎王一脚踹在他屁股上,我估摸这货真敢跟林昆动手,看得出来这逼绝对是个脑坑里都长肌肉的傻缺。

    我说完话没多会儿,19姐就扶着王兴走进政教处,他的脑袋上裹着白色纱布,脸上的淤青还没下去,配上衣服和裤子上全都是脚印,看起来要多惨有多惨,基本上都不需要说话,光是这造型就让人瞧着就心疼。

    张阎王让王兴坐到椅子上,把整件事情的前因后果说下,我这才知道两人老早以前就有矛盾,他俩原来是一个宿舍的,之前周浩要跟王兴换床铺,王兴没同意,慢慢就积下了怨恨,加上平常抬头不见低头见,总会拌嘴,仇怨就越来越大,其实在这之前,两人在宿舍就打过好几次。

    别看王兴虽然学习不咋地,可他是学校篮球队的,领导们基本上都认识他,这次又是受害方,不管是张阎王还是副校长全都站在他这边,最后的处罚结果,周浩一伙人赔偿王兴的全部医药费,记大过处分,我们几个口头警告,其实学校是怕这件事影响不好,甚至连双方的家长都没通知。

    第四节没有上课,全体师生集合在操场上,听校长开批斗大会。

    所有参与这次打架事件的学生差不多二十多个,包括昨天晚上群殴王兴的那几个初三的住校生,和之前在学校有过打架记录的学生,我们这些人整整齐齐的在主席台上站了一排。

    看着底下浩浩荡荡的学生,说实话我心里一点都不觉得耻辱,反而有点得意,就好像我们上台来是等着校长给颁发奖状一样,光荣的不行,我时不时偷瞄两眼下面的学生,想看看能不能找到陈圆圆或者何磊,那种感觉特别的扬眉吐气。

    这个年纪,本来就是这样,有的人觉得学习成绩好很光荣,可也有的人觉得混的好,被老师批评也是一种本事,反正我现在觉得倍儿有面子。

    校长和政教处主任罗里吧嗦的从主席台上说了一大堆,宣读下了对周浩的处罚决定,还说这段时间学校会严打一段时间,如果在这段时间再有闹事的人,直接开除,绝对不姑息。

    说实话我觉得校长的话跟放屁没多大区别,如果真要开除,就不会等到下回,这次的事情完全就可以把周浩他们给开了,课间操上混战,这影响已经够恶劣了,结果只是个记过处分,我都怀疑周浩是不是校长的干儿子。

    开完批斗大会,校长又说了下周六日放假的事情,差不多就到了放学时间,我们这些“犯罪分子”等到最后,打扫了一遍操场上的垃圾才让离开,打扫卫生的时候,周浩那群人一直都聚在一起窃窃私语商量,中间何磊那个**还跟周浩聊了会儿天,我知道他们肯定不会善罢甘休,提醒王兴待会放学跟我们一起走,千万别落单。

    收拾完卫生,我们这些人一起往学校外面走,我拽了拽王兴和胖子故意慢他们几步,就是防止这群狗逼突然搞偷袭,那周浩是个野人,都敢在课间操的时候动手,没有什么是做不出来的,最主要的是何磊这个**毛也加入进来,我更觉得一个头两个大。

    好在林昆一直守在学校大门口等我们,看到我们出来,和我们一起并肩走,周浩他们十几个人就不紧不慢的走在我们前面,周浩时不时的回头看我们两眼,打死我也不相信他是想握手言和。

    我跟王兴说,要不先去胖子玩一会儿,大不了下午再坐小客回去,省的半路上被人偷袭,王兴想了想后点头同意,能不挨揍没有多少人会傻逼呵呵的往前凑。

    然后我们就越走越慢,被周浩一伙人甩了差不多十几米的距离时候,我冲哥几个吼了一声掉头跑,小哥四个拔腿就蹿,跑了五六分钟才发现周浩根本没有撵我们,我这才松了口气。

    林昆呼呼喘着粗气说:“大哥这次真是豁出去了,跟着你们落荒而逃,这脸都丢到姥姥家了。”

    我撇了撇嘴说:“我们又没让你跟着跑?话说你不是学生会主席么?怎么连个周浩都搞不定?”

    林昆吐了口唾沫说:“你懂个蛋,周浩是校长的亲外甥,要不是老子替你作伪证,今天的事情你以为那么轻松就混过去了?我不跟你吹牛逼,何磊他哥,何苏衍在我面前服服帖帖的,可周浩我是真搞不定?大哥手里没人啊,周浩在我们这一届就是个横茬。”

    我咧嘴笑了笑说,说的那么热闹,敢情你这个学生会主席就是个空架子,手下一个小弟都没有啊?就这熊样还跟我姐吹牛逼,从三中你罩着我?

    林昆老脸一红,尴尬的咳嗽两声说:“主要大哥太高冷,平常人看不到眼里,所以一直没什么朋友,我跟你说,我要是招招手...”

    胖子嘟囔了一声:“昆哥要是招招手,那...那就和没招一样一样的。”

    我们几个全都被逗笑了,林昆脸红脖子粗的一脚踹在胖子的屁股上,拍着胸脯保证:“今天大哥把话撂这儿了,任何社会上的小痞子,我帮你们搞定,学校里的事儿,咱们商量的来,成不?麻痹的,这次惹了周浩那个一根筋,以后丫肯定跟我对着干。”

    我哈哈一笑说:“昆哥的意思是以后就从一起混呗?”

    林昆点了点头,一副很认真的模样说:“当了这么多年的好学生,老子也想换个活法,今天你们再课间操上干架,看的我真心热血沸腾。”

    我和胖子一齐“切”了一声,朝着林昆比划了个中指,胖子吧唧嘴巴埋汰他,真是好学生,就不会去商业街。

    林昆急赤白脸的辩解:“我特么上次去商业街真是找人的,骗你们不得好死。”

    王兴一脸疑惑的问我,商业街是什么地方?

    胖子贱嗖嗖的坏笑说,商业街是天堂。

    我上去就是一巴掌呼到高胖子的后脑勺上骂:“天堂你麻痹,啥事没干了,赔了劳资的全部积蓄,你还特么有脸絮叨呢。”

    胖子委屈的小声哼唧,自己短鸡埋怨我不给力。

    我们说说笑笑的走回胖子家的小区门口,当看到小区口蹲了十多个染着小黄毛的社会青年跟一大票学生党的时候,我顿时有种想哭的冲动,我说周浩刚才为啥不追我们,原来是何磊那个**把周浩领导胖子家门口。

    不光周浩在,就连上次把陈圆圆绑进苞米地的光头张豹跟何磊他哥也正叼着烟卷坐在一辆面包车里,面包车的车门开着,何磊他哥把脚伸在车窗口一抖一抖的,手边还有一把冒着寒光的西瓜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