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王者 > 046 兄弟反目
    陈圆圆哭哭咧咧的朝我呼救,披头散发的模样让人又是好笑又觉得心疼,我往后退了两步,悄悄把手伸进口袋,看向何苏衍说:“我要带她走。”

    何苏衍愣了下神,仰头哈哈大笑起来,接着走到我跟前,拿指头戳了戳我脑门说,老弟你是没睡醒还是该睡了?刚才说什么我没听清楚,再说一遍。

    我紧张的往后又退了几步已经靠到墙上,来的时候那骨子人挡杀人、佛挡宰佛的气势在见到何苏衍身上的青色纹身后瞬间消失的一干二净,我咽了口唾沫小声说,我有点事情想问问陈圆圆,问完就走。

    房间里的何磊像条狗腿子一样贱笑着走出来抓着照相机朝我“咔咔”的一个劲按快门,一边照相一边冲着何苏衍说:“哥,揍他,拍完照明天洗出来,贴到我们学校的公告栏上去。”

    这对狗逼兄弟的狂笑和陈圆圆的哭泣声夹杂在一起显得那么的刺耳,何苏衍见我不敢吭气,又往我跟前凑了凑,先是一巴掌甩在我脸上,然后又揪住我的头发使劲晃了两下骂:“小逼崽子,你给我装什么大尾巴鹰?跪下!”

    我感觉耳朵里嗡嗡的乱响,头皮都快让他给扯下来了,当时就有点怂,我求饶说:“衍哥我错了,我马上就滚行不?”陈圆圆从屋里绝望的喊我,求我看在狗熊帮过我的份上救救她。

    何苏衍扯着我的头发拖进房间,指了指床上衣衫不整的陈圆圆说,不想英雄救美了?

    我摇摇脑袋说不救了,说这话的时候我没敢看哭嚎的陈圆圆,何苏衍戏谑的拍了拍我的脸颊说:“你不是一直喜欢这小婊砸么,我给你个机会,待会拿照相机给我们拍照,事成之后老子可以考虑让你也高兴高兴。”

    然后他朝何磊使了个眼色,何磊把照相机递给了我,一脚蹬在我小腿肚子上骂:“土包子,如果敢把你爹的照相机弄坏,老子今天弄死你!”我装作害怕的样子点点头,拿余光偷偷观察房间。

    这屋子大概有十几平米,除了一张床以外,什么都没有,窗户上糊着几张破报纸,外面应该是看不见屋里啥情况,把照相机给了我以后,何磊两兄弟就淫笑的朝陈圆圆走了过去。

    陈圆圆惊恐的乱喊大叫,求我救她,可是她自己却躺在床上一动不动,我心里骂了句傻逼娘们,你不会挣扎两下,或者踹他们裤裆啊,当然我嘴上什么都不敢表现,跟个电线杆似的杵在旁边,把手悄悄的伸进口袋,等待最好的机会动手。

    何磊按着陈圆圆的两只手,何苏衍开始解皮带,猛不丁转过脑袋,恶狠狠的盯着我呵斥:“你他妈傻了?快点拍照!”我吓得打了个哆嗦,赶忙把手拿出来,谁知道一不小心把兜里的水果刀也给带出来了。

    水果刀掉在水泥地上,发出一声脆响,何磊和何苏衍一齐扭头瞪向我,我当时脑子真是一片空白,疯狗似的嚎叫一声两手抱住照相机就朝着何苏衍的脑袋就砸了上去。

    照相机破成两半,何苏衍脑袋一歪,也给砸晕过去,压在了陈圆圆的身上,陈圆圆像个死人似的,除了会叫唤啥都干不了。

    何磊刚刚站直身子,“去尼玛的!”我一脚狠狠踹在他的裤裆上,何磊捂着命根子直接跪在地上哭爹喊娘起来,然后我使劲推开何苏衍,拽起陈圆圆吼:“嚎个jb,赶紧走。”

    陈圆圆虚弱的说,她被下药了,浑身没有劲儿。

    我骂了句麻烦,将她扶起来,帮忙把她的裤子给提了上去,我手指触碰到陈圆圆雪白的大腿时候,她身体一阵颤抖,红着脸嘴里发出轻微的“嗯哼”声。

    裤子提好以后,我发现陈圆圆的外套完全被扯烂了,无奈的把自己的衣服套下来套在她身上,然后背起来她就往门外跑,跑到楼下的时候,那个像肥猪一样的老板娘还问我怎么了?

    我说里面死人了,你快去看看吧,她吓得脸都白了,急急忙忙的钻出柜台往楼上跑,我心想明知道何磊兄弟俩在里面干坏事,还能如此纵容,这个死肥猪肯定也不是啥好鸟。

    我背着陈圆圆逃出旅馆,沿着街口一路狂奔,她的脑袋无力的耷在我肩膀上,嘴里呼呼的吹着气,身体更是软绵绵的压在我后背,我两手拖住她的小屁股,甚至都能感受到她胸前的两团压力,弄得我怪难受。

    跑了几分钟总算看到一辆三轮车,我俩迅速钻进车里,司机问我们去哪,我说先走再说,看了眼旁边脸红脖子粗的陈圆圆埋怨说:“傻逼了吧?这就不显摆了吧?知道谁是人谁是兽了不?”

    陈圆圆眼圈一红,咧嘴就哭了起来,我不耐烦的说,再特么哭,我马上下车。

    陈圆圆立马咬住嘴唇,哀求我别走,泪水在眼眶里打转愣是没敢流下来,我心里一软叹了口气说:“那你告诉我,我爸到底是怎么回事?”

    陈圆圆可怜兮兮的说现在一点力气都没有,特别困,能不能等她稍微睡一会儿再告诉我,她的眼睛肿的很厉害,左边脸还有个巴掌印子,本来很漂亮的小脸蛋现在变得这么狼狈,要说一点都不心疼,那是骗人的,我叹了口气说,你睡吧。

    陈圆圆这才敢闭眼,没多一会儿就真的睡着了,脑袋不自觉的就靠在了我的肩膀上,坐在三奔子上我琢磨了好一会儿,让司机把我们送到高文杰他家小区。

    费了老大劲才把陈圆圆抱上楼,幸亏我知道高胖子的钥匙藏在哪,不然我们连门都进不去,把陈圆圆放到高胖子的小床上,我这才松了口气,坐在床边抹了把汗,望着昏睡的陈圆圆,还有她一起一伏的小胸脯,再联想到她平常怼我的那些恶毒话,我当时脑子一抽,狠狠的在她胸上捏了一把。

    睡梦中的陈圆圆痛苦的皱着眉头“嗯”了一声,嘴里念念有词的嘟囔:“别碰我,求求你们别碰我。”不过始终没有醒,我长出了口气自言自语说,咱俩扯平了,刚才那下就算你报答老子的。

    捏了陈圆圆一把,我心里的怨气消退了很多,跑到洗手间冲了个凉,然后躺在沙发上,没一会儿竟然也睡着了,这一觉睡的真舒服,睁开眼的时候,外面的天色已经完全了。

    我看见高胖子的卧室亮着灯,就推门走了进去,看到陈圆圆已经醒了,正眼神木然坐在床边发呆,看到我以后,陈圆圆红着脸声音很小的说了句:“成虎,谢谢你。”

    我撇了撇嘴巴问,高胖子回来过没有?

    她说没看见,我寻思这家伙估计又跑哪浪去了,也没太当成一回事,就坐到她旁边说,跟我讲讲我爸的事情吧。

    陈圆圆点点头说,咱村里集资的化肥钱确实不是你爸一个人贪污的,我爸也参与了,贪污的钱他们两个对半分的,我爸说

    不等陈圆圆把话说完,我激动的蹦了起来,指着她鼻子骂:“你他妈到现在还满嘴喷粪,什么叫我爸和你爸一起贪污的?我爸就是个小会计,而且他的胆子我最清楚,根本不可能办出来这件事。”

    陈圆圆慌忙解释说她没胡说,她说我爸贪污钱是有原因的。

    我扯着嗓门质问她,我爸贪污钱有什么原因?你有什么证据说我爸贪污了村里的钱?

    我们俩正急赤白脸吵吵的时候,房间门突然开了,林昆、王兴和高胖子走了进来,仨人都是鼻青脸肿的,特别是林昆,一只眼睛肿的完全睁不开了,我好奇的问他们,跟谁干仗了,咋现在才回来?

    谁知道林昆上来就给了我一拳头,直接把我给打懵了,我朝着他吼:“你他妈疯了,好好的打老子干啥?”

    林昆冷笑的吐了口唾沫说:“是啊,我们确实疯了,着急上火的找了你一晚上,你他妈真行,躲在温柔乡里玩浪漫呢?”

    我当时光着膀子,陈圆圆又衣衫凌乱,刚才跟我吵架的时候,急的都哭了,这种景象让人看起来确实有点解释不清楚,我深呼吸一口说,你们误会了,我和她之间没事儿!

    王兴靠了靠我肩膀说,林昆也是着急,你给他道个歉,高胖子从旁边直点头。

    我本来就因为我爸的事,心情不好。莫名其妙又挨了一拳,也有点急眼了说:“你们啥意思?他平白无故打了我,我还得给他道歉?我他妈怎么那么贱呢?”

    林昆抡圆胳膊又是一拳头怼在我脸上,掉头就走,还说什么你不贱,是苏菲贱,死乞白赖的非要救你,结果把自己陷进去,苏菲老子自己救,你就从这儿跟那个傻逼娘们好好过吧。