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王者 > 043 19姐生气了
    见到黑狗熊我本能的哆嗦了下,陈圆圆眼睛红通通的站在他旁边,我心想陈圆圆可真行啊,为了报复我课都不上,专门跑回家叫黑狗熊来门口堵我,这种傻缺活该被何磊玩弄。

    我心里也打定主意,黑狗熊如果还敢像过去那样揍我,我肯定还手。

    黑狗熊脸色复杂的又喊我:“成虎,我有件事情想和你说。”

    我装作没听见他说话一样,继续歪头跟哥几个聊天打屁,从他们身边径直走过去,黑狗熊一把攥住我的手腕,表情也变得有些严厉。

    他的手劲儿很大,我甩了两下没甩开,不耐烦的说你到底想干啥?林昆他们也凑过来推拽黑狗熊,可黑狗熊毕竟是个成年人,加上常年干庄稼活,特别的壮实,胳膊一抡就把他们给推到了旁边,很蛮横的硬扯着我手腕往前走。

    我急了,张嘴就咬到黑狗熊的手背上,一口下去就给他咬破了皮,黑狗熊疼的闷哼一声,抬起胳膊就要扇我耳光,我一点都不带害怕他的,仰着脑袋瞪向他那张丑陋的面孔。

    黑狗熊犹豫了下,胳膊都已经抬起来了,始终没有落下去巴掌,最终叹了口气说,成虎我想和你说说你爸的事情,这次如果你不听的话,恐怕以后都没机会听了。

    不提我爸还好点,他一说起我爸来,我的火立马就烧了起来,指着他鼻子破口大骂:“你还有脸说我爸?当初骗我爸到村里当会计的是你,现在又说我爸贪污村里买化肥的钱?肯定是你那天晚上吓唬的我爸,不然我爸不会跑,你才是咱村最大的贪污犯!”

    黑狗熊脸上的肌肉抽动了几下,居然出奇的没有反驳我,甚至还有些内疚的低下头,看他好像心虚了,我嗓门更大了的开骂,怎么不吱声了?让我说中了?你和你闺女一样,忘恩负义,老子当初拼命救他,结果她和搞她的人处对象,还天天骂我傻逼,没错我就是个傻逼,不然当初为啥会拼命救她!

    这些话我长期压抑在心里,喊出来心里痛快了很多,反正我今天已经打算和黑狗熊彻底撕破脸皮,哪怕他打死我,我嘴巴也得先痛快,我又朝着黑狗熊的脸上吐了口唾沫。

    陈圆圆哭哭咧咧的跑过来,使劲推在我身上,就跟条被抢了骨头的母狗一样,冲着我咆哮骂了很多难听话,说我冤枉她爸,我冷笑的说:“冤没冤枉你自己心里没数?都是种地的,凭啥你家都能盖的起小洋楼,买得起小汽车?难道你家地里种的是金子?”

    黑狗熊没有言语,任由我的唾沫在他脸上慢慢往下滑动,陈圆圆嘴巴笨,只会一个劲地骂我混蛋,王兴他们站在我旁边,我甚至都有种感觉,好像是我们在欺负他们父女俩一样。

    这个时候从学校里出来的学生越来越多,很多走读生推着自行车从旁边看热闹,我更加有恃无恐起来,我就不相信黑狗熊当着这么多人面前敢揍我,厌恶的醒了醒鼻子嘲讽黑狗熊:“活该你被撸下来,你这样的人早晚进监狱。”

    骂完黑狗熊后,我心里的憋屈也发泄的差不多了,招呼哥几个扭头就走,黑狗熊从我后面声音沙哑的说:“成虎,我今天就是想和你说说你爸的事情,我时间不多了,如果你想听,我在家等到晚上你九点半。”

    时间不多了?难不成他得了癌症马上就快死了么?我心里恶毒的想着,不过没回头,继续大步流星的跟着哥几个往前走,其实他的话让我心里头多多少少还是有点小疑惑,可我不愿意跟他低头,更不愿意听到任何人诋毁我爸。

    一直到走出学校的那条街,我们几个谁都没有说话,气氛很尴尬,王兴靠了靠我肩膀说:“别生气了,哥几个都在,有啥事我们帮着你一起扛!”

    林昆也搂住我肩膀说,你要是心里还有火,咱们就掉头回去干陈圆圆她爸一顿,轮圈往狗日的脑袋上拍砖头。

    我吐了口气摇摇头说算了,实话实说自从我爸出事以后,黑狗熊其实对我还算不错,上次花钱从派出所保释出来我,刚才我那么对他,如果放在以前,早就被他按在地上暴揍了,或许他是因为我爸的事情,对我感到内疚吧。

    我说我想喝酒了,你们谁请?

    高胖子毫不犹豫的从身上摸出来几张十块钱的钞票,林昆也拿出来二三十,王兴想翻口袋,被他俩给按住了,最后大家凑了七八十块钱跑到了上次我们吃火锅的那家店里。

    要了两瓶二锅头,我们就直接开喝,大家把杯子碰到一起,林昆嗓门响亮的说:“我这个人挺傲的,平常也没啥朋友,但不知道为啥跟你们在一起玩,就感觉很爽,啥也不说了,希望咱们今后,风雨同舟,天长地久。”

    我们几个全都站起来喊:“风雨同舟,天长地久!”

    喝酒的时候,我心里一直想着黑狗熊最后说的那些话,他说等到我晚上九点半,看他的表情很认真,我犹豫着晚上要不要回村里一趟,胡乱琢磨着我们就给喝多了。

    从火锅店出来已经十点半了,大街上都没几个人,至于回村里的事情早就被我抛之脑后,我们四个肩膀搂着肩膀在大街上横走成一排,感觉牛逼的不行,高胖子咧嘴又开唱起来:“小兔子乖乖,把腿掰开,屁股抬抬,我要进来...”

    我们几个齐刷刷的朝胖子伸出一个中指,这货没羞没臊的捏着鼻子愣是把那首流氓歌给唱完了,唱完以后,他踩在一块井盖上面,拽着我胳膊说,我有个很深奥的科学问题想考考你们。

    我撇了撇嘴巴说,有屁快放。

    胖子指着脚底下的井盖一脸认真的说,为什么井盖是圆的,不是方的?

    这话把我们仨都给问住了,我沉默了半分钟后,一巴掌拍在他的后脑勺上骂:“如果井盖是方的,你他妈肯定又会问为什么不是圆的,你让井盖怎么做?它总得有个形状吧?”

    林昆和王兴齐刷刷的朝我竖起大拇指:“三哥,牛逼!”

    看胖子还准备废话,林昆坏笑的咧了咧嘴巴,偷偷潜到胖子的身后蹲下,两手合拢对着胖子的屁股就是一记恶毒的“千年杀”,“卧槽尼玛!”一瞬间胖子杀猪一般的嚎叫在整条街上回荡。

    快走到胖子家的小区门口时候,我远远的就看到一个穿着白色连衣裙的女人站在那里,看轮廓感觉挺眼熟,越走越近我才看清楚居然是19姐,顿时间我脑子就清醒过来,终于想起来自己忘了啥事,今天下午课间的时候,19姐说过让我放学到办公楼底下等她回家,结果我给忘了。

    林昆眼神也挺好使的,拽了拽我衣服问:“那个是不是你们初二的英语老师?”

    我苦笑着说应该是吧,林昆脸色一变说,我想起来了,我晚上必须得回家,咱们明天见哈,说罢转身就走,王兴也抓了抓后脑勺说,学校晚上要查寝室,我也回去了,接着这货快步撵上林昆,两人一溜烟就跑远了。

    高文杰呸了口唾沫骂:“没义气的家伙,喝酒的时候还说什么风雨同舟,天长地久,走的时候也不知道捎上我,操!”

    我连续哈了两口气,尽量让嘴里的酒味小点,揪着高文杰往小区门口走,走到19姐身边的时候,我低着脑袋小声打招呼:“老师,您还没休息呢?”

    19姐寒着一张脸,两手抱住胸前,上下打量我,注视了足足能有二分钟后才说话,她说:“赵成虎,我真对你失望,原本以为你只是贪玩,现在看来我真是天真了,上初二就聚众喝酒,你们真有本事。”

    她的话说的我心里怪难受的,我赶忙解释说,今天是因为高文杰过生日,我们才喝了一点点酒,让她别生气,保证以后再也不会喝酒了。

    19姐叹了口气说:“太晚了明天还得上学,赶紧回去睡觉吧,记得早上在小区门口等我。”然后转身返回小区。

    看她火气小了一点,我跟在她身后赶忙说好,光顾着拍马屁,没注意脚下,结果我一不小心踩到个小坑里,身体控制不住的往前倾倒,两手使劲捏在了19姐的屁股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