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王者 > 040 辣椒油
    那中年人估摸得有五十多岁,打扮的人模狗样,穿身灰色的西服,小鼻子老鼠眼,长得就和电视里演的反派一样,跟苏菲说话的时候,不是摸摸她头发,就是拍拍她肩膀。

    从我们的角度只能看到苏菲的侧脸,看得出来苏菲有点不太愿意,总是下意识的躲闪,以苏菲火爆的脾气居然没有直接拿大嘴巴子拍他,我心想那老东西该不是用什么手段在威胁她吧。

    林昆靠了靠我胳膊问:“成虎,咱们过去不?”

    我想了想说,再等等,刚刚从旱冰场打完架,我身上那点热血还很澎湃,这会儿正想找个地方继续发泄,我们几个人就鬼鬼祟祟的跟在他们后面。

    一路尾随在苏菲和老男人身后,眼睁睁看着他们买了一堆化妆品,然后又朝卖包的柜台走去,好几次苏菲摆手想走,那个老色魔都拽着不让,我心里越发的相信,以苏菲的性格,没有直接翻脸,肯定是有啥把柄被他捏着。

    看的出来那老东西挺有钱的,手里攥着个小包,每次买东西都从里面掏出一叠“大团结”,就跟炫耀似的,商业大楼是我们县城最好的购物商城,什么都有卖的,里面的东西很贵而且不还价,从一楼到五楼,他们买了很多东西,老家伙两手全是手提袋。

    溜逛了差不多一个小时,他们才往商场外面走,我冲哥几个说:“待会看我眼色,谁也别紧张。”

    林昆干笑了下说,我们都不紧张,最紧张的是你,你看你脑门都开始冒汗了,我瞪了他一眼,快步走出商场,随手从门口的花坛边捡起来一块砖头不远不近的吊在苏菲身后。

    现在越来越喜欢使唤板砖,这玩意儿取材方便而且还很有杀伤力,一砖呼下去战斗基本上就能结束。

    老头领着苏菲走到路边的一辆白色的小轿车旁边,将买的东西全都放到后备箱里,还替苏菲打开副驾驶座的车门,那个年代开得起车、用得起手机的人都属于小康生活,我心想难不成这老狗仗着自己有俩臭钱,想欺负苏菲?

    苏菲摇摇头不想上去,老头就上手推搡了苏菲两下。

    我吐了口唾沫骂了句:“操特妈的!”攥着砖头就跑了过去,毕竟是在大街上,我没敢直接拍砖,而是一把推在他的后背上,拽着苏菲挡在他前面,用板砖指向老头骂:“老杂毛,你想干什么?别以为有钱就无法无天!”

    苏菲惊喜的抓住我胳膊:“小三儿,你怎么在这儿?”

    我说,姐不用害怕,我保护你,然后又指了指老头吓唬,赶紧滚蛋,再不滚,弄死你!那时候心里有种说不出的自豪感,就好像自己化身成电影里救女主的“小马哥”一样。

    老头懵了,吸了吸鼻子看了我一眼,又望了望我身后的苏菲,结结巴巴:“菲菲,他是...”

    我皱着眉头骂:“飞什么飞?准备往哪飞啊老混蛋?”

    林昆和王兴也跑过来,上手就推老头,一边推一边骂,高胖子还从旁边捏着鼻子起哄:“光天化日之下,老流氓调戏未成年少女,都快来看看啊。”不一会儿我们身边就围满了看热闹的人。

    我一点都不害怕,还沉浸在自己是个英雄的幻想中,猛不丁我身后的苏菲一把推开我,又拽开林昆和王兴,脸红脖子粗的娇喝:“你们干什么呢?他是我爸。”

    一瞬间我们几个全都傻眼了,老男人是苏菲她爸?一万匹草泥马从我心里奔腾而过,这乌龙开的可有点大,我尴尬的一个劲咳嗽,感觉脸烫的不行。

    赶忙跟苏菲说:“姐,我们和叔叔开玩笑呢,对吧?”我冲林昆他们努嘴挤眼,林昆很配合的猛点脑袋,拍了拍老头的肩膀干笑:“叔,你肩膀上有土,我帮你拍拍。”

    老头一下子硬气起来,摆开林昆,吹胡子瞪眼的掐着腰呵斥:“菲菲,他们是谁?干什么的?怎么一个个和小流氓一样?”

    苏菲涨红着脸没吱声,我抢在前面说:“叔,我是菲姐的同学,刚才的事情真对不起啊,你们忙吧,不打搅了。”场面实在太尴尬,跟苏菲和她爸道了句歉后,我招呼了哥几个一声,拔腿就跑,苏菲从后面喊了我两声,我也没好意思回头。

    又在街上溜达了半天后,王兴说准备回家,我们把他送到汽车站坐小客的地方,等车的时候,我还开玩笑说,回家的时候,记得把脑袋上的纱布给摘了,不然你爹回去肯定削你。

    王兴不知道为啥眼圈突然红了,冲我们仨说:“成虎,林昆、胖子,谢谢你们,我长这么大都没有人肯这么帮我,以前在宿舍和周浩闹,那些同学全是拉偏架的,别的不说,以后你们的事情就是我王兴的事情。”

    我心里还有点感动,故意撇了撇嘴巴:“以后记住要叫三哥!大哥现在可是有头有脸的人物。”

    林昆从旁边酸不溜秋的嘟囔:“三你妹,我看是山炮,对了,你为啥要叫三哥?”

    我白了他一眼说,用你管?

    高胖子从旁边挪俞的坏笑,因为菲姐给他起的外号叫小三儿。

    我一个电炮飞脚蹬在胖子的屁股上面,笑骂他,闭嘴能死不?哥几个全都哈哈大笑起来,小客车也正好该开了,王兴蹿上车朝我们摆手说,下个礼拜他从老家带点好吃的给我们尝鲜,汽车就慢慢驶出了车站。

    从汽车站出来,林昆赖皮不走,非说要跟我们一起回家,回到胖子他们小区,我们还提前躲在远处看了看,确定没有人堵在门口,这次放心大胆的上楼,可是当走上二楼,看到胖子他家门口的景象时候,发现楼道里站满了人,我们仨赶紧挤进去,顿时都瞪大了眼睛。

    胖子家的防盗门被人故意泼了一大片红油漆,两边的墙壁上也歪歪扭扭的写了几个小字“血债血偿”,门口的地上还扔着几只被踩烂肠肚的死老鼠,恶心的不行,臭味弥漫着整个楼道,当时胖子就“哇”的一声吐了出来。

    我咬牙骂了句:“草他妈,肯定是何磊他们干的。”

    林昆仔细看了看摇摇头说:“八成是何苏衍,一般社会上要账才用这种手段吓唬人,咱们先收拾收拾吧,一会儿我回家去一趟,必须得让我爸去警告何苏衍。”

    强忍着恶心,我们把门前的卫生打扫干净,只是墙壁上的红油漆没办法处理,胖子家的邻居出主意说,只能花钱找装修队的人重新粉刷一遍墙壁,胖子给了他一百块钱,让他帮忙处理。

    回到屋里,我们仨个全都跟霜打过的茄子一样,谁也不说话,好半天后我跟胖子说:“不行咱们住校吧,家里总被人这么搞,咱们受得了,周围的邻居也受不了。”

    胖子哭丧着脸点点头,我知道他心里肯定难过,这种事情谁碰上都会闹心,商量好准备住校,林昆就回家了,我和胖子出门随便吃了口东西,倒头就睡,礼拜天也没敢出门,一直等到礼拜一去学校,我心里都憋着口恶气,想着怎么报复何磊和周浩。

    结果一上午都没看到他俩,中午到门口小饭馆吃饭的时候,我们哥四个又聚在了一起,胖子说周浩根本没来上课,正闲聊的时候,我看到陈圆圆和林小梦居然也走进了饭馆。

    林小梦这个**居然又来学校了?我皱着眉头打量她俩。

    陈圆圆好像没看到我一样,两眼无色,根本没往我这头瞅,林小梦瞥嘴故意说些难听的风凉话,不过人家没点我名字,我也不好上赶着承认,没一会儿一个女生走进来跟她俩耳语了几句,仨人就一起跑出了饭馆。

    我看到林小梦的包放在椅子上,犹豫了几秒钟后,让胖子去门口把风,我快步走过去,拉开林小梦的手提包,看到里面居然有好几条姨妈巾,不经意间又看到了桌子上的辣椒油,一个坏想法出现在我脑海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