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王者 > 044 不安的情愫
    我跟在19姐的身后往小区里面走,一不小心踩到个小坑里,身体失去平衡向前倾倒,条件反射的想抓个支撑物,结果直接捏在了她的屁股上,当时我就尴尬了,赶忙想站直身子,两手一使劲,19姐“啊呀”娇嗔了一声。
  
      我忙不迭的道歉,昏黄的路灯下,我看到19姐粉嫩的小脸一直红到脖子根,她穿件白色的连衣裙,齐刘海挡住额头,清澈美丽的大眼睛里满是羞涩,我说我不是故意摸她屁股的。
  
      19姐瞪了我一眼:“你还说!”怎么看都像是在撒娇,我干咳了两声说对不起,她说赶紧回去睡觉吧,就急急忙忙朝着二号楼的方向跑去,小屁股一扭一扭的,看的我不自觉的咽了两口唾沫。
  
      真是酒壮怂人心,放在平常我绝对不会乱想什么,可今天好像格外燥热,尤其看见19姐一扭一扭的小屁股,我居然有了反应,和高文杰匆匆忙忙跑回他家,胖子是真喝多了,进屋倒在沙发上就扯起了呼噜。
  
      我身上热的不行,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干脆翻出来胖子珍藏的那几本明星写真来了一发,又跑到浴室冲了个凉水澡才总算消停,洗完澡我浑身**,望着镜子里的自己,摸了摸脸上的伤疤,神经病似的小声嘀咕:“只有坏人才不会被欺负。”
  
      第二天一大早我和胖子就守在小区门口等候19姐,闲的没事干,我俩扯犊子聊天,我问胖子你觉得咱学校哪个老师最漂亮,胖子嘿嘿一笑说,论漂亮当然是19姐最水灵,我点点头说也这么觉得,因为说这话的时候,19姐已经悄悄出现在胖子的身后。
  
      听到我俩夸奖她,19姐羞涩的笑了,刚要跟我们打招呼,谁知道胖子话锋一转又说了句,不过我对19姐不感兴趣,我喜欢我们班的物理老师,经典小少妇,每次看到她的大屁股,老子都能“石更”。
  
      这货嘴太快,我拦都拦不住,等他逼逼完,我看到19姐的脸都黑了,赶忙靠了靠他肩膀正色说:“老师早。”胖子吓了一跳,惊恐的往后扭头,一对眯缝小眼儿瞪得老大。
  
      19姐轻哼了一声,没有理我俩,径直走在前面,我和胖子小心翼翼的跟在她身后,一路上19姐的脸色都没缓过来,路过一家早餐店,她才问我俩吃早饭没?
  
      我们摇摇头,19姐领着我们走进早餐店,一人要了份馄饨,还要几根油条,吃饭的时候她冷冰冰的说,马上要考试了,收起乱七八糟的想法,抓紧复习功课,有什么不会的可以随时问她。
  
      我们点点头,早餐店在学校附近,里面吃饭的人基本上也都是学生,还有好几个我们班的女生,看到她们好奇的眼神,我心里有点飘飘然,故意殷勤的给19姐递餐巾纸,表现出我俩关系很好的样子。
  
      吃过饭,我们仨人往学校里走,一路上19姐都喋喋不休的说要好好学习之类的话,19姐是个好老师,至少我从小到大从来没有遇上过这么心疼学生的老师。
  
      我心里明白她更多的是觉得我没有父母可怜,可一点都不妨碍我喜欢她,那种类似尊敬的喜欢,我也想好好学习让她高兴,可成绩实在落的太多。
  
      回到教室,我们班简直炸开锅,大部分同学都在议论我和19姐的关系,听着这些逼人叽叽喳喳的闹腾,我心里格外的反感,就提高嗓门骂了一声:“叫唤个jb,谁特么再提我名字一句,别怪我翻脸。”班上这才消停,不过还是有几个女生很小声的絮絮叨叨。
  
      走回座位上,王兴问我怎么了,发那么大脾气,我说没事,我想好好学习了,王兴用看外星人一样的眼神看我,好半天后才憋着笑拍拍我肩膀上说加油。
  
      我决定从这节课开始就认真听讲,争取期中考的时候成绩进步一点,可是真正开始上课我就傻眼了,老师讲的那些内容我根本听不懂,黑板上写的字,分开念我认识,可是组合在一起,就完全懵逼了。
  
      王兴还是老样子,袖管里藏耳机线偷听歌,我瞪着两只大傻眼一遍又一遍看黑板上写的字,感觉和看天书一样,心里有点失落,看来我真不是学习的料子。
  
      讲完课,物理老师说还有什么不懂得可以提问,我酝酿了几分钟才鼓足勇气举手说,老师不懂平移法是什么意思?
  
      物理老师是我们班主任,盯着眼看了我半天,噗嗤一下笑了,他说:“赵成虎你受啥刺激了?我的课你从来都是睡觉,本来我还很感激你没有破坏课堂秩序,你今天这是要大开杀戒么?”他说完话,班上的同学全都哈哈大笑起来。
  
      我有点委屈,吸了吸鼻子说我是真不懂。
  
      班主任不耐烦的说,初一就学过的东西,你现在才问我?反应是有多迟钝?
  
      班里的同学再次拍着桌子起哄笑闹起来,王兴拽了拽我胳膊摇头,我屈辱的坐下身子,感觉泪水都在眼眶里打转,我想好好学习,可是为什么老师和同学全都看不起我。
  
      我咬着嘴唇,死死的攥住拳头,憋屈的想要骂娘,想要打人,班主任又冷嘲热讽的说了我几句,下课铃就响了,王兴说出去透透气吧,没啥大不了的,我俩刚走出教室,迎头就碰上了陈圆圆。
  
      陈圆圆身上的衣服脏兮兮的,看起来很狼狈,两只眼睛好像哭肿了,对我说,赵成虎你昨天为什么不来我家?我爸等到你十点多你知道不知道?她说话的时候脸上的表情充满了憎恨。
  
      本来我就气不顺,听到她的话更加不舒服了,撇撇了嘴巴说:“我为啥要去你家?我又不是你爹的上门女婿,你应该去找何磊。”这话说的很难听,陈圆圆眼睛又红了,骂了句你混蛋,就嚎啕大哭起来。
  
      楼道里的学生很多,陈圆圆这一哭闹,我再次成为众人的焦点,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把怎么她了似的,我骂了句晦气,就和王兴往操场的厕所走,陈圆圆跟在我身后说,我爸被警察抓走了。
  
      我心里“咯噔”跳了下,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不过硬是狠着心没回头,还故意嘲讽的说了句:“太好了,真是罪有应得,放学我就买挂鞭炮庆祝。”
  
      陈圆圆从我身后骂了很多难听话,我也不理她,依旧大步流星的往厕所走,快到男厕所的时候,我回头说:“你该不是打算跟我进男厕所看我们放水吧?”
  
      陈圆圆的头发凌乱,眼珠子红红的,估计一夜都没有睡觉,咬牙切齿的说:“赵成虎,我恨你!”
  
      我冷笑的双手抱拳说:“谢谢,说的跟你以前多喜欢我一样,爱恨就恨呗,随便你。”然后我直接走进厕所,看到两个初二的混子在抽烟,管他们要了一根,发泄似的使劲嘬烟嘴,呛得我一阵咳嗽眼泪也流了出来。
  
      王兴问我是不是哪不舒服,我说没事,脑子里却想着昨天黑狗熊跟我说话的样子,他说想跟我聊聊我爸的事情,难道是我爸出什么事了吗?我顿时间有种不安的感觉,扔了烟就跑出厕所,陈圆圆已经不在了,我又跑到她们班去打听,她班学生说陈圆圆请假回家了。
  
      心里头那种不安的感觉越发剧烈,我到办公楼找班主任请了个假,也跑出学校,刚出学校门口就看到陈圆圆哭哭啼啼的在跟何磊说话,何磊脑袋上还缠着纱布,装的跟个好人似的抚摸陈圆圆的头发安慰,然后他们坐进一辆“三奔子”里面。
  
      我赶忙喊了陈圆圆一声,陈圆圆仇视的看了看我没下车,三奔子直接开走,我追在后面撵了几步没追上,这个时候王兴、高胖子还有林昆也都从学校里跑出来,问我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