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王者 > 039 叫三哥!
    我发了狠,没头没脑的照着何磊身上猛抽,想要把刚才所受的屈辱一次性全都还回来,何磊趴在地上,两手抱着脑袋疼的“嗷嗷”惨叫,他一只脚上套着旱冰鞋,另外一只脚是光着的,站都站不稳。
  
      连续抽了何磊七八棍子,我才喘着粗气停手,揪住何磊的头发冷笑:“干哥,你怎么了?想喝汽水是吧?”何磊吓得浑身直打哆嗦,忙不迭的摇脑袋是不敢了。
  
      我反手就是一记响亮的大耳光甩在何磊的脸上,一巴掌把他的鼻子给呼出了血,何磊疼的又是“呜呜”一阵哼叫,猩红的鲜血滴滴答答的洒落在地上,另外一边王兴攥着铁管专朝周浩的脑袋上招呼,周浩半蹲在地上,脸上被敲的破了皮。
  
      整个换鞋室里挤满了人,全都惊愕的看向我,他们可能不明白为什么几分钟前还弱的像条土狗一样的我们摇身一变就成了嗜血的猛虎,尤其是一些我们学校初三的混子更是瞪大了眼。
  
      中间有人想往起站,林昆和高胖子劈头盖脸的就是一顿猛砸,陈圆圆已经换好了旱冰鞋,手扶着窗户台边,冲着我不停的叫骂。
  
      我薅住何磊的头发把他从地上强硬的拽起来,咧嘴冲他冷笑说,干哥,还想喝啥?你说?我满足你!
  
      何磊这个窝囊废彻底的怂了,脸上糊满了鼻血,很没出息的哭嚎了起来,朝着我不住的赔礼道歉,说他错了,以后再也不会招惹我了,他哭,陈圆圆从旁边也不停的掉眼泪,低三下四的跟我说好话:“成虎,你别打何磊了,我求求你了。”
  
      陈圆圆居然为了何磊求我,我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好像打翻了五味瓶一样,特别的不是滋味,我和陈圆圆一个村,从小学到初中一直都在同一所学校,不管啥时候她都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态度,对我的态度更是恶劣到极点,今天她居然为了一个人渣,低眉顺眼的求我,我复杂的多看了她两眼。
  
      我看了眼陈圆圆说:“何磊不是好人,上次你被绑到苞米地,就是他亲哥干的,不管你信不信,我都没有说假话。”
  
      陈圆圆好像根本没有听到我说话一样,背靠着窗户只是不停的哭,不停的求我,让我放过何磊,我的火一下子被挑起来了,揪住何磊的头发,抬手狠狠的又是一巴掌吼:“跪下,叫三哥!”
  
      何磊毫不犹豫的匍匐下身子,因为一只脚上还套着旱冰鞋,只能单膝跪下,朝着我低声喊了句,三哥。
  
      我不解气的又是一巴掌抽在何磊的脸上骂:“你他妈没吃饭?”
  
      何磊嗓门微微提高了一点“三哥!”
  
      何磊跪倒在地上以后,我拎着铁管又指向旁边的那群跟班,刚才这帮家伙笑的嗓门也挺大,我挨个指了指他们冷声说:“都给我跪下!”换鞋室里摆着好几条木头长椅,这些人现在就坐在椅子上。
  
      一群人犹豫的互相看看,全都沉默了,而且没人敢跟我对眼,陈圆圆哭哭啼啼的在旁边嘟囔,问我到底还想怎么样才肯善罢甘休,我没理她,虎视眈眈的盯着那十几个跟班看。
  
      这人啊,都爱面子不是,我自然也爱,见到这些人都怂了,我心想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直接通过今天的事情在学校里扬名立万,让他们以后看到我就害怕。
  
      一个先前就在旱冰场玩的初三混子,滑到我跟前,递给我一支烟劝架:“差不多了,兄弟!咱都一个学校的,抬头不见低头见,没必要闹成这样。”
  
      我没接他的烟,冷笑了着仰头看向那个初三混子问:“刚才我们被欺负成傻狗的时候,也没看见你过来说差不多啊?怎么着,你想出头?”
  
      林昆从后面一脚踹在那个初三混子的后腰上,抬腿就是“咣咣”的一顿猛跺,那小伙穿的旱冰鞋,根本不可能爬起来。
  
      然后我又随便找了个何磊的跟班,拎着铁管就狠狠的抄了下去,那小子嗷呜一声就躺在了地上,我指着其他人呵斥:“老子刚才说跪下,是不是都聋了?”这些人这才呼啦呼啦站起来,跪到在地上。
  
      他们要么是穿了一只旱冰鞋,动作快的人两只脚全都换好了,真动起手来挨的会更狠,等他们跪成一排,我指了指堵在门口看热闹的那帮我们学校初三的混子们说:“我叫赵成虎,初二六班的,今天我把话撂这儿了,以后从三中谁特么也别给我整事,谁惹我,我弄死谁。”
  
      一帮初三的混子全都面面相觑,谁也没敢多逼逼。
  
      就在这个时候,刚才守在门口的六七个混混就走了进来,其中一个留着长头发,耳朵上戴个耳钉的小青年叼着烟走到我跟前:“兄弟,跟谁混的?懂不懂规矩?”
  
      我连连点头赔不是,说我不是故意的,高胖子也赶忙掏出烟盒给他递烟道歉。
  
      今天的计划就是我从旱冰场里偷袭何磊,旱冰场看场的人肯定会出面,到时候我服个软,他们应该不会为难,肯定把我们赶出去,我们就可以趁着这个机会逃之夭夭。
  
      长头青年估计是看我态度不错,感觉挺有面子的,皱着眉头看了眼何磊他们,又瞟了瞟我说:“赶紧滚,以后再敢到旱冰场闹事,我他妈打断你的腿!”
  
      我招呼哥几个迅速往外撤,走出换鞋处,迎头碰上三四个打扮的流里流气的小青年,估计是看热闹的人吧,有男有女,其中一个脸上有条刀疤,看起来特别的面熟,我还没想起来是谁呢,那人就指着我骂了句:“草泥马的,终于让老子见到你了,兄弟们给我逮住他。”
  
      听这声音,我才反应过来,那不正是刀疤哥吗?第一次碰上苏菲的时候,想要对苏菲做坏事的那个家伙,真是人倒霉的时候喝凉水也塞牙缝啊,打死他我也没想到,会在这儿碰上他。
  
      因为他们穿着旱冰鞋,不好住我,我一把推在刀疤的身上,直接往大门口跑,刀疤好像跟看旱冰场的那群人都认识,从后面大喊:“快帮我抓住他!”
  
      先前那个长毛领着人就从后面撵起我们,旱冰场门口的几个人也纷纷站起来,看样子是要我抓我,这些人估摸都得十**岁,看起来凶神恶煞的,挡在我们前面。
  
      我发狠的骂了句:“马勒戈壁的,打出去!”就率先抡着铁管砸在挡在正中间那个家伙的头上,旁边的人一把攥住了我手里的铁管,还有两个人像狗熊似的抱住了我,王兴和林昆在旁边“咣咣”猛抽那俩人,他们疼的松开我,我们几个跨出旱冰场的大门口玩了命的狂奔。
  
      跑了十几步,我回头朝撵我们的长毛青年骂:“草泥马,来抓我啊!”骂完人,我还朝那帮逼家伙伸出中指吐了口唾沫,领着哥四个匆匆的溜了。
  
      一直跑到县城的商业大楼里,将手里的铁管丢进路边的花池里,我们大摇大摆的走进了楼里,这也算是有惊无险,虽然在学校里受了不少气,可刚才一下全都释放出来,这种感觉让我觉得很爽,很刺激,就是浑身还止不住的一直在颤抖。
  
      王兴和林昆纷纷过来搂住我肩膀,高兴的哈哈大笑,只有高胖子一个人闷闷不乐的低着脑袋不吱声,我走过去怼了他胸脯一拳笑骂:“死胖子,你刚才难道不爽?”
  
      高文杰摇了摇脑袋:“爽是爽了,你说他们会不会报警啊?我看何磊和周浩满脸都是血,特别吓人,也不知道会不会真出事。”
  
      林昆拍了拍胸脯臭屁:“放心吧,有大哥在,报警的问题不叫问题。”
  
      我翻了个白眼埋汰他:“你就吹吧,以前还当着我姐面说自己是学生会主席,怎么怎么着,结果呢?”林昆尴尬的咳嗽两声,猛不丁抬起头指向一处卖化妆品的柜台说:“那个人,是不是苏菲?”
  
      我抬头看去,只见苏菲和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头站在柜台旁边,那老头西装革履,长得小鼻子小眼,一看就不是好东西,跟苏菲说话的时候,还总是动手动脚...
  
  G_罩杯女星偶像首拍A_V勇夺冠军在线观看!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meinvlu123 (长按三秒复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