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王者 > 045 畜生终有现形时
    我瞪眼的看着陈圆圆跟何磊钻进“三奔子”里扬长而去,这个时候王兴、高胖子还有林昆也都从学校里跑出来,问我怎么回事?

    我赶忙问他们身上有钱没,王兴从口袋掏给我二十,我说我有点急事回村里一趟,你们就从学校等我吧,拔腿就跑向路边停着的另外一辆三轮车,让他跟上前面何磊的那辆车,越想越后怕,必须得问清楚陈圆圆我爸到底怎么了。

    车刚刚要走,高胖子死皮赖脸的蹿了上来,非说兄弟们不放心派他当代表跟着,我也没心情跟他逗乐,点点头让骑车的师父抓紧时间跟上,路上胖子问我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我说陈圆圆她爸被警察抓了,我总感觉跟我爸有关系,想找陈圆圆问清楚,胖子安慰我不会有事的,我烦躁的抓了抓脑皮,心里头越来越不安,总觉得要出大事儿。

    三轮车在县城的体育路上停下来,我看到何磊领着陈圆圆朝上次那家游戏厅走去,也和胖子慢慢的跟了过去,见到他们走进游戏厅,我嘴上还骂了句,陈圆圆的心可真够大的,她老子都被警察抓了,还有心思来打游戏机,抬腿也准备跟进去。

    胖子一把拽住我胳膊紧张的说,你不要命了?进去自投罗网?这家游戏厅是何磊他哥开的,让人在自己地盘抓着你,不死也得脱层皮。

    我说那咋办?总不能就从这傻守着吧?我现在真是被急昏了脑袋,一想到我爸如果也和黑狗熊一样被警察抓了,我就难受的想哭,可是游戏厅又不敢进去,我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焦急的来回踱步。

    我俩蹲在对面的街边上,眼巴巴的望着人来人往的游戏厅,猛不丁又看到何磊搂着陈圆圆从里面走了出来,我不敢相信的揉了揉眼睛,心说这俩人的关系发展的也太快了吧,半个钟头没见就抱上了?

    仔细一看,陈圆圆好像喝醉了一样,脚步特别的虚浮,几乎是挂在何磊身上,距离远,我瞧不清楚两人脸上的表情,不过隐隐约约看到陈圆圆想要推开何磊,还说别碰她,何磊虚头巴脑的来回张望了几眼,硬搂着陈圆圆走进游戏厅旁边的小旅馆里面。

    高胖子“腾”一下站起来说:“卧槽,这是要开干的节奏啊?没想到陈圆圆这么开放?”

    说心里话,我也没想到陈圆圆是这种人,以前总觉得她只是脾气大,性格不太好,但是起码守身如玉,现在看来她跟林小梦一个**样,都属于离了男人就没法的活的浪货。

    胖子说要不咱俩再等几分钟,等他们**快办事的时候,突然踹开门坏了他俩的好事,到时候何磊指不定能吓阳痿,咱再狠k何磊一顿,你好好问问陈圆圆你爸的事情咋样?

    我想了想觉得这个方法还不错,就点头同意了,等胖子抽完一根烟,我俩从街边一人捡起来半块砖头朝着旅馆走去,刚迈开脚没两步,就看到游戏厅里又走出来一个男的。

    那男的染着小黄毛,身上穿件黑色的紧身背心,后背上全是青色的纹身,竟然是何磊他哥何苏衍,我和胖子吓得赶忙转过身子,我侧头偷看,见到何苏衍嘴里叼着烟,也走进了那间小旅馆。

    胖子拽了拽我衣裳说,要不拉倒吧,人家哥俩这是要玩二龙戏珠,尤其还是在自己地盘上,咱们要是闹事肯定被人打死,先回学校吧,大不了从学校堵住陈圆圆问也一样。

    看到何苏衍也走进旅馆里,我就想起来上次他和光头把陈圆圆绑到玉米地的事情,再联想到何磊刚才把陈圆圆搂进旅馆时候的动作,我心里顿时有种奇怪的感觉,陈圆圆就算再不要脸,也不可能做出这种事情,这里面肯定有诡异。

    看我站在原地发呆,胖子拽了拽我胳膊说:“三哥,这事儿咱真管不了,别从这儿耗着了,除非你心里还有陈圆圆?”

    我没吭声,回头看向那间小旅馆,越琢磨越觉得不对劲,我猜何磊不是拿刀威胁陈圆圆,就是用了别的办法,本心里我始终认为陈圆圆不是那种随便的女生,这事我如果装作没看见的话,陈圆圆这辈子肯定就毁了。

    再想想黑狗熊平常虽然不是个玩意儿,过去总欺负我和我爸,可是上次在派出所如果不是他花钱保释,我现在都不知道在哪关着呢,我内心纠结的盯着那间旅馆门,到底要不要多管闲事?

    高文杰靠了靠我肩膀说:“别想了,陈圆圆这种公交车,有啥稀罕的,从学校里装的跟圣女似的,一出门原形毕露,和林小梦一个逼样,走吧三哥。”

    不对,这里面绝对有什么猫腻,我和陈圆圆算得上从小一块长大的,对于她的为人还算了解,她这个人虽然胸小无脑,脾气又臭又硬,但是眼光很高,绝逼不会做出这种不要脸的事情。

    我说,我得救她,不然她这辈子就废了。

    胖子惊讶的看向我说,你属贱的?陈圆圆平时那么对你,你还搭理她干嘛?再说了凭咱俩的本事也够呛干的过何磊哥俩,算了吧,就让她涨涨教训。

    我说:“就当还上次黑狗熊保释我的人情吧,咱俩要是兄弟,你就别废话,马上回学校找帮手,最好能联系上我姐。”然后推了他一下驱赶,胖子犹豫了几秒钟说,我马上回去喊人,但是你得答应我不能一个人进去。

    我点点头说好,他这才掉头往回跑,等他跑远以后,我深呼吸一口朝着旅馆看去,旅馆距离游戏厅满打满算不到五米远,如果我硬闯进去,何磊只需要叫一嗓子估计就出不来了。

    说实话我也不知道自己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或许真像胖子说的那样,我是属贱的吧,陈圆圆平常对我那样,这种时候我竟然还想着帮她,我自嘲的咧嘴笑了笑,从口袋掏出还剩下的十几块钱,走进旁边旁边的小卖部里,买了一把水果刀,径直冲进旅馆里。

    旅馆的柜台后面坐着一个胖乎乎的老板娘正在嗑瓜子,问我找谁。

    我说我大哥是旁边开游戏厅的,让我过来送点东西,老板娘意味深长的哦了一声,指了指楼梯说:“201房间,告诉你大哥一声,千万别搞出事儿来,要不然到时候谁也跑不了。”

    我说知道了,就快速跑上楼梯,找到201房间,站在外面我把耳朵贴在门上偷听,听到里面一个女孩撕心裂肺的哭喊和哀求,正是陈圆圆的声音,里面还夹杂着何磊和他哥的淫笑,尤其是何磊说的话特别恶心,说什么他们兄弟俩一定会伺候好陈圆圆...

    我心里骂了句畜生终于现出原形。

    轻轻推了下门,发现门是从里面锁死的,心急如焚的抓了抓脑皮,最后心一横,我干脆“啪啪啪”拍了两下房间门,里面嘈杂的声音瞬间停止,陈圆圆的嘴巴好像被人捂住了,一个男声从里面问谁啊?应该是何苏衍在说话。

    我捏着鼻子用很着急的语气说:“大哥,老板娘让我通知您一声警察来查房了。”

    里面沉默了几秒钟,何苏衍说了句知道了,就再没有动静,我刚要把耳朵贴到门上听听里面会说啥,房间门突然开了,吓得我往后倒退了两步,何苏衍光着膀子出现在门口,看清楚是我后,他骂了句:“又他妈是你!”

    透过他身后的空隙,我看到陈圆圆躺在一张雪白的床上,披头散发,满脸都是眼泪,身上的衣服被扯坏了,只剩下一条粉色的小吊带,一对白花花的大长腿分外的抢眼,何磊这个畜生站在旁边手里居然拿着个照相机。

    陈圆圆绝望的看向门口,看见是我后,她大声的喊叫,成虎救救我!手机用户请浏览m.aiquxs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