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王者 > 041 恶人自有恶人磨
    当看到林小梦的包里居然有好几条姨妈巾的时候,一个坏坏的念头出现在我脑海里...
  
      我偷偷把其中一条姨妈巾的包装袋撕出来个小口,然后那手指蘸着桌上的辣椒油往里面涂抹了两下,尽可能涂抹的均匀一些,从外面看不出来异样。
  
      连续“加工”了三条后,守在门口的胖子朝我重重咳嗽了几声,我赶忙将林小梦的提包放好,跑回了自己座位,装成什么事情也没发生一样和林昆、王兴闲扯。
  
      紧接着林小梦和陈圆圆走回了饭馆,从我们身边路过的时候,林小梦还故意鼻孔朝天的冷哼一声,那副模样就好像跟我们坐在一间饭店吃饭是件多屈辱的事情一样。
  
      如果放在平常我早拿话怼她了,可能是刚干完坏事的缘故吧,我有点心虚,没有搭理她,而是用餐巾纸不停的擦我刚才蘸辣椒油的那根手指头,余光不住的瞟着她俩,生怕两人会发现什么端倪。
  
      饭馆里吃饭的学生挺多的,刚才我的举动其实很多人都看到了,只不过大部分人都本着“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心态,看见也当没看见。
  
      林小梦坐回位置,拉开自己的手包,从里面来回翻找了半天,我当时紧张的心都快从嗓子眼里蹦出来,好在她只是随便翻了两下,就又将包到了旁边和陈圆圆继续聊天。
  
      差不多十几分钟左右,林小梦和陈圆圆结完账离开饭馆,临出门前林小梦这个贱货嘴巴还不干不净的鄙夷说:“穷逼也就吃得起炒饼”,”
  
      我知道刚才的小动作他全看见了,也不敢招惹这个纹了一胳膊花臂的青年,陪着笑脸从胖子那拿出来烟盒说:“没办法啊,治不了大嘴,只能治治她的小嘴儿,谢谢大哥帮着保密哈。”
  
      饭馆老板没接过我递过去的香烟,反而从自己口袋摸出一包大“中华”递给分别给我们发了一圈,乐呵呵的说:“别人的事儿我不感兴趣,我手里有笔挣钱的买卖,挺适合你们几个小家伙的,有没有兴趣?”
  
      听到挣钱我的第一反应是心动,接着“圈套”俩字迅速占领我的脑海,我爸说过天上不可能掉馅饼,掉的只能是陷阱,就看我干了一次猥坏事,他就说有笔挣钱的买卖介绍,打死他我也不相信。
  
      琢磨了几秒钟后,我憨笑的装傻说:“大哥,我们都是学生,买卖啥的也不懂,谈生意不都是大人干的事情嘛?我们肯定不行。”
  
      老板摆摆手说,不是让你们去谈生意,而是帮我做件小事,事成之后我给你们钱,放心钱肯定少不了?
  
      我已经打定主意,这家伙肯定想坑我们,任由他磨破嘴皮也坚决不答应,借口说快上课了,要不明天中午再说吧,让高文杰把饭钱结算清楚,招呼哥几个走出了饭馆。
  
      临出门的时候,饭馆说,他相信我们肯定还会回来找他的,说话的时候脸上挂着一副狐狸似的狡猾笑容。
  
      往学校里走,林昆问我挣钱的好事为啥不答应。
  
      我说感觉有点不靠谱,学校里那么多人,他为啥偏偏挑咱们几个?
  
      林昆很臭屁的甩了甩脑袋:“兴许是觉得咱哥们比较帅吧。”
  
      我“呸”的吐了口唾沫指了指他,又指了指我,然后瞄了眼王兴和高文杰说:“要点脸,咱们都很巧妙的避开了帅这个字。”王兴脑门上贴着条创可贴眼角还有点黑青,林昆的腮帮子肿的像个馒头,我脸上的伤口还没好利索,高胖子就更不用说了。
  
      高胖子搓着鼻子,凑到我跟前贱嗖嗖的笑:“三哥,你说林小梦用了你特殊加工的姨妈巾会有啥反应。”
  
      我坏笑的说:“你想知道不?”
  
      高胖子忙不迭狂点脑袋,我指了指饭馆大门说,你回去拿辣椒油从嘴唇上抹两圈就知道,高胖子又不傻,拨浪鼓似的摇了摇脑袋:“我不去,我对辣椒过敏。”
  
      我一脚踹在他屁股上笑骂:“那废特么什么话,要不你去女厕所门口蹲点,说不定能听到什么好玩的声音。”高胖子的眼睛瞬间亮了,我们刚刚跨进校园,这货居然真的撒腿就往角落的厕所方向跑,把我们几个全都给逗笑了。
  
      我瞟了一眼厕所的方向,发现女厕所门口好像确实围了不少人,有男有女,还有几个老师模样的人也在,心里一紧冲林昆和王兴说,要不咱们也过去看看?
  
      走到厕所跟前,我看到女厕门口围了好多人,陈圆圆满脸都是眼泪的蹲在地上哭,隐隐约约还能听到女厕所里面传来撕心裂肺的惨叫,听声音就是林小梦。
  
      高胖子咧着个大傻嘴,伸直脖子往里看,见到我们过来,这傻缺居然朝我喊了一声,三哥,林小梦真出事了,哈哈。
  
      他嗓门本来就大,加上此时周围的人都在窃窃私语,一下子所有人都扭头看向了我,林昆走过去一巴掌拍在高文杰的后脑勺上骂,有没有公德心,同学出事了,你他妈还从这儿幸灾乐祸,滚回你们班去。
  
      高胖子委屈的撇了撇嘴巴刚要说话,林昆板着脸提高嗓门骂:“滚!”他这次耷拉着脑袋往回走,走到我跟前刚要张开嘴巴,我也立马黑着脸也吼了他句,滚!
  
      林昆一脸笑容的问旁边的女生说:“同学,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林昆是学生会主席,人长的也帅气,学校里的女生大部分都认识他,那女生红着脸跟林昆简单说了下事情经过,还说林小梦现在蹲在厕所没法起身,流了好多血,学校已经打了120,里面有两个女老师正陪着。
  
      听到这话,我心里有点不是滋味,本来我只是想捉弄一下她,没想到居然会闹的这么大,我心虚的拽上王兴扭头就走,这个时候陈圆圆突然站起来挡在我前面,伸手指向我骂:“赵成虎,你还是不是个男人?”她满脸挂满泪水,眼神里带着浓浓的仇恨。
  
      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我肯定不能承认,问她啥意思?跟我有什么关系?
  
      陈圆圆咬着嘴唇,眼睛迷成一条线,猛地扑上来一巴掌打在我脸上,就跟疯了一样,抓着我衣服又咬又挠,王兴从旁边拉都拉不开,最后把我给惹急眼了,我一把推开陈圆圆骂了句,有病吧?
  
      围在厕所门口看热闹的同学顿时把目光都集中在了我们身上,我感觉脸上有点挂不住,恶狠狠的吐了口唾沫说,活jb该!疼死里面那个贱货。
  
      陈圆圆坐在地上,一边嚎啕大哭,一边口不择言的骂我,她说我活该没爹没娘,还说我爸就是个贪污犯,什么恶毒的话都往出蹦,本来我还有点内疚的,被她满嘴喷粪的一刺激,我愤怒的走过去指着她鼻子说:“你他妈再说一遍试试?”
  
      陈圆圆根本不怕我,反而把脸扬的高高的冷笑说:“赵成虎,我真看不起你。”
  
      她说话的功夫,一辆救护车就开进了我们学校,几个穿白大褂的医生急冲冲的跑进女厕所,不多会儿就抬着哭爹喊娘的林小梦从里面出来了,人太多我看不清林小梦的表情,不过隐约见到她的裤子好像都没提起来,此刻周围还有不少男生。
  
      我心想这次林小梦丢人丢大了,八成以后都没脸再回学校,心情复杂的走回我们班去,王兴一个劲地从旁边安慰我,我也没听进去,坐在教室癔症了一节课,第二节课间的时候,19姐冷面寒霜的站在教室门口喊我:“成虎你出来,我有些事情想问问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