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王者 > 037 不服干一下
    一大群人懒懒散散的堵在小区门口,有周浩带的学生党,也有何磊他哥领的小混混,很多人回家的时候都是小心翼翼的躲开他们,生怕会触了霉头。

    我们看到他们的时候,那些人同样也看见了我们,一个个很得瑟的朝我们冷笑,特别是何磊笑的嘴巴都快咧到耳根子后面了,他们就那么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等我们过去,意思很明显“老子不相信你们不回家”。

    高文杰最先慌了,结结巴巴的问:“怎么办啊?”

    王兴说不行报警吧,不相信警察还管不了这些人渣。

    林昆摇了摇头说:“没用,人家一没动手打人,二没影响治安,充其量就是挡在门口吐了几口痰,警察也没权利抓人,你们等我会儿,我过去跟何苏衍聊聊。”

    我赶忙拽住他说,坤哥千万别冲动,大不了咱们去别的地方躲一阵,这群人还能一辈子堵在门口不成?何磊他哥是个神经病,没看手边放着刀呢。

    林昆无所谓的撇撇嘴:“何苏衍不敢碰我,他要是真敢动我一指头,咱们就发财了。”说完就径直走向了小区门口,站在面包车底下跟何磊他哥说话,距离远听不清楚他们聊什么,只看到先前还懒洋洋靠在车里的何苏衍跟林昆聊了几句,突然坐了起来。

    我以为他们是要动手,心瞬间提到了嗓子眼,来回从地上找了找,捡起一块板砖,就等着那头真动起手来,跑过去拼命,我爸在我很小的时候就说过,想要别人对你好,你必须加倍对他好,这个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好。

    哪知道何苏衍竟然从面包车里跳下来,一脸笑容的从口袋掏出香烟递给林昆,怎么都不像准备群殴林昆的节奏,看架势何苏衍好像对他还挺客气,亲自替林昆把烟点上,两人有说有笑的聊了几分钟,林昆朝我们招招手。

    高胖子有些害怕的问我:“过不过去?”

    我想了想最坏的结果也就是再被他们捶一顿,吐了口唾沫咬着牙说:“人死**朝上,待会不管谁第一个动手,咱们就照着他死磕。”高文杰和王兴点了点头,哥几个惴惴不安的走了过去。

    有句话说的好,“仇人相见分外眼红”,我跟何苏衍、张豹原本在苞米地就有仇,上次小峰哥又暴揍了张豹一顿,这回他俩看到我,眼睛几乎都要喷火,如果不是林昆挡在正中间,我感觉他们肯定拎刀砍我。

    林昆嘿嘿一笑,回头朝我说:“成虎,衍哥大人大量同意放过你,以后千万别再自己犯冲了。”说话的时候朝我不停挤眉弄眼,我点了点头小声说了句知道了,不过手里仍旧死死的攥着砖头没敢放松。

    何磊像是被踩着尾巴的野狗似的,直接蹦了起来,气急败坏的问:“哥,这事就这么过去了?赵成虎从学校跟我...”

    何苏衍皱着眉头打断:“闭嘴,我自己知道怎么做。”

    何磊阴郁的瞪眼瞟着我,我轻蔑的撇了撇嘴巴,根本没把这根傻**放在眼里,如果没有他哥从后面撑台面,我敢一天揍他八回。

    何苏衍咬着烟嘴,拿手指头点了点我说:“小逼崽子,算你走狗屎运,今天我给林昆面子,再放你一马,下次千万别犯到老子手里。”

    林昆赶忙拽住何苏衍的手说:“衍哥,冤家宜解不宜结对吧?你刚才都答应我,以后不会再找成虎事儿,不能说变就变啊?反正我今天把话撂这儿了,这几个人都是我兄弟,谁碰他们一下,我就跟谁翻脸。”

    何苏衍没吱声,旁边的周浩突然骂起来:“林昆你算个什么玩意儿?如果不是靠你爸,谁**你是哪根葱?窝囊废!”

    林昆皮笑肉不笑的说:“我窝囊不窝囊自己心里明白,不像某条狗,初三混不下去了,舔着个脸混初二,结果还让人揍了,丢人啊!”一边说话一边轻扇自己的脸庞。

    周浩顿时急眼了,张牙舞爪的要往上扑,王兴一把推在他胸口:“草泥马,想干跟我干!”周浩一起的六七个跟班也呼啦一下冲过来,跟我们互相推搡起来,一时间“草泥马,草泥马”的声音不绝于耳。

    眼瞅我们就要打起来的时候,一辆崭新的桑塔纳轿车从不远处“滴滴..”按了两下喇叭,一个穿着碎花连衣裙的女人急急忙忙的从车里跑下来,朝着我们喊:“赵成虎,周浩你们要干嘛?”

    光听声音就知道来人肯定是19姐,周浩也不傻,刚刚在学校记了大过,如果再被老师逮着的话,铁定得开除,恨恨的推了王兴一下说:“是男人,今天下午咱们在旱冰场不见不散。”

    完事后,他领着那几个学生掉头就跑,19姐从后面喊都喊不停。

    何苏衍狡黠的看了我们几个一眼,趴在何磊耳边不知道说了几句什么,何磊点了两下脑袋,朝着我说:“赵成虎我也不欺负你,咱们谁都别喊社会上的人,下午到旱冰场壳一下?敢不敢?”

    我切了一声,昂着头说:“不服干一下呗。”

    何磊说我等你,就钻进了面包车里,那群混混也一哄而散,临走的时候,何苏衍开车,放下车窗玻璃朝19姐吹口哨调戏:“美女,晚上有没有时间?”车里的混混全都放肆的哈哈大笑。

    林昆急了,一脚踹在面包车门上骂:“去尼玛,何苏衍,你别他妈给脸不要脸!”

    何苏衍不知道为啥会忌讳林昆,阴沉着点点头,开车扬长而去了。

    19姐气的脸都红了,推着我和王兴往小区里面走,一边走一边冷若寒霜的说:“干什么干?你们要干什么?都是同学,平常有个磕磕碰碰免不了,怎么还非要把矛盾给扩大?下午哪都不许去。”

    我说:“老师,您没看着他们有多欺人太甚,都堵家门口了?以后这样我们还怎么上学?”

    这个时候,那辆桑塔纳轿车里也下来个男人,打扮的挺精神,梳着个小分头,穿一身黑色西装,朝着19姐说:“咱们快走吧,电影马上开场了,这都放假了,学生的事儿你能不能放到一边?”

    19姐没好气的瞪了眼那青年,看向我说:“成虎,老师知道你们男生都争强好胜,可是不能像社会上的那些流氓一样打来打去,不然以后毁的是自己。”

    林昆赶忙从旁边帮腔:“老师,您放心的去看电影吧,我是学生会主席,利害关系分的清楚,我会帮你牢牢看着他们的,周末愉快啊!”

    19姐怀疑的打量林昆两眼:“你能保证?”

    林昆拍着胸脯发誓:“交给我,您放心吧!”加上那个青年过来拽19姐,19姐这次犹犹豫豫的又嘱咐了我们几句,才钻进桑塔纳轿车里。

    等她走远以后,我们几个齐刷刷的松了口气,互相看了看对方,全都哈哈大笑起来,林昆问我:“下午去不去旱冰场?”

    我点点头说:“去,必须去!一次性打服周浩和何磊,不然这两条狗总咬着咱们不放。”

    林昆抓了抓脑皮为难的说:“何磊能喊多少人我不清楚,不过周浩还是有点人脉的,叫十个八个的帮忙,估计没啥问题,咱们就四个人,明刀明枪的整肯定吃亏啊。”

    我说:“没事,他们不是说不喊社会上的人么?又没说只许叫咱们学校的帮忙,待会去找我姐。”

    上次在“人民广场”上打“定点”苏菲喊的都是学生,起码来了二三十个高中的,只找学校的人帮忙,苏菲能完虐他们,从附近的小饭馆随便吃了点东西,我们几个就起身去苏菲家。

    在苏菲家门口喊了半天,里面没人答应,我顿时尴尬了,苏菲不在,那下午的架还怎么打?

    林昆干咳两声问我咋办?

    我想了想,深呼吸两口说:“人多人少,咱们士气不倒,下午听我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