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王者 > 038 谁手软谁孙子
    喊了半天才发现苏菲没在家,我们几个全都有点傻眼,林昆问我,接下来咋整?

    我说咱先去旱冰场研究下地形再说别的吧,其实我心里一点谱都没有,找不到苏菲就意味着我们得单独面对何磊和周浩,何磊是个废柴不需要多考虑,关键是周浩太生性了,而且还不知道他们能喊多少人。

    我们县城就一家露天的旱冰场,以前我也没去过,听人说里面经常打架,乱的不行,林昆说他去玩过几次,旱冰场里面有一帮痞子专门看场,治安还算不错的。

    听到他说旱冰场里有人专门看场,我心里有了想法,问林昆如果有人在里面闹事会怎么样?

    林昆摇摇头苦笑说估计会把咱们都赶出去吧,说不准还会揍一顿。

    我打了个响指嘿嘿一笑:“那咱们下午就正大光明的去旱冰场,去的时候一个人带根铁棍,他们找事儿咱别吱声,装成来赔礼道歉的样子,等他们放松警惕,咱们几个就...”

    简单商量好计划后,我们几个就分头行动了,林昆带着王兴去找铁棍,我和胖子回家准备衣服,毕竟是准备搞偷袭,不能正大光明的拎着武器进去,二十分钟以后,我们在小区门口碰上头。

    林昆不知道从哪整来五六根半米多长的空心铁管,我们全都换上长袖,把铁棍藏在袖子里,这才朝旱冰场出发了。

    一想到待会要干的事情,我心里就有点紧张,还有一丝莫名的兴奋,远远的听到震耳欲聋的dj音乐,门口还歪七扭八的站着好几个社会青年,有男有女,全都叼着烟一看就知道不是好惹的主。

    那些人看我们的眼神,就和看老山炮似的,大夏天穿长袖这种事一般人干不出来,高胖子最夸张,身上居然套了件冬天穿的运动服。

    门票两块钱,卖票的女孩长得很漂亮,瓜子脸大眼睛,周围还有好几个流里流气的小混混从旁边扮演“护逼使者”,我们刚买完票,就吹胡子瞪眼的呵斥赶紧滚进去。

    换鞋处在一进门口的小屋里,凭票换鞋,看屋里人挺多的,我们也没着急去换鞋,就站在门口往旱冰场里面看,旱冰场大概有三四个篮球场那么大,边缘是用一根根铁棍插地上,上面用绳子围起来的,怕铁棍插的不坚固,所以四周用砖块固定着的。

    整个地面全都是用水泥打过的,特别光滑,很多人在里面笨拙的滑行,时不时能看到有人“噗通”一下摔倒在地上,引得周围的人哈哈大笑,来玩的基本上都是初中生、高中生,人声鼎沸,特别的热闹,不少坏小子打着滑旱冰的名义,占小姑娘的便宜。

    找了半天也没看到何磊和周浩,倒是瞧见不少我们学校初三的混子,这些人基本上都认识林昆,时不时有人滑过来跟他打声招呼。

    我冲林昆看玩笑说:“昆哥,这么多咱学校的人,待会要是干架你喊一声能好使不?”

    林昆翻了白眼嘟囔:“狗屁,他们估计全是周浩喊过来看我笑话的,我在初三的名声不好,特别是当学生会主席,管的破事多,得罪过很多人。”

    我问林昆为啥何磊他哥给你面子,周浩却好像一点都不**你呢。

    林昆苦笑着说:“因为我在派出所有点关系,外面的混子怕警察,可学校里的小打小闹警察管不了,就算真管也没鸟用,都是未成年,随便赔点钱,就啥事都没有了。”

    我这才琢磨明白,怪不得上次的事情,林昆敢在派出所里骂警察,最好好像还啥事也没有,敢情人家的后台在派出所里,这样说起来,只要林昆不主动惹事,一般也很少有人会招惹他,他完全就是因为我们,才上的贼船。

    我们正闲扯的时候,从旱冰场外面浩浩荡荡的走进来十多个人,领头的正是何磊和周浩,周浩穿件白色的紧身背心,胳膊上贴着个老虎头的纹身贴画,整的还挺像个社会大哥,何磊站在旁边,脑袋上不知道喷了多少发胶,狐假虎威的朝着我们招手,最客气的是陈圆圆居然站在何磊的身边。

    这些人一进旱冰场立马引起所有人的注意,特别是我们学校那帮初三的混子一个劲地狂吹流氓哨,周浩还真把自己当成大佬了,挥舞着胳膊跟那些人打招呼。

    我吸了吸鼻子小声说:“待会你们都别吭声,看我眼色办事,我不动手千万都别动手,藏好袖子的铁管,不要露出马脚。”完事后,我第一个掉头朝周浩他们走了过去。

    要说不紧张那是吹牛逼,周浩起码带过来十几个人,我们这边满打满算一共也就四个,人家三揍一都不是问题,走到周浩的对面我干咳了一声说:“浩哥,磊哥,我们今天来的目的不是开打的,是为了讲和,之前的事情对不起了。”

    周浩瞪着两只牛眼推了我胸口一下叫唤:“啥意思?不打了?中午不是挺牛逼的么?”

    我点了点脑袋,陪衬笑脸说,打不过你们,我们认怂,需要赔钱还是赔礼我们都认了,高抬贵手放我们一次行不?

    周浩有点懵逼了,扭头看了眼何磊,大概意思是问他怎么办?

    我心里恨的直牙痒痒,就知道这次的事情又是何磊这个傻**搞出来的,待会偷袭的时候,我一定好好的伺候伺候他。

    何磊估计也没想到我会这么干脆的就服软了,愣了几秒钟后说:“行啊,既然你们服了,那先请兄弟们滑会儿旱冰吧?完事后,再到东方宾馆摆一场,以后咱们就是兄弟了。”

    不一会儿我们周围就聚了好多看热闹的人,有我们学校的,也有别的学校的,他们看向我的眼神全都充满了鄙视,甚至还有人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从旁边起哄“怂什么怂,开干啊!”

    陈圆圆从旁边看我的眼神更是满满的不屑和嘲讽,我想在她的心里估计始终都认为我就是那种烂泥扶不上墙的臭虫吧。

    何磊揪着我的头发来回拽了两下骂:“以后别跟我装逼,记住没?”

    我感觉头皮都快被他给薅下来了,强忍着疼痛说:“记住了。”

    何磊上手给了我一巴掌:“那还他妈不赶紧去买票?寻思你麻痹呢?”

    我看了眼何磊身后的那帮混混差不多有十五六个,一个人两块钱的门票钱,就是三十多,心一横就当这点钱喂了狗,点了点头朝高文杰使了个眼色说:“行,胖子去给磊哥和浩哥买票。”

    高文杰屁颠屁颠的跑出去买票,不一会捏着一把门票递给了周浩,周浩把票跟身后的那群跟班分了一下,何磊嚣张的大笑,伸手在我脸上轻轻拍了两下说:“要声干哥听听。”

    我深吸一口气点点头:“干哥!”

    何磊哈哈大笑,指了指旁边的陈圆圆说:“叫磊嫂!”

    我跟陈圆圆的眼神碰到一起,陈圆圆轻蔑的撇了撇眉毛,我硬压着心底的愤怒,压低声音喊了声:“磊嫂。”陈圆圆冷笑一声,故意把头转向了别处。

    何磊还没打算放过我,又指了指周浩说:“叫浩哥。”我又冲周浩轻声喊了一句浩哥。

    何磊摸了摸我脑袋说:“好狗,真听话,以后在学校看见我们,也记住这么喊,听清楚没?”我屈辱的点了点头。

    这个时候何磊猛不丁的一脚蹬在高文杰身上骂了句:“瞎了啊,没看见这么热,去给大哥们买瓶汽水。”旱冰场的地面很脏,这一脚,一个鞋印子就印在了高文杰的屁股面。

    我深呼吸一口说:“磊哥,你们先换鞋,我们去买汽水。”

    何磊得意洋洋的又摸了摸我头发说:“真乖。”胳膊一挥带着那群跟班就走进了换鞋处,我回头朝哥几个使了个眼色,我们几个在所有人嘲讽的嘘声中走出门口。

    往出走的时候,王兴靠了靠我肩膀小声说:“让你受委屈了,成虎。”

    我吐了口唾沫说:“没事,我倒数三个数,咱们就冲进换鞋处,我捶何磊,王兴砸周浩!林昆和胖子负责看住其他人,谁敢往起站就干谁,谁他妈今天要是手软谁就是孙子。”

    哥几个全都点了点头。

    我开始倒数:“三..二..一,砸!”最后一个字,我几乎是用吼出来的,喊完之后,我从袖子里掏出铁管,第一个冲进换鞋处,朝着坐在椅子上低头换鞋的何磊脑袋就狠狠砸了下去“草泥马的!干哥?”

    何磊刚换好一只旱冰鞋,站没法站,跑更没法跑,被我一棍子勒到了地上,其他人情况也都差不多,纷纷半站着指向我骂:“擦尼玛!”这个时候胖子他们仨人也都冲了进来,王兴围着周浩,玩了命的猛抡铁管。

    我完全红了眼,没头没脑的照着何磊身上猛抽,想要把刚才受的屈辱全都还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